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第11章 十一章

作者:薛定谔的猫丶
更新时间:2019-04-04 23:18
点击:226
章节字数:339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夏树心中一喜,凑上前去直接将那盒子打开。盒子开启的那一刻,夏树的原本微起的嘴角刹那僵硬。


盒子还是原来的盒子,里头放着的却不是虺角,而是一些名贵的药材。


夏树拧紧眉头。暗叹这藤乃静留城府之深,连环计一套接着一套,每一步都如她心中棋盘,下子有数。


但这虺角的气息确实是在这屋子附近,?#19978;?#26641;觉得就算找到了也不可能轻松的拿走。


果然,机会这种东西有一无二。


夏树叹了口气,随便找了张?#39318;?#22352;下,她需要捋清思路,好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谁知刚坐在门口便悠悠传来声响。


“夏树是在找这个吗?”


夏树被惊的站起身子,见静留倚在门侧,面色淡然,?#31181;心?#30528;的物件正是自己另一支虺角。


夏树有些尴尬,往后靠了几步,却打翻了桌上的茶壶,一阵脆响。


静留惋惜一般蹙起眉:“这是江南进贡的茶具,可是父皇送我的生日礼物……”断句中静留语调落低如转了个弯,似欲泣般娇柔:“夏树该如何赔我?”


这语调如羽毛,直挠得夏树心中发麻,她晃了?#25991;?#34955;,从衣袋中掏出一枚银锭扔到了静留旁边的矮柜上。


静留将那银锭拿起,瞧了眼底下纹路,眼里笑意更深:“夏树这拿的可是官银,主要用于赈灾、军队等国家事物上,私人拿来用,若说不清缘由,可是杀头的重罪呢。”


夏树扯了扯嘴角,想起自己的洞穴?#24515;?#22914;山般堆积的钱财,如果真是如静留所说,那么从山崖中掉落的马车一定也有属于皇宫或是官府的。还是找个时间将其?#39029;?#26469;都融了,拿个模具重新定型,省得再出现在这般的乱子。


逃避无用,是时候把话说清楚了。


“静留……你不是应该在皇宫里吗?”


静留没有回话,只是细细端详之着手中的虺角:“这个东西对夏树而言很重要吧?”


“?#25319;?rdquo;


“所以?#20063;?#27979;夏树一定会趁着祭典,藤乃府无?#35828;?#26102;候来寻它,于是便装病留了下来,没想到真能见到夏树。”


还是记忆?#24515;?#28145;蓝的长发和翡翠般的眼,近一年未见心中的思念也未减分毫,她喜爱的人也一如既往可爱动?#35828;?#27169;样。


这次说什么也必须将她留下来。


一切失去了掌控,夏树显得烦躁不?#30149;?#26126;明只要露出原型或是施展一些小小的法术,无论是静留还是潜伏身侧的暗卫都奈何不了她。


但她偏偏不能这么做。


夏树有些泄气,几乎懒得再理静留。她重新坐回?#39318;?#19978;,手撑着脑袋看向窗外,这次拿不到虺角她也不走了,大不了就在这耗着,看谁的寿命更长?


看着夏树这副模样,静留握紧了手,才不至于失了分寸去抚摸那?#35828;?#21457;。


静留也不着急,坐于另一边的矮柜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夏树。


夏树被她盯得之发毛,?#31449;?#36824;是放弃:“你究竟想怎么样?”


“只是希望夏树留下。”


“我不可能会?#24515;?#26399;望的那种感情,不是早就让你放弃了吗?!”


夏树显然没有意识到这句话有多伤人,哪怕经历过大风大?#35828;?#38745;留,在自己感情被重新否定的一瞬间红了眼角。


她曾自作多情以为夏树重新回到藤乃府,哪怕九分为了这虺角,好歹有一分是留给她的,看来?#31449;?#26159;自欺欺人罢了。


可若是要放手……她真的无论如何都不甘心。


多年伪装的经验很快消去了眼角的红痕和几乎溢出的泪水。


“夏树不接受没有关系,只要你留在这,光是见到你我便已经满足了。”


是的,只要能看着夏树就好,她不敢再奢求太多。


夏树皱着眉,开始思考之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这藤乃府后院的那处深潭是个好地方,她可以暂时性搬个家,毕竟这地方大助于自?#30418;?#28860;,而?#19968;?#33021;拿回虺角。而她要付出的代价微乎其微,只需要偶尔在静留面前露个面而已,怎么想都是自己赚到了。


“好,我应你,你先把我的东西还我。”


见夏树这么果断,静留反倒有些?#29615;从?#36807;来。


“愣着作甚?”


回归神来,静留展露微笑,将那虺角递上前去。:“阿啦,既然夏树答应了,我便放心了,毕竟夏树实?#24076;刹?#26159;那种出尔反尔,拿了东西就跑路的人不是吗?”


“……”


夏树无言以对,藤乃静留轻易的看透了刚刚一瞬间的心思。


下人们被静留遣散,静留领着夏树再次来到对面那间她曾住过的房。


里头干干净净,家具上没有一丝的尘埃,她走时什么模样,现在依旧是什么模样。


“这里一直为夏树留着呢。”


静留从外头拿了茶具放置桌上,慢悠悠的泡起了茶。


?#20154;?#20542;下,茶香在片刻后缠绕着房间的一砖一瓦。


夏树耸了?#26102;?#23574;,很熟悉的气味,这茶叶淡雅的气息早就刻入了静留的骨子里,行成了另一种美妙的气息。


“你早就料到?#19968;?#22238;来。”


“?#21069;。?#23613;管相识不长,但由于我天生骄傲自负于自己的魅力,所以猜测夏树一定会为了?#19968;?#26469;的。”


