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第13章 坠落的噩梦

作者:八攸
更新时间:2019-03-16 10:53
点击:260
章节字数:794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华恋拧开瓶盖把狼毒药剂灌进肚子里,比自己失败的那次好不了多少的口感让她眉毛都扭曲到了一块儿,克洛迪娜一走进准备室就看见她这副难以形容的表情,这让她原本就紧张不已的神经一度达到了一个临界点。

“怎么了,华恋?你不要告诉我你突然间肚子疼或是别的随便什么原因要从我们这学期的揭幕战上临阵脱逃——就算是有人把你?#20197;?#23517;室?#25226;?#20102;三年的威克多尔·克鲁姆海报给剪得粉碎你也不能——”

“克洛迪娜,我认为你需要放松点儿。”华恋被她这副样子逗笑了,她晃了晃手里的空瓶子说,“一点?#20154;?#33647;水而已,我只是不太?#19981;?#33510;的东西。你真的?#26179;?#39064;吗?#30475;?#26089;上起似乎就太紧绷了——这又不是你第一次上场。”

“但这是我第一次作为队长上场!”克洛迪娜的声音听?#20808;?#19968;点儿也没有放松,“而且是本学期首战,我们的第一个对手就是斯莱特林——我听说他们最近秘密训练了一套进攻战术——要知道他们的三个追球手本来就已经够难缠了,而我们偏偏这学期没有戴恩来守格兰芬多的门框!”她激动地大声说着,然后又忽然停顿了一会儿,“我的意思?#27604;?#19981;是说扎克实力不足——他好歹也是通过选拔入队的——但是对方是斯莱特林,他们一定会盯准这个点——”

“噢,克洛迪娜,你太紧张了,”华恋安抚着她的队长,“或许我们的守门员的确经验不足,但是斯莱特林也有?#24405;?#20837;的击球手,而在这方面我们显然不会落后——你是格兰芬多最棒的击球手不是吗?而且就算他们的新战术真的大获成功,不是还?#24418;?#21527;?”

“哈……你说得没错,华恋,我们还有你这张王牌。”克洛迪娜的情绪终于缓和了一些,她拍了拍华恋的肩说,“还好今天是你上场——我现在觉得延迟维克托娃的正式入队是个不错的主意了——只有你能赢过神乐!”

“可我也输过……”

“但不是今天,对吗,华恋?”克洛迪娜立刻说,“不能是今天——我们一定要用胜利为格兰芬多这一年的魁地奇冠军奖杯争夺之旅拉开序幕!”

“不错的赛前动员词,克洛迪娜,但是你为什么不等我们都到了再?#30340;兀?rdquo;罗莎琳德推开准备室的门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跟着她的两位追球手队友内维尔和杰弗里,大个子击球手鲍尔要弯下腰来才能避免被门框碰到头,而走在最后的是他?#20999;?#20837;队的守门员扎克,这个?#25104;?#26377;雀斑的三年级男孩儿看起来比克洛迪娜之前还要紧?#25319;?br />

“我对扎克说:‘你只需要盯着鬼飞球不放,把除此之外的东西全都当成鼻涕虫就好。’结果谁知道他好像变得更夸张了!”内维尔一进屋就高声嚷嚷,他狠狠拍了拍扎克的后背,结果让对方一个酿跄差点摔倒地上。

“我、我讨厌鼻涕虫……”扎克抖着嗓子说,“你不觉得它们很恶心吗?#33510;?hellip;…别?#26790;一?#24819;起它们在嗓子里蠕动的感觉……”

“你为什么要把鼻涕虫吞进嗓子里?”内维尔惊奇地看着他,“我以为它们并不是一种食物——”

“内维尔,拜托你闭上那张嘴,”罗莎琳德打断他,“没人说过你很不会看气?#31456;穡?rdquo;

“什么?”

“好了,?#26790;?#20204;忘掉鼻涕虫——噢,抱歉。”克洛迪娜这话一说出口就得到了罗莎琳德的瞪视,扎克为此抖得似乎更厉害了,“我们为了今天已经做足了训练,扎克,你要相信自己能够做得足够好,我可不是因为你擅长在门框前发抖才挑中你的——今天是你的第一战,也是格兰芬多本学期的第一战——我们的对手是绝对的强敌斯莱特林,但是格兰芬多可不会畏惧挑战!加油吧,小伙子和姑娘们,让他们见?#37117;?#35782;我们的实力!”

