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第40章 盛夏的公园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3-18 00:17
点击:1347
章节字数:278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冰爽激人的铝罐,以极寒的白气与罐体啪嗒贴上他闷红软热的脸颊,男孩猛地跳起来,身后长椅背硌了他的后肩,他皱眉,眼睛水亮亮地抬头,一只漂亮瘦削的手拎着碳酸汽水在他眼前,透过刚刚被冰到的惊吓,可以想见汽水美妙的滋味。


汗珠从眉头落下来,正滴到眼睛里,他看着面前仍然以正经西装包裹的女人,没有接过一直很想喝的饮料,而是好像被汗水刺激到眼睛唤发了内心的伤痛和委屈,小声哭起来。


女人没有问他怎么了,只是无奈笑着:“友幸不喝的话,下周才有机会了哦。”


终究没抵过冰凉碳酸的诱惑,他双手接过去,手心是喜悦的凉意,而内心难过却还是无法被遮掩抵消,仍然抽噎着,黑发被汗水黏在额头,短袖衫合着汗水贴在后背。

“妈妈……为什么,不给我找一个爸爸呢?”


“被小朋友说了吗?”伞木女士并未展现任何不悦神色,二十九岁的面容瘦得有些惊人,脸颊以不大明显的弧度凹下去,褐红西服?#20197;?#22905;肩上显得宽大,袖子稍稍?#20146;?#30340;手背现出几多清晰的青色线条。夏天穿着这么多衣服未曾怎么出汗,好像很柔弱的样子。但她眼睛里的光彩却仿佛无法泯灭,好像这目光永生永世都将闪耀下去。


这些细节,年仅五岁的男孩是无法意识到的,他只知道妈妈刚从重感?#29240;?#30149;愈,却仍然每天?#25214;?#19981;接地工作,还要?#23637;?#33258;己。


问出这?#21482;?#30340;他立刻开始后悔。他心疼妈妈,如果让她伤心了,那么他真的不知怎么办才能弥补自己的过错。


“妈妈,我……”


“友幸,妈妈啊……一直想对你道歉。”


拉环声刮过他稚嫩的心脏瓣膜,伞木女士饮下一口常温的咖?#21462;?br />


却是妈妈抢先说了对不起。


友幸手心的水滴流过小臂在肘尖滴落,掉入油绿的草丛湮没不见,铝罐渐渐温暖起来,他愣愣看着母亲整齐黑亮的马尾,涂着薄薄唇彩的嘴唇吐出令他难过的话语——让他为母亲难过不?#36873;?br />


“生了友幸你,是妈妈自己的决定,毕?#25346;?#26080;法和没出生的友幸商量……妈妈也一直很忐忑,能不能给友幸快乐的生活,”伞木女士低下头去看儿子,刚病愈的虚弱气色?#20146;?#23481;也无法遮掩的,但从这?#20013;?#24369;中,却喷薄般延伸出属于一个母亲的温柔,“看来在一些事情上,还是不能圆满呢……友幸,因为没有爸爸难过的话……妈妈很抱歉。”



友幸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下来,他扑过去双臂努力抱紧她,手?#26032;?#32592;壁上的水在伞木的西装背面洇开一大片深色,她堪堪稳住咖啡,微笑着摸到他黑色的头发。


“……我不要理?#20999;?#23567;朋友了……我不是真的,要爸爸,我只是被他们嘲笑,很难过……”他声音闷在母亲的?#38109;?#37324;,“妈妈……对不起,不要……不要道歉……”


有这么好的妈妈,友幸的生活很快乐,所以妈妈,不要向友幸道歉。




“不要在意别人的话和眼光,友幸,”伞木女士的声音含了坚强,那是友幸一直仰慕钦佩的东西,他的妈妈,为这个仅有两人相依的家一直努力工作着,这是友?#26885;?#35770;如?#25105;?#26080;法忽略的事实。他抬头看她的漂亮的五官,她手搭在他的后颈,“要知道自?#21512;?#35201;的是什么,只要你做出成绩来,没人再会?#30340;恪?rdquo;


友幸似懂非懂。


但伞木女士笑起来:“汽水不凉了就不好喝了哦。”


一周只允许喝一次碳酸饮料,这是妈妈给他定的规矩。友幸破涕为笑,赶快拉开了拉环。







[有两个妈妈,一定也就是个小女孩。]


[被爸爸扛到肩上过去吗?哈哈,问了他会不会哭?#20146;印


[而且这种男孩长大了也是什么都听他妈妈的,得告诉惠美子,要?#20146;?#20102;他的新娘子就惨了,有两个婆婆呢!我妈妈说一个婆?#21866;?#22815;受了。]


[呀,那真的太糟糕了吧!哈哈哈哈!]




