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第5章 第五章

作者:花喵家的言遥
更新时间:2019-03-23 00:25
点击:203
章节字数:166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极有默契地,尽管双方?#21152;?#22909;奇的事,但谁都没有再提起那个意味不明的周六。


老师正念着枯燥无味的课文,洛天依趴在桌子上,寻思着待会午休要吃什么。


兜兜转转,竟又想起那天的情形来。洛天依不明白,自己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当时才会待在乐正绫的?#24403;?#37324;。


说起来,那天怎么就在沙发上睡着了呢?


意识渐渐飘忽起来,眼皮招架不住似的缓缓阖上,洛天依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青天白日的,洛天依却似乎做了梦,又想起周六母亲电话里的质问,想起乐正绫的手拍着她的?#32491;常?#24819;起星尘在叫她的名字。


“天依”


等等,星尘好像的确在叫她。


艰难地睁开眼睛,洛天依抬起头,看见星尘稍显担忧的脸。


“你从上课的时候睡到现在了,连午饭都没去吃,没事吧。”


洛天依还有些迷糊,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哑得厉害。


她这才感觉到自己的脑袋昏沉,嗓子干疼,似乎是感冒了。


星尘也发现了她的不适,伸手探了探洛天依的额头


“好烫,你发烧了!”


见洛天依撑着额头,非常难受的样子,星尘着急起来:“我去和老师说一声,给你请个假,赶紧去医院看看。”


“等……”


没能拉住星尘,洛天依叹了口气,头难受得像是要胀开。


算了,她的确需要好好休息休息。


————————


听了星尘的话请?#24605;伲?#21364;没有听话去医院。仿佛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洛天依径直回了家。


她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


混乱?#26032;?#22825;?#32769;?#36215;许多很久以前的事,只觉得自己此刻的?#24418;?#19975;?#36136;?#24713;,似乎之前也有过类似的事。


那时她还不住在这里,而是在另一个空无一?#35828;?#23478;?#23567;?#22905;身体不大好,换季的时候常容易感冒。


有一次她躺在被窝里,难受极了,喝了药也不顶用,也没有去医院的力气。她只好将自己严严实实地裹住,静静地等自己睡着。


无论怎样,一觉醒来都会好起来。洛天依坚信着这一点。


也许是洛天依太过疲倦,此次的入睡比以往?#23478;?#39034;利得多。梦也断断续续地来了,洛天依似乎看到自己躺在哪里的草地,阳光照得她发起热来。


“天依”


妈妈抱着亦天逗闹,爸爸坐在自己身旁,宽大的手掌覆在自己的额头上。


爸爸的手总是热的,此?#21271;?#36215;自己的体温来却显得冰凉。不过这份冰凉却让洛天依晕晕乎乎的脑袋舒服了些。


半梦半醒间,察觉到那只手有离开的意思,洛天依偏了偏头,眷恋地贴?#20808;?#35797;图挽留。


那手迟疑了一下,?#25925;?#36873;择离开,洛天依索性一把捉住了它。


与印象中宽大厚重的手掌不同,这只手纤细柔软。可洛天依停止转动的脑袋还没给出答案,那手便抽走了。


顿时生出了些怅然若失的感觉,洛天依的脑海中浮现爸爸离开时的样子,恨恨地看了妈妈一眼后便转身离开,甚至都没有回头看自己一眼。


她哭喊着,可他终究没有回头。


一条温热的毛巾搭在自己的额头上,有人细致地帮自己擦了擦脖颈与手心的汗,?#32531;?#20026;自己掖好被角。


清清淡淡?#21335;?#21619;飘入洛天依的鼻子里,有些熟悉,不知在哪里闻过。


毛巾凉了下来,又?#25442;?#20102;一条。有人一直陪着她,照顾着她。


洛天依的?#31456;?#24930;退了下来,终于安?#20154;?#21435;。


————————


醒来时天已全黑了,洛天依坐起来些,靠在床头。看到屋外的灯光,便知道乐正绫已经回来了。


一旁的书桌上有一杯水,想来应是乐正绫倒的。


是她照顾自己的吗?洛天?#32769;?#30528;,拿过水杯喝了一口。嘴唇因脱水而裂开,?#36276;?#21475;的时候有些痛。


屋顶灯被人打开,乐正绫端了一碗粥进来。


“你醒啦,我刚想来?#24515;恪?#21917;些粥吗?不过现在还有些烫。”


得到一个摇头的回答,乐正绫把粥放在桌子上,在?#33046;?#22352;下。


“那就等会吃,”乐正绫伸出手,用手背探了探洛天依的额头:“嗯,不?#21462;?rdquo;


洛天依却因这动作顿时僵住,随后又随着这动作捕捉到了一丝气味。


果然是她么。


想了想,洛天依开口:“谢谢。”话音?#31456;?#20415;咳了起来,乐正绫连忙站起来拍了拍她的背。


“没事,”洛天依摇摇头:“谢谢你。”


“谢什么,你到底要说几遍谢谢。”乐正绫拿过旁边的粥递给她:“喏,快点吃点东西,待会喝药。”


洛天依接过,习惯性地又要开口。


“停,”乐正绫冲她做了个暂停的?#36136;疲?ldquo;快吃吧,我去给你再倒点水。”


看着洛天依点点头后乖觉吃粥,乐正绫弯起嘴角,终于放下心走了出去。


属于乐正绫的气息远去,洛天?#32769;?#21040;了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这味道熟悉。是在那个周六她抱住她的时候闻到的。还挺好闻的,嗯,倒不如说,


很自然。


【TBC】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22270;?#24405;
没有找到数据。
台湾码报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福彩刮刮乐用手机兑奖 3d选号 赛车pk10投注网站 双色南方双彩网走势图2 台湾时时彩骗局揭秘 pk10计划专家在线计划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 极速赛车开奖不统一 南方双彩网走势图大全百度 安徽时时预测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