“哦!!!”

霍琦夫人代表一切就绪的哨声在这时鸣响,准备室通往赛场的门被打开,身披红色战袍的格兰芬多队员们排成两列跨上了自己的扫帚。凉一如既往激情无限的解说声随着斯莱特林队的入场响起,银绿色旗帜和横幅铺满的看台那边传出震耳欲聋的?#36887;簟?#25166;克握着扫帚的双手紧张得发颤,华恋后退两步来到他身边,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糖递了过去。

“这是……”

“薄荷糖——麻瓜的品种。口味不错,有助于缓解压力。”

“谢谢。”

“我第一次上场的时候也很紧张,但是差不多五?#31181;?#23601;冷静下来了,知道是怎么做到的吗?”华恋看着他把糖塞进嘴里后说。

扎克摇了摇头。

“因为我想赢啊!”她说这话的时候露出了坚定又自信的笑容,目光仿佛夜空中的明星一般闪?#32451;?#20142;,“我?#19981;?#39640;处,?#19981;队?#30340;感觉——扎克,你也一样,对吗?#21683;?#20309;热爱魁地奇的人都想要赢——既然如此就拿出你的全力来,你不希望以后回想起这一天的时候只剩下遗憾吧?”

“?#27604;?mdash;—我?#27604;?#24819;赢!”扎克深呼吸了几口气后说,他的手终于不再发抖了。

“接下来,?#26790;?#20204;欢迎我们的卫冕冠军——格兰芬多队——登场!”凉的声音明显提高了好几个分贝。

格兰芬多的看台上爆发出各种各样的?#36887;?#21644;尖叫,克洛迪娜带领着她的队员们飞了出去,每一把扫帚和它的主人都引发了一阵又一阵浪潮,到了华恋这里时,几乎所有除了斯莱特林以外的观众都在高?#20843;?#30340;名字。

“朋友们,新一届的魁地奇冠军奖杯争夺战第一场由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为我们呈现!我有预感这是一场绝对精彩的视觉盛宴——尽情享受吧!”凉激动地大吼,“现在,我们看见十?#25343;?#38431;?#27604;?#37096;就位,霍琦夫人就要放飞金色飞贼了——比赛——开始!”



风和日丽的晴天在比赛进行了三十?#31181;?#30340;时候开始转阴,但这并不能阻止魁地奇赛场上人们高涨的热情,两支队伍都打得非常凶?#20572;?#39740;飞球不停在追球手和守门员之间穿梭,?#30830;?#22312;这短短的半小时内就来到了110比160。

“难以置信!截至目前两个队伍总共进了二十七个球——这就意味着几乎每一?#31181;傭加?#36827;球发生!”凉感叹道,“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的两位守门员都表现得很好,但是显然双方的追求手们都像是发了疯一样在不停组织快攻——斯莱特林的埃尔莱恩再一次把鬼飞球掷了出去!他刚刚的动作?#19968;?#20197;为是要传球,但是没想到居然是直接向球门发起的?#25442;鰨?#25166;克能够防住吗——漂亮!格兰芬多的新人守门员?#20174;?#21313;分迅速,他非常聪明地用扫帚尾巴把球撞到了一边——现在鬼飞球被罗莎琳德拿到了!内维尔和杰弗里立刻动了起来——是鹰头进攻阵?#20572;?#32599;莎琳德飞在最前面!斯莱特林们不得不退让到了一边——这种进攻实在是难以阻挡——”

华恋在这激情的解说声中又把扫帚往上升了一大截,她在高空小幅度盘旋着,耳朵?#33073;?#30555;都在十分专注地寻找着随时可能出现的金色飞贼。光没有像她一样飞得这么高——华恋了解她的习惯,斯莱特林找球手更?#19981;?#22312;稍低一些的位?#20040;?#33539;围绕行来捕捉飞贼的动向。

不知道是不是位置偏高又是阴天的?#20498;剩?#21326;恋慢慢开始觉得有些发冷,明明没有多大的风吹过来,她却忽然打了个冷颤,这让她不得不把扫帚往回降了一点。等到又有两个新的进球产生过后她仍旧没能发现金色飞贼,华恋放开双手对着掌心哈了几口气,这才让冷冰冰的指尖重新染上?#35828;鬮露取?br />

奇怪,明明还没有到冬天……今年的英国转凉这么快的吗?