夏树轻哼,在赞同静留自我评价的同时不?#21152;?#38745;留自恋的说辞。


语落,静留却自嘲般道:“?#19978;В?#34429;然夏树你回来了,却不是为了我。”


而是为了那虺角。


夏树愣了片刻,也不知该接什么话。


今日和舞衣逛了半天的街,精神早就倦了。夏树坐在桌的?#20063;啵?#25342;起已经放置温凉的绿茶一口饮尽,?#36335;?#33021;浇灭她心头焦躁不安的火焰,之后两人再无言。


夏树不知道自己做的决定是否正确,但落子无悔,只能看接下来的走势判断该如何走。


嗅到静留腰间的香囊,里头应是薄荷类味道清新的香草。再看静留面容,不爱妆饰的她?#25104;?#20559;偏涂了一层薄粉,连那唇上都涂着鲜艳的红色?#34903;?br />


这般妆容将静留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清纯模样给掩了几分,却将她骨子里的妖娆给勾到了表面。


察觉到了夏树的视线,静留?#20184;?#19968;笑:“?#27599;?#21527;?夏树。”


?#27599;?#26159;?#27599;矗?#20294;不适合你。


夏树双眉紧蹙,不知是不是该实话说出口。


“嗯……?#27599;礎?rdquo;


女子爱美为天性,被喜爱的人夸奖那更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但不像你自己画的?”夏树试探性的发?#30465;?br />


“是友绘帮忙画的,她以为我也要入宫参宴,便希望能帮我妆饰,我本来也没打算去,本想拒绝,却抵?#36824;?#22905;热情。”


静留回想起友绘朝她撒娇的模样,不由苦笑几分。


夏树原本还算?#27599;?#30340;?#25104;?#19981;知不觉中沉了下去,她微挑起眉,同样想起来友绘,但却想起她那一副骄傲自满,全身散发着“静留姐姐是我一个人”的模样。


“静留。”夏树轻咳两声,吸引了静留的注意力。


“老实说,这妆容?#27599;矗?#21364;不太适合你。这样的妆容在我看来更适合我友人酒楼里的?#20999;?#22899;子。还有,你这表妹的胭脂?#26522;?#20102;,整个脸红的跟发烧似的,难怪你装病能够这么轻松还无人生疑……”


夏树还?#35860;咸喜?#32477;的说,静留却已经笑容全无。不,应该还勾着一?#30475;?#30528;意味的笑。


这是夏树的真心话么?


看夏树一脸认真分析的表情应该是。


静留知道夏树长期隐居深山中,接触的人也是?#20999;?#20811;?#20260;?#26495;的僧人。她不闻人间外事,心单纯的如一张?#23383;劍?#36830;基本都常识都不太清楚,更何况是讨女孩欢心的甜言蜜语与夸赞?


她不该为了这点小事隐怒,但多年累积的冷静与自持?#36335;?#36935;到了夏树就烟消云散。


静留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夏树见静留许久未发声,却粗神经以为她默认了自己对她的评价。


她为自己终于赢过静留一场而?#22856;?#24471;意。


静留站起身来,在夏树的注视下将那虺角重新放入盒子中包好便要离开。


“静留?!”夏树睁大眼睛,慌忙站起身来,有些失措,差点又?#20381;?#20102;一个杯子,静留不是说好要把虺角还给她吗?!


静留停下脚步“温柔”的转过身来,依旧带着那副人畜无害的温婉笑容。


“我改变主意了,想要这宝物的人多的是,放在夏树那怕是不安全,便先寄放在我这,若夏树需要,我再给你,时候不早了,夏树也该歇息了。”


“可我现在就要!”


“要它作甚?”


“这……”


夏树?#31181;?#32544;着垂下的发丝,一时间想不出任何理由,她总不能把自己的身?#33694;?#35785;静留,然后告诉静留她要用这角化龙?


三岁小孩都不会信!静留只会当她疯了!


“既然?#30343;?#20040;用,夏树便早点歇息吧。”


静留不再停留走的干脆,揣着那盒子像拿了羽衣离开地面的仙女般如阵风“优雅”的飘过,仅留下满屋的气息证明她到来并存在。


夏树感觉自己要疯了,被一个?#36824;?#20108;十左右的人帅耍的团团转,她这么多年累积的智商是沙子还是废铁??#20022;?#26102;刻?#21049;簧先?#20309;?#20040;Γ?#36824;不如桌上那块银锭来的实在!


比起夏树整夜的抓狂,静留却?#20999;?#22859;了整夜。


无论夏树的话有多失礼或是冒犯,她都毫不在意。心爱的人口中说出的话在她听来总胜过世间任何甜言情话。


再想起刚刚夏树吃瘪的模样,更是?#31181;?#19981;住嘴角的微笑……


一阵风声,静留依旧安静的坐着,身后的暗卫跪在她的身后如实禀报:“公主!除了玖我姑娘,还抓到另外三位刺客,需要审问吗?”


静留表情?#25351;?#20102;平淡,怀中的玉石不知何时出现在她的手上,被那双柔软的手细细盘玩着。


无需太多思考道:“不用审问我也知道是谁派过来的刺?#20572;?#37492;于这个捕捉刺客的陷阱让我找到了我丢失的宝物,我也就慈悲一回,让他们痛快的去吧。”几句没有任何情绪起伏的话语间便轻松决定了三条人命的生死。


“是!”


暗卫消失在静留身后,那双红润的双眼亦不如面对夏树?#21069;?#28201;柔明?#27169;?#21453;而残忍算计深藏其?#23567;?br />


这幅面孔留给他人,而夏树永远不会晓得她眼?#24515;?#20010;温柔贤淑的公主真正的面目。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台湾码报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