友幸脸憋?#29467;?#32418;,拳头捏紧,一旁的惠美子丝毫不在意两个男生对他们的调侃——她是平静温和的性子,而只是担心友幸会冲动与他们打起来,她害怕男生打架,于是?#37027;?#25341;了邻桌友幸的夏服衣袖。



不要在意别人的话和眼光。


母亲的话语在他耳边回荡,额发垂在眼睛与书本之间,那是与他爱戴的母亲一样的颜色。他确实心灵柔软也容易流泪,但此刻他摸到桌肚中光滑?#38109;?#30340;乐器包,将无谓的泪水收了回去。

现在,他有两位令人尊敬的,了不起的母亲。


转过头看惠美子淡淡的眉毛和流露出关切的一双杏眼,他的脸很红,是因为气愤与不甘,嘴巴却勾起不以为然的笑来,小声对惠美子说:“没关系的……我的两个妈妈,都是特别好的人。”


惠美子以为他是在安慰自?#27735;?#20110;“婆婆”的话题,赶快收回手去要与他“撇清关系”,她软软道:“我才不要做友幸的新娘子,你想得美。”


友幸楞了一下,脸更红了,不过这次是因为?#19981;?#24102;来的羞涩,他摆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啦!惠美子!”惠美子却因他太过直白无脑的安?#21487;?#20102;气,那话仿佛就是嫌弃她,不?#19981;?#22905;一般,?#27809;?#32654;?#35825;?#24188;小女生的心灵受伤。她趴在桌上胳膊压折了书角,嘴巴嘟起来。友幸当然不知道小女生如何生了闷气,只是睁大眼睛看着她,惠美子又不好意思了——明明要被安慰的是友幸。


“友幸,”她趴着侧过头,轻轻地对他说,“我妈妈说,你要是被别人说来说去,其实是你让他们羡慕,他们过得不好,只有拿你取乐。”


“……嗯,”友幸思考一下,“?#28909;?#35828;,其实是因为他们的妈妈被婆婆欺负,才会这样来想别人。”


“对,就是这样。”惠美子重重点头。


“那他们好可怜啊,我没什么好在意的了!”友幸笑了,“我老妈也告诉我,只要做出成绩,就不会被别人说了。”


“友幸的妈妈们都是很了不起人呢!企业家和演奏家。”惠美子趴在自己的胳膊上对他甜甜地笑,乳牙掉落的缺口冒出了新的一抹白,很可爱。友幸也?#21796;?#21671;开嘴?#21520;?#20986;自己有缺口的两排牙齿:“那就只剩好好努力啦,惠美子!”


惠美子直起身来,手摸过自?#21512;?#36719;顺垂的头发,看了友幸桌?#25250;?#26438;间精致奢华的双簧管包,她抚平折角的教科书,轻声里有着被激励而产生的坚定:“说的是呢。”





公园草坪到了夏天便会绿油油得如他最近刚偏爱上的抹茶色,鼓鼓酸痛的腮,细而稳的拉链拉上声,零钱相撞当啷作响,小手从自动?#20223;?#26426;里摸出了这周份的橘子碳酸。鞋头蹭过绿草边?#25285;?#20182;在秋千上坐下,慢慢等着饮料变暖,喝了一半的时候,他听见有人喊他。


回头,竟?#20146;?#24049;的妈妈们,他兴奋地拎起自己的宝贝乐器,?#25104;细?#30528;结实的大书包蹦跳过去,骄阳光斑在铝罐边缘飞洒出的露滴上映照,那瞳?#23383;幸?#26159;同样的颜色,他很开心在自己稍稍失落之间,可以碰到两个妈妈一齐归家的难得时候。


“妈妈!老妈!”他久违地想撒娇,“我想吃烤鸡肉串!”


“哦!”伞木女士有着风采满溢的面容,手指也是甲片光润、骨肉匀称,与前几年总柔弱易感的体质大不相同,“本想带友?#39029;?#28900;?#22242;?hellip;…鸡肉串也不错嘛!就鸡肉串了。”


霙看着友幸呆住的脸——他必然是更?#19981;?#29275;肉的,不过因懂事只要求了鸡肉串,却被希美耍了,着实可怜。她偷笑起来,然后心疼地以柔软手指擦过他流下汗水的脸颊,忍不住开口说:“去吃烤?#22242;#?#23450;好了位置。”


“老妈坏人!”友幸咽下因想到?#22242;?#28608;起的口水,耍脾气一般只牵住了霙的手,明亮的笑意却?#21796;?#28459;上了脸颊。他看见二人手牵着,白皙衬着白皙,柔软勾着柔软。


男子气概是向着任何一位伟岸的男性英雄都可以学到的特?#21097;?#32780;细致和温和却?#28909;?#20309;品质都难以习得。



多年之后,两位母亲教给他的温柔,也将以一生的长度在他心中存续下去。


上天从未剥夺一个男孩哭泣的权利和一个女孩要强的秉性。

只要有足?#35805;?#30340;浸润,任何花朵都将无异地盛放。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21364;?#26576;人
?#21364;?#26576;人 在 2019/03/17 21:54 发表

這章好溫暖

么么儿
么么儿 在 2019/03/16 00:35 发表

啊,最后太太说的话真好

御影静流
御影静流 在 2019/03/16 00:03 发表

滴,熬夜打卡陪聊

显示第1-3篇,共3篇
台湾码报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极速赛计划全天精准版 江西时时直播网 黑彩网黑客修改余额 vr赛慢2分钟平台 福建时时官网下载 gpk电子试玩 重庆时时网 深圳福利彩票20选1 上海时时走势图经 大乐透03年到17年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