她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忽然觉得一阵恍惚,腰上像是一下子失去力气一样让她身体朝?#21592;?#19968;歪,她的扫帚晃了晃,华恋赶紧重新用双手抓住扫帚柄,双腿同时用力才避免了突然摔下去的局面。

怎么回事?华恋赶紧摇了摇头把那?#21482;?#24794;感甩出去——她明明早就可以熟?#36820;?#20570;到放开双手自由驾驭飞天扫帚了,为什么只?#20999;?#31354;了一会儿就……再说现在距离满月还有整整一周,上一次感觉明显的身体虚弱是从满月前一天才开始的,而且刚才那种感觉又和之前不一样……

华恋走神的这个空档,光忽然停下了绕场巡视,她猛地抬头向发呆的格兰芬多找球手看了过来,华恋一惊,赶紧把飘散的思绪重新塞回脑子,朝她的青?#20998;?#39532;露出一个掩饰的微笑。

但是光并没有因此而移开视线,她皱起眉看了华恋大约十秒钟,紧接着调转扫帚的方向朝这边飞快地冲了过来。

“怎、怎么——”

“快看!神乐发现了金色飞贼!它居然就在我们的格兰芬多找球手耳朵边上徘徊!”凉几乎是尖叫了起来,“爱城似乎并没有立刻?#20174;?#36807;来——你在干什么啊华恋!我们早就提醒过你不要因为不敢和女朋友对着干就放水吧?”

这种类似的话已经成为了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找球手之间的某种众所周知又无伤大雅的小玩笑,凉说完后观众们都十分配合地笑出了声。华恋立刻催动扫帚紧跟着朝飞贼追了过去,但?#25104;先?#27809;有一点笑容——为什么?为什么就在这么近的地方却一丁点儿都没有注意到?

冷风贴着她的脸肆意吹着,然而华恋此时?#20174;?#24863;觉不到冷了,相反的,她越是加快速度越是感觉热——这不是因为剧?#20197;?#21160;出汗带来的热度,而是仿佛火焰灼烧一般开始从?#30446;?#34067;延到全身的?#21462;?#22905;感觉脑袋开始变得有些晕乎乎的——那种先前出现过的恍惚感又来了,这一次她没法再轻易赶走它,就连视线都受到影响变得不那么清晰起来。

不对劲……就像是跳过了所有感冒的前奏,直接开始突然发高烧一样——

“……你要的东西做好了,不过稍微有那么点小瑕疵。”她这时忽然想起阿克罗克把狼毒药剂交到她手上时说的话,“?#27604;唬?#20182;最主要的功效我保证不会有任何问题,只不过,也许会出现点儿副作用。”

“副作用?”

“理论上来说不会是什么太?#29616;?#30340;事,大概可以理解为类似于麻瓜感冒药吃了过后会犯困那种程?#21462;?rdquo;阿克罗克说,“后续的成品我?#27604;?#20250;加以改进,不过这次只能先这样了。你那位需要这种药的朋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让他在这周内随时做好应付一些头疼脑?#28982;?#32773;是?#20154;?#32922;子疼之类的麻烦吧。”

“在我们的找球手开始追逐飞贼的时候,格兰芬多又把?#30830;腫返?#26356;近了一些!萨维奇——我们的斯莱特林新人击球手——打出了一颗游走球!他显然是想要干扰格兰芬多捕捉金色飞贼——但是果然今天他太紧张了!这绝对不是一次多漂亮的挥击,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道都实在不足一提,只有角度称得上刁钻,克洛迪娜和鲍尔都没能及时拦住这个球——但是它很容易躲,在我们灵活敏捷的找球手面前够不成威胁——”凉这么说着,但是她轻松的声音到了这里戛然而止,短暂的停顿过后她立?#36867;?#39640;声喊了起来,“怎么回事?爱城并没有让扫帚哪怕偏离那么一下,神乐似乎也为此感到奇怪,她稍稍放慢?#35828;?#36895;度——金色飞贼忽然拐了个弯!难道爱城是预料到这一点了吗?因为她保持原本飞行轨迹的原因,飞贼几乎是送到了她面前!但是游走球也要撞上她了——难道说这是某种战术?我们可以猜测爱城或许认为自己能够接下这个球而不至于掉落扫帚,毕竟它的确算不上多么凶猛——这是个非常大胆的冒险!但是没关系,格兰芬多不畏挑战!只要爱城率先抓住金色飞贼——”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她倒抽了一口凉气:“怎么会——爱城被游走球击中了!可是这个球的力道绝对不至于这么大!她看?#20808;?#22909;像几乎要抓不住扫帚了——不!华恋——华恋!来个人赶紧接住她!!!”

