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第33章 2-3-9

作者:alumbuc
更新时间:2019-03-18 17:13
点击:144
章节字数:310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早安,我亲爱的小姐。”

埃莉丝从旅馆楼梯走下来时,查尔斯•班扬警探手里拿着呢帽,夸张地向她行了个礼。

“班扬警探。”埃莉丝向他还礼。她转头看向旅馆大堂里的时钟,道:“我推测阿格尼丝告诉了你我的住址,但你早到了。”

“嗯,而我推测像你这样一位勤劳的警探一定会早起。”班扬警探将呢帽戴回头上:“我可没能参与到你?#20146;?#26202;的秘密调查里,所以我想邀请你共进早餐。以?#22467;?#35831;务必叫我的名字,否则我会担心我已经失去了和你之间的友谊。”

“而我也许会担心我们之间的友谊来得太快了一点,查尔斯。?#36824;?#25105;正好也有想要问你的问题……我让餐厅多准备一份早餐。”

“噢,不,不必了。事实上,我知道个不错的专门供应早餐的地方,和旅馆餐厅的水准大不相同,真正的莱茵切斯特传统风味——请允许我尽地主之谊。”

“好的。那家餐厅在哪里?”

“离这里?#36824;?#19968;条街的距离,不必担心时间问题。”班扬警探道:“那么,我?#21019;?#36335;。”

和班扬警探一同出行显然不会宁?#21442;?#22768;。清晨的街道上本来?#32479;?#26021;着焦?#22791;下返?#32844;员和马?#25285;?#20197;及高声宣告着报纸头条的报童,而班扬警探似乎有志于将这一切都拿来评论一番。

“……曾经有一位警察局长受了杂志上侦探小说的启发,拿出资金来雇佣报童做警方的眼线。对这些出身不幸的勤劳小子们来说,一个月一个弗洛林就已经很够了——自然,提供了?#34892;?#24773;报还有别的赏钱——可后来劳工党出来了,指责警局欺压童工,这事就没能再推行下去。”

“的确,这里存在着界限不明显的问题,尽管充分利用报童?#20146;?#34903;串巷的优势作为想法而言显得非常诱人。”

“他们只是想要成立一个监察机构,把这当做慈善的生意来分一杯羹而?#36873;?rdquo;班扬警探摇摇头,道:“瞧,埃莉丝,政治向来不是出于高尚的动机,这是一门讲求实际的学问。讲到这里,你听说了西海岸贸易公司吗?”

“我猜我在什么地方听到过这名字。报纸上?”

埃莉丝微微蹙眉,感觉话题变换得未免太快。自从殖民热潮以来,挂着各式各样名称的贸易公司便层出不穷,这家西海岸贸易公司恐怕也?#36824;切?#29942;装旧酒,没什么值得费心关注的。班扬警探察觉到她回答得兴致缺缺,不由得微笑起来。

“噢,那是由梅尔维尔勋爵牵头举办的一家贸易公?#23613;?#20182;们刚刚获得了王室特许的与殖民地免税贸易的权利,打算利用这个好好赚一笔,目前正向公众接受投资。今早?#39029;?#38376;前刚了解的情况,是一股二百四十镑,现在可能已经又涨起来了。你?#34892;?#36259;吗?”

“我不明?#20303;?#20108;百四十镑可是一笔大价钱,但听你的说法,他们实际上只拥有权利,还没有正式进行贸?#20303;?rdquo;

“这就是?#21892;笔?#22330;嘛,消息比实质进展作用得更快。”

“那么就只是金融把戏。”

“只要有金融业存在,金融把戏也就会随之存在,但我?#36824;?#38382;问你有没?#34892;?#36259;罢了。说起来,德拉库尔家族也位列西海岸贸易公司董事席?#23567;?rdquo;

埃莉丝摇摇头。

“恕我不能附和他们的品味。”

“你知道,作为家族里唯一一个圣人并不能洗清你的名声(NAME)。”班扬警探对自己临时想出的双关颇为?#26376;?#24471;意地摸了摸下巴上的青皮胡:“噢,我们到地方了。”


这是那种再常见?#36824;?#30340;也经营早餐的小酒馆,狭小的店面间局促地摆放着柜台和几张小桌,然而干净整洁,散发着食物的芬芳。

“噢,查尔斯,”小酒馆的女主人放下餐盘,两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向班扬警探露出热情的笑容:“好久不见!”

“布尔太太,”班扬警探向她行了个吻手礼,小酒馆的女主人掩着嘴受宠若惊地笑:“麻烦您开两个?#35828;?#39277;来。”

“当然,正好刚送来了新鲜的蘑菇?#22836;?#33540;,刚刚已经放进烤炉了。你通常不带女士来我这里的,是马上要订婚了吗?”

