<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第61章 云深

作者:陆饮溪
更新时间:2019-03-23 22:26
点击:156
章节字数:307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眇然无所事事地过了几天,给那边递了一封信,也没见新的指示,便放下心来痛快地玩了几天。

楼下有人在玩骰子,眇然上手赌了几局,珠卿陪着一位公子,两个人隔着桌子递眼色,这样赢了一些钱,眇然越玩越兴奋,输了一局后,不过脱掉一件外衣扔到旁边。流莺一边喝酒一边倚在旁边吃吃地笑,不知道听人讲了什么笑话。

秋娘嗑着瓜子看了一会,直起身子去看看后厨?#37027;?#20917;,然后就看到一位锦衣公子站在柱子旁看着这边,秋娘一惊,锦衣公子淡漠地一抬手,秋娘立刻跑了过去。眇然余光里看到赵雉秋离开,回头看了一眼,结果就看到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锦衣公子看眇然注意到他,微微颔首,转身往楼上走。眇然不安地停了手上的动作,思考片刻后,丢下手里的骰子快步追了过去。珠卿也看到了那个人影,有些惊讶地慢了两拍,流莺偷觑着她们的神色,趁众人不注意的时候,?#37027;?#22320;离开了。

秋娘把锦衣公子引到一个房间里,要替他摘下斗笠,公子挥挥手,秋娘便退下了。眇然赶到房间时,秋娘站在门口,替他们关上了门。眇然走到他面前,替他解开斗笠的绳子,仰头看着他的脸,道:“你怎么亲自来了?”

锦衣公子似有若无地笑了一下,道:“?#25442;?#36814;我?”

眇然拍了拍他有些乱的?#38470;螅?#19981;动声色道:“不是的,晋王殿下。”

原来这人正是当朝的六王爷,他年?#36864;?#36731;,却比东宫太子还?#27809;?#24093;的欢心。晋王敷衍地亲了一下眇然的唇,道:“收到信了,来看看你,顺便把它拿回去。”

他看向妆台上那只被锁住的盒子,眇然要去把盒子拿过来,晋王攥住眇然的手,道:“你的手怎么了?”

她的手上还缠着麻布,不过可以做一些简单的动作了,眇然任他翻看自己的手掌,平静地说:“被含烟?#35828;?#20102;。”

晋王放下她的手,道:“那你怎么没把她彻底除掉?”

“我也没想到她能跑掉。”

晋王没说什么,他?#39029;?#38053;匙打开妆盒,看着里面毫发无?#35828;目?#20769;娃娃,问道:“珠卿还听话吧?”

“你可以不拿回去吗?珠卿她一直都做得很好。”

晋王把妆盒合上,道:“如果真到了她不听话的时候,你能下手吗?”

“哪如果?#20063;?#21548;话了,你能下手吗?”

晋王瞥了她一眼,目光有些冷,眇然毫不畏惧地看着他的眼睛,道:“你能对我下手,所以我也能对她下手。”

晋王招招手,眇然走到他跟前,晋王捏住她的脸,叹声道:“然卿,你是我的人。”

眇然喃喃道:“子湛。”

“我这样?#19981;赌悖?#20102;解你,你应当知道什么都瞒不住我吧?”

眇然装着糊涂道:“子湛,?#20063;?#26126;白你在说什么?”

“三清观的沈言救了含烟,而你放走了她,我记得让你留住她吧?”

眇然抓住晋王的手,道:“殿下,她不过是一个道士罢了,没有什么可利用的余地。”

晋王偏了一下头,眼睛里含着笑,道:“她的确不是什么可用之才,但是李筹予对她一见钟情,你都没能做到吧。”

眇然扯了下嘴角,觉得有些好笑,晋王道:“既然你自己牵制不了李筹予,为什么不干脆哄着她,撮合他们?还?#24708;?#23545;李筹予真动了心思?”

“没有的事情。”

晋王挑了下眉,点?#36820;潰?ldquo;我相信你,不过下一次不要做错事。”

眇然的?#25104;?#26377;些不好看,道:“李筹予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我自己就可以。”

“他当然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但?#24708;?#24536;了三清观吗?我说过,放长线钓大鱼。”

“可?#24708;?#20063;说过,三清观的那个道士几年前下山游历,到现在还?#25442;?#26469;,没有丝毫音信。”

“如果我说,他现在回来了呢?”

眇然一怔,晋王爱怜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微笑道:“他现在已经到了三清山下,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21917;?#26228;朗,天空万里无云,只有风吹得山林飒飒,三清山都是闲适的日子,云含采了草药,在紫藤萝的花架下捣药,观里养的一只小黄狗名叫“大福”,卧在云含的脚下打瞌睡。阳光真好,几个小道士兢兢业业的挑水回来,额头上的汗水亮晶晶的。

沈言翻着木架上正在晒着的药草,太阳晒出来的药草香让人觉得温暖,四处都是蓬发的草木的香气,这和?#30331;?#38401;里腻腻的脂粉气一点都不同。

两仪剑被随意地扔在箩筐里,一只蝴蝶停在剑柄上扇着翅膀,沈言走过去,蝴蝶不怕人,像是睡着了一样。沈言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眯着眼睛看小道士把水倒进了大?#26700;鎩?br />

在挑着扁担的道士们身后,突然多了一个身影,沈言把茶水咽下去,?#37202;?#26469;看了看,那个人骑着青驴缓缓而行,被太阳晒得有些睁不开眼,他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灰?#20284;说?#36947;袍,看?#20808;?#24180;纪不过二十出头,神情却似八十老头。

沈言穿过药草的木架,对在紫藤萝的花荫里打着哈?#36820;?#20113;含道:“师兄回来了。”

云含没反应过来,还在不停地捣药,片刻之后,她突然跳起来道:“师兄回来了?!”

沈言笑了,拉着她的袖子,两个人跑到了山坡下,山坡上开满了野花,阳光把人晒得柔软,云含隔着一段距离,对着骑青驴的那个道士,大喊:“朱云深,你这个没良心的,还知道回来啊?!”

云深听到了喊声,抬起头来,懒懒地睁开了双眼,露出一口白牙,对她们招了招手。他这一笑,有了些少年的模样,沈言不由得也跟着微笑。

青驴不紧不慢地向前,云含跑过去在青驴的屁股上拍了一下,抱怨道:“怎么走这么慢?”

云深从驴?#25104;?#36339;下来,道:“你来坐?”

云含翻身坐在青驴?#25104;希?#20113;深替她牵着缰绳走到沈言面前,道:“阿言,你长这?#21019;?#20102;。”

“师兄。”沈?#36234;?#20102;这样一声,就没什么话了,但是云深还?#20999;?#30511;眯地拍了一下她的脑袋。

云含道:“那我呢?你都不关心我?”

“你怎么现在还没个正经样子?看着不像个修道之人,?#29916;?#26159;山下卖东西的毛?#23601;貳?rdquo;

云含挽着袖子要去打他,三个人热热闹闹地着回了三清观。这几年朱云深去了不少地?#21073;?#19981;过?#35828;?#26159;没晒黑,依旧是个神清气朗的年轻人。沈言去准?#21018;?#39277;,云含缠着他叽叽咕咕地问他这几年的经历,云深大口地灌茶,头发有几根狼?#36820;?#31446;在头顶,但?#20146;?#24577;依旧风雅,他和三清观的?#20999;?#23567;道士都不像。

沈言洗着刚从后院摘来?#37027;?#33756;,云含跳进了厨房,沈言问她怎么来了,云含道:“他去换衣服了,嚯,真是脏死了。”

云含和云深是亲兄妹,两个人却不太像,不仅是相貌,性格也不相同。当初其实是只有朱云深上了三清山,沈言和云深才是正经的师兄妹,两个人在道观里一起长大,云含的父母去世之后,云深才下山把云含带来了三清观。

两个人合力做饭,?#30830;?#33756;做好了,云深顺便洗了个澡,大福围着桌角转,蹭着云深的靴子,云深睨着大福道:“这么久了,你还认得我啊。”

大福吐了吐舌头,舔了一下云深的手掌。云深看着门外的万物生长的三清山,离家五年,这里还是和一样的好。

沈言给大福在碗里放了食物,大福巴巴地跑到了院子里。院子里?#30446;?#20117;早用木板封住了井口,上面放着两盆沈言种的兰花。

云含早在位置上坐下了,问道:“师兄,你刚才说了雍?#33722;?#29609;,那扬?#33722;?#29609;吗?”

“好玩,以后你们也可以去看看,扬州的风景很美。”

云深说起在东莱见过的海市蜃楼的奇景,又说起在江宁吃过的糕点,听得云含?#29916;讶?#23610;,沈言话不多,但是听得认真。讲了半天,云深被云含缠得说不出什么来了,问道:“那你们呢?有没有下山去看看?”

“有啊,我们也去了不少地?#21073;?#36824;去了皇宫呢?”

云深停了筷子,道:“你们怎么去了那里?”

“当朝的皇后中了邪,有人寻了门路来请阿言过去,我们就去给她驱鬼了。陛下很开心,还说要给我们大修三清观,我们拒绝了。”

云深颔首,道:“可以,我看你也并非全然不懂事。”

云含有些得意,云深又道:“那你们怎么又去了朱雀街的?#30331;?#38401;呢?”

云含“啊”了一声,脸有些红,惊讶道:“师兄,这你怎么知道的?”

云深不理他,看了沈言一眼,沈言道:“不过是去做些法事,无碍。”

“以后最好不要去了。”

沈言迟疑了两秒,轻声道:“好。”

云深给云含夹了两根青菜,道:“你们好好地待在这三清山上,自己还没了悟,就不要下山了。”

云含“哦”了一声,沈言道:“师兄,你这是又要走的意思吗?”

云含支棱起耳朵来,云深有些无可奈何地道:“你也真是聪明。”

“又要去哪里啊?”云含不解地问。

“丹凤。”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台湾码报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