华恋什么都听不见了,她在彻底失去意识的前一秒拼尽了力气想要抓住金色飞贼,但是就差那么一点——价值150分并且标志着比赛结束的目标飞速振动着翅膀从她指尖溜走。游走球在这时打在她身上,她最后一点用?#27425;?#20303;扫帚的力气也随之消失——她从扫帚上摔了下来,这是个并不算太高却也一点都不低的位置,疲惫和坠落感淹没了她。华恋的眼前最后出现的是光向她冲过来的模糊影子,她想要抬手去拉住什么,但是连这点动作也都做不到了。

“华恋!!!”

光几乎是在她掉下去的瞬间就改变了扫帚的方向,但是那颗游走球在把华恋掀下去后又不偏不倚地砸到了她的扫帚尾?#20572;?#20809;被摇晃得在空中转了大半圈才重新稳住扫帚,随后她立?#22363;?#21326;恋俯冲了过去。

她把速度提升到最快,伸长手臂想要拉住正在往下坠落的华恋——很近了,很近了,就快要抓住了——

但是她收紧五指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抓到。

华恋重重地摔在被教授们及时施咒变得柔软的?#24651;?#19978;,她的眼睛紧闭着,那个一直不曾离身的王冠发饰掉到一边,滚落进?#24651;?#30008;的阴影里失去了所有的光芒。



天色变得?#36842;?#26469;的时候,庞弗?#36861;?#20154;怒气冲冲地赶走了在校医?#39029;吵?#22199;嚷的一群群小崽子们,内维尔连拖带拽地拉着哭哭啼啼的扎克离开后,这里才终于安静了下来——但是还是有一个怎么也不肯走的?#19968;鎩?br />

“我不走。”她折返到病床边还没有开口,光就坚决地说,“扣分也好,关禁闭也好,怎么样都行——我是绝对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离开华恋的。”

“无论是扣?#21482;?#26159;关禁闭都不是我说了算,”庞弗?#36861;?#20154;摇着头叹了口气,“我会转告你的院长,要怎么应对你夜不归宿这个问题由他来决定——但是在你留在这儿的期间如果不守规矩,做出什么打扰病人休息的事,那我可就必须请你出去了。”

“谢谢。”

“哼,一个个都不省心,每年因为魁地奇事故躺进这里的人多到数不清!为什么总有那么多人热衷于这种危险的运动?#31354;?#26159;……”庞弗?#36861;?#20154;小声抱怨着离开,临走前把一瓶看起来颜色就十分诡异的魔药放在床头,嘱咐说如果华恋醒了就给她灌下去。

华恋躺在?#22871;?#24808;白床单的病床上,从扫帚上摔下来被匆匆?#36864;?#21040;这里后她还没有醒过一次,光坐在床边紧紧握着她冰凉的手——华恋的手从来没有像这样冷过,她一直都是那?#27425;?#26262;,像太阳一样驱散阴影,像骑士一样披荆?#37117;?#21448;像麻瓜童话中描述的王子,拯救被?#38706;狼?#31105;于高塔中的公主。

但是现在,她的太阳,她的骑士,她的王子,她的华恋——毫无生气地?#20102;拧?br />

光难过地把华恋的手背贴到自己?#25104;希?#22905;一遍遍摩挲着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触摸过的掌心,紧咬住唇才没让自己当场就哭出声来。华恋从空中坠落的那一幕在她脑海中反复重演,没能抓住对方简直就要成为她?#21448;?#19981;去的噩梦——

为什么没有抓住?为什么不再快一点?为什么……抓不住呢?

“……光……小光……”

极其细微的、模糊不清?#20174;?#26080;比熟悉的声音让光立刻抬起头来,但是华恋并没有醒,她只是在无意识地?#25509;?#32780;?#36873;?br />

“你梦到我了吗,华恋?”光的声音很轻,像是生怕会打碎什么一样,“我有好好站在你身边吗?给你添麻烦了吗?”

华恋的眉毛皱了起来,表情变得有些痛苦:“……别……小光……小光……”

“看来……是不太好的梦啊……”光苦笑了起来,“就连在梦里你都要担心我的事……华恋,什么时候我才能帮到你呢?”

“什么时候你才……愿意把实话都告诉我呢?”

没有人回应她的疑问,华恋的?#25509;?#22768;低了下去,但她的表情仍旧不算轻松。光伸手去轻轻抚平了她紧皱的眉心,而就在这时,一只俄罗斯蓝猫从虚掩的门缝窜进来,溜?#20132;?#24651;的病床边上?#26790;?#24052;扫了一下光的小?#21462;?br />

光转过头,香子出现在她身边,她从口袋里拿出一瓶魔药递了过来,?#25104;?#30340;神情十?#24092;?#37325;。

“这是什么?”

“能让她赶紧好起来的东西,”香子拿过庞弗?#36861;?#20154;之前放在床头的魔药打开瓶盖闻了闻,随后拧上盖子揣进了自己兜里,“这个不顶用,她不是普通的感冒发烧。”

“你知道她怎么回事?”光皱了皱眉,示意她说下去。

香子沉默下来似乎是在思考措辞,好一会儿才深吸了一口气说:“神乐,我接下来说的只是猜测,虽然我认为你可能差不多也猜到了,不过——先听听看吧。”

“你说。”

“差不多就在上次画像破坏?#24405;?#20043;后一周,爱城在猪头酒吧联系到我——也就是阿克罗克——找我买狼毒药剂。这个你是知道的。”香子说,“我起初以为,她或许是在某?#21482;登?#21512;之下结识了一个需要这种药剂帮助的朋友,毕竟格兰芬多总是?#19981;?#22810;管闲事,和什么古怪的?#19968;?#25171;交道并不算太稀奇。但狼毒药剂非常难做,?#35789;?#26159;我,也查阅了非常多的资?#24076;?#23581;试过不同品质的魔药材料和各种各样的配置方法才终于在她要求的日子——也就是今天之前做出来。不过这一副狼毒药剂并不算百分百完美,它会在服用者身上多多少少出现点副作用,仅限满月前的一周内,但是主要功效并不受影响。这并不是什么大事,反正只要老老实实待着别?#36951;?#36825;点副作用很快就过去了……”她说到这里忽然注意?#20132;?#24651;?#20063;?#30340;长跑口袋似乎有什么眼熟的东西一闪而过,于是她伸手去拿,摸出一个空瓶子时不禁面色一凝,“看来已经不算猜测了——神乐,爱城自己喝了狼毒药剂,又接着骑着扫帚在天上飞来飞去,副作用在她身上被激发得更加?#29616;?mdash;—于是她就躺在了这儿。”

光一言不发地盯着她手里的瓶子。

“你是个聪明人,神乐,为什么爱城买狼毒药剂是用在她自己身上,应该不需要我说清楚。”香子说道,“顾客的信息我绝对保密,如果你不放心这点我不介意来个牢不可破咒。不过,不管你们之间到?#33258;?#20040;了,她身上是不是真的有什么毛茸茸的小秘密,总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解决办法——如果你不想她哪天暴露秘密然后被开除的话。”

“无论如何,我认为你?#20999;?#35201;好好谈谈。”香子说着叹了口气,“我得回去好好睡个觉,要知道为了这瓶东西我牺牲了宝贵的白天?#22993;?#26102;间——恋爱咨询可就别来找我了!”

“……谢谢,香子。”

香子不太在意地摆了摆手,她转身重新变成俄罗斯蓝猫,飞快地又从门缝钻出去跑远了。



华恋在大约午夜的时候才从漫长?#21482;?#20081;的梦?#25163;星?#37266;过来,她睁开眼睛看见的仍旧是一片黑暗,过了好一会儿才逐渐借着从窗外透进来的月光辨认出一些东西的?#25527;?br />

她这是……在校医?#28023;?br />

模糊的?#19988;?#24320;始慢慢回到脑子里,她想起来自己在魁地奇比赛中从扫帚上摔了下来,而这让她的?#37027;?#21464;得异常糟糕——魁地奇,本学期第一场比赛,和小光一起站上的赛场……看看她都让这些变成了什么?

“唔……华恋?”她企图撑起身子坐起来的同时注意到了握着自己的右手趴在床边睡过去的光,对方正巧也被她的动?#25165;?#37266;,和她对上视线后立刻焦急地探过来摸她的额头,“你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还有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小光,已经没事了。”华恋把她的手从额头上拉下来捏在手里摩挲了一会儿,“你手怎么这么冷?还有,这么晚了你怎么?#25442;?#23517;室?”

“?#20197;?#20040;能让你一个人躺在这儿?”光对她这副习惯性掩饰什么的笑脸皱起眉,“华恋,我不会离开你的。”

华恋的笑容有了一瞬间的裂痕,但很快又被她遮掩了过去,她不动声色地放开了光的手,轻轻把她推到床边的椅子上坐下:“小光,很晚了,回去睡吧,我真的没事。”

“没事?”光的声音忽然冷了下来,“你觉得一句‘没事’就可以把什么?#21152;?#20184;过去是吗?”

华恋抿了抿唇没有接话。

“我说过吧,华恋?#21683;?#26524;你不告诉我,?#26790;?#33258;己来发现的话,别以为我会放过你。”

“你什么时候说——”华恋下意识?#27425;剩?#22312;看见光那样冰冷的目光后又把后半句吞进了肚子里,“我、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小光。”

“很好。”光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把手里的空瓶子狠狠拍在了床头柜上——那里面曾经装满了几小时前给某人灌下去的魔药,至于灌药的方式她现在光是想起来就觉得恼火——而另一个瓶子躺在她的长跑口袋里,她反倒一点儿也不想拿出来,“那你就等着吧,华恋,晚安。”

她说完就头也?#25442;?#22320;转身走了。

华恋看着光逐渐?#24230;?#28040;失的背影发愣了好久,等到舌根上传来一阵带着苦味儿的口干舌燥后才回过神来,她注意到床头柜上还放着一杯水,?#26031;?#26469;喝的时候甚至都还是温热的——看来是加了保温咒。

温水通过喉咙流进胃里,但华恋却感觉不到一点儿温暖,她想起醒来前那?#20301;?#20081;的梦?#21097;?#36830;捧着杯子的手都禁不住发起抖来——

她梦见了许多年以后,她从霍格沃兹毕业加入了魁地奇职?#30331;?#38431;,但是在某次比赛的时候,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变成了高悬着一轮满月的夜晚,她从扫帚上掉下来变成了那种又像狼又像人的可怕怪物,她的队友们全?#24049;?#24597;得逃开,观众中开?#21152;?#20154;向她发射魔咒。她一边惊慌地躲闪一边在人群中寻找着光,最后在最上层的观众席上找到了她。她欣喜地攀爬着长长的阶梯向背对着她的光靠近,光回过头来看她,眼神从平静变得惊恐,随后又变成了不加掩饰的厌恶——紧接着,光拔出魔杖指向她,从杖尖射出了一道绿色的光芒。

她被魔咒击中,却没有死去,而是开始向下不断坠落。长长的阶梯消失不见,一切都变成了无底的深渊,她仍旧在坠落,坠落,仿佛就将会这样永远地坠落下去。

为什么……没有死呢?

她在醒来前的那一刻这么想?#25319;?br />

华恋把快要不受控制涌出泪水的眼睛闭上,深吸了好几口气却觉得连空气都像锋利的?#24230;?#19968;样扎到她的心脏里——她又想起七?#40065;?#21644;光一起去阿根廷看的那次魁地奇世界杯。她最崇拜的球员威克多尔·克鲁姆在今年小组赛之初宣布结束退役状态重新回归找球手的位置,以38岁的运动?#22791;?#40836;顶着各种流言蜚语和舆论压力为保加利亚队赢得了冠军,那时候她高?#35828;?#23601;好像是自己赢了世界杯一样。

然而,她已经不会再有机会去向那样梦想的赛场发起挑战了。

人们可以接受球员退役后又重新回归,可以接受38岁还坚持要担?#25569;?#29699;手的克鲁姆,但是——

没有人会接受一个危险的狼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兜兜儿
兜兜儿 在 2019/03/16 23:47 发表

顶,?#24403;?

显示第1-1篇,共1篇
台湾码报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