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第15章 After·Story:时至今日,你仍是我唯一的光芒(2)

作者:せら
更新时间:2019-04-19 20:25
点击:147
章节字数:799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明月高挂于遥远天际,黑发的少女站在深夜寒风吹挂着的海边,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袭击过来的敌人——无助的双眼、混乱的精神、生疏的动作,这种人,只要稍微用上点毒,就能轻易将其击溃。


那双深邃的眸底,毫无遗漏地捕捉着眼前让人惨不忍睹的血肉横飞——勇猛无谓的代换词基本也就等同于自?#23567;?#26080;谋的攻击,只求能从现状中脱身的不计后果,在少女看来很好理解。


答案实在过于单纯——没有活下去的想法,只是单纯为了奢求死亡能快点到来罢了。


在尖锐凄厉的悲鸣声中,少女后退避开飞溅的鲜血。


——难玩的游戏。



单方面的虐杀、对自身的凌迟,毫无间断地?#20013;?#20102;五、六小时,当少女的脸庞终于在这漫长的夜晚沾染上污秽时,蓝发的幼女从一旁的机?#24213;凹字?#36339;出——


“吃么?”


水蜜?#39029;?#23569;女递出?#31181;?#30340;薯片。


“……不用。”


“我可爱的妹妹真是冷淡呐,还是说怎么,因为被我拉进这无聊的游?#36820;?#33268;在那孩子身边的时间减少所以感到不满了?”


“她16了。”


“啊?那恭喜呀,但不?#19981;?#26159;个孩?#29992;礎?rdquo;


“……姐姐你更像个孩子。”


少女取下头顶发饰,夜风吹拂柔长黑发,看着如此诱人的场景画面,水蜜桃却大笑着打破了一切——


“呀~真是煞费苦心呢,我还从来不知道我可爱的妹妹是这?#27425;?#26580;的一个人呢。用毒废掉她的四肢、再把她调?#22363;?#27809;有你就活不下去的身体,永远地拥有她。这才该是你对‘想要之人’的做法呀。”


吭哧地咬着薯片,蓝发的幼女理所当然般地说着。


而那……嚓——!


无形的丝线穿过薯片口袋,切裂了包装,所剩无几的残渣掉落一地。少女把玩着?#31181;?#30340;杠杆式烟斗,紫曜石的眸中溢满阴翳——


“姐姐你想说什么。”


对自家妹妹明显下跌的心情,身为始作俑者的幼女舔着?#31181;?#30340;薯片渣滓。


“这是最后一次了,我愚蠢可爱的妹妹哟。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做得多?#32431;?#24352;,与其把气撒在这些‘小怪’身上,不如把自己关起来多弄点稿子。”


“……”少女的嘴角微抽,手上摇晃烟斗的动作也随之一滞。望着失去光亮的天空,回想起此刻是否已经入睡的女孩儿,侧过身去,今晚第一次专心注视自家姐姐的目光——


“姐姐你有?#19981;?#36807;睡么。”


“——有呀,你不就是么,我可爱的妹妹?”跳回机甲座上摇晃双脚的水蜜桃轻松写意地回答道。这个问题对自己来说没有任?#25105;?#20041;,毕竟随意与认真的答案都?#32495;?#19968;辙。


“这就是你最近画的东西都那?#27425;?#30140;的理由?还真是中毒了啊。”


“………”


少女将视线瞥开,始终理解不了自家姐姐那过于清晰的思考回路,虽说不是什么大事,但也确实造成了困扰。


“在病原体把你荼毒地更深之前,还是隔离开比较好吧?”


这对少女来说是实实在在的嘲笑,毒?世间还有她所不知道的毒么。


在遇见女孩儿之间,她确信是没有的。


水蜜桃从座位下抽出一个袋子,拿出里面的鲷鱼烧塞进嘴里:


“知道对方是在做蠢事,但还是希望她能贯彻自己到最后一刻,反正自己可以拯?#20154;?#36825;种剧情是最方便的吧,你干嘛不那样做啊。你不爱她了么。”


爱……?


少女皱起?#25343;跡?#36825;幅表情差点让她失笑而出,因为谁都?#21561;?#26126;白,少女的心仪对象除了那孩子之外再无他人,她依旧若无其事地说着:“明明为她连‘女儿’都收留了?”


“她有那样的决心,也做到了。”


但客观事实上的拯?#26085;?#26159;你才对呐。


“姐姐你不用担心我。我知道的,?#26432;?#36215;将病原体隔离断掉我们之间的联系……”


我甘愿为得到这份毒而付出一?#23567;?br />


少女的声音轻柔微弱地几乎听不见,飞起的发丝当住脸庞,遮蔽五官和神情。


既然如此的话,就连?#31245;?#26102;光也大概无可挽回了吧。?#35789;?#33021;够重来,少女?#24808;?#26087;会恋上那份灯火,自己这个妹妹,有时就是这么不可理喻。


水蜜桃看着眼前怅然若失的少女,叹了口气,将嘴里咬着没味的鲷鱼烧