班扬警探哭笑不得:“您瞧您这话——是从共和国来的同事。”

“这么说她是个浪漫主义者了,那你可得多费点心思。她会?#19981;?#40092;花吗?伯德太太的花园里种出了新?#20998;?#30340;蔷薇,我可以从后门绕去替你买上一束。”

要真献给埃莉丝一束鲜花,倒是不晓得她会如何?#20174;Α?#29677;扬警探因自己的幻想而露出恶作剧式的微笑,但到底还是不?#39029;?#25285;幻想成真的风险,道:“说真的,不必了。”

布尔太太给了他一个宽容的眼神,转身去了后厨。班扬警探抓了抓后脑勺,期望她真的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了。他回过头,发现埃莉丝已经找了一张空餐桌坐下。

“你知道我什么都听得见,对吧?”埃莉丝?#34892;?#33510;恼,她并不乐意自己成为八卦的主题。

班扬警探笑着坐下:“哈哈,那么,你?#19981;?#40092;花吗?”

埃莉丝摇摇头:“我更情愿它们留在枝头。你?#20146;?#22825;抓住和威廉碰?#36820;?#20154;了吗?”

“说到这里,你对亨利•莱斯特有什么了解?”

“他显然主导着莱茵切斯特的部?#22336;?#32618;事?#25285;?#32780;这件事里,威廉在替他跑?#21462;?rdquo;

“这么说,阿格尼丝?#22336;?#20102;轻描淡写的毛病。”班扬警探从大?#38706;?#37324;拿出烟斗来,皱着眉头嗅了嗅气味,?#22336;?#22238;去了:“我想我们应该都同意,现代社会的法律制度并非完美,在这其中有着我们警察因情制?#35828;目?#38388;,但同时也给了一些?#22312;?#26426;敏的罪犯钻空子的机会,譬如咱们的西海岸贸易公?#23613;?#32780;亨利•莱斯特,就是策划这些诡计的专家。当然,仅仅是策划金融诡计只能为他在投资商行里确保一份工作,真正使他危险的是,他会不择手段地使得自己的诡计成功。”

“但他又聪明到不亲自动手。”

“看来很快我们就要鼓?#30331;?#25163;?#27604;说?#33521;雄气概了,对不对?言归正传。像他这样的罪?#38468;?#20165;是幕后操纵,但对社会造成的危害何止于一两条人命。警方密切关注他的活动已经很久了,就在几个月?#22467;?#25105;们?#33735;?#21040;一份从新大陆发来给他的电报,自称为大乔治帮派成员的某人表示不日即赴莱茵切斯特与他会面。”

这时候布尔太太拿了早餐来。大号?#36710;?#39184;盘里堆满?#19997;局?#30340;蔬菜和焦脆的熏肉,表面上还摊着一只相当漂亮的单面煎蛋。过了一会,伴随着两杯加了奶的茶,又拿来一篮子面包。

埃莉丝先吃了煎?#22467;殖?#20102;一片熏肉,粗犷的风味令她忍不住扬起眉毛。显然她对班扬警探保证的所谓“莱茵切斯特传统风味”有着错误的期待,那不是一个用来指代精致菜肴的词汇。

“那么,亨利•莱斯特介入了大乔治帮派和欧文先生之间的恩怨。大乔治帮派或许将本地的利益许诺给他来换取合作——这?#36824;切?#35768;末节而已——结果是欧文先生瞧起来?#20146;?#26432;了。”埃莉丝喝了一口茶,道:“这符合阿格尼丝的推测,但还没有回答到我提出的问题。”

“不要这么心急,共和国人,你们可不是以急躁著称的。”班扬警探说:“得知这一情报后,我们跟踪了相关人员,但很遗憾的是,亨利•莱斯特谨慎到连这样的会面也不亲自出面,只利用像威廉那样的笨蛋做自己的信使。昨天,我们逮捕了威廉和在旅馆中与他碰?#36820;?#20154;,经过审讯,那?#26031;?#31216;自己是大乔治帮派的一员,正是他杀害了欧文先生又布置成自杀。但他们?#23478;?#23450;威廉和他的碰面只是一次未能成功的酒精走私商谈,谋杀了欧文先生的凶手打算?#20040;?#26426;会重新发展大乔治帮派的私酒生意,而威廉?#36824;?#26159;一个自称认识重要人物可以替他牵线搭桥的小角色。亨利•莱斯特仍然在幕布之后,非常遗憾。”

“他们当然不会把亨利•莱斯特给供出来,如果那样就太傻了。我想凶手的供述也?#36824;?#26159;出于他对自己报复了叛徒的自豪。”埃莉丝抿了抿嘴唇,不无疑惑地问道:“按道理来说,你应该不难想到立刻实施抓捕会是这样的结果,为什么不继续跟踪呢?”

“这里有两个原因。第一,亨利•莱斯特并不是我的案子,昨天我只是替警局里一直在追踪此事的警探代行职责罢了,而他要求的是立刻逮捕;第二,一?#22791;?#36394;下去也不一定会有更好的机会。要想把莱斯特这样惯常在幕后活动的人推到台?#22467;?#38656;要更加紧张的事态来逼迫他,在这次的案件里,时机早已失去了。考虑到这些,我认为立刻逮捕是能及时止损的最好方案。”

埃莉丝思考了片刻,不得不承认班扬警探说得不错。

“我们以后总会有这样的机会的,就留给他多一点喘气的时间吧。”班扬警探从埃莉丝的表情上看出了自己的胜利,忍不住露出个得意的笑容,赶紧用喝茶的动作来做掩?#21361;?ldquo;现在让我们来关注更为紧要的问题。昨晚是怎么回事?”


别太快忘记莱斯特先生哟~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台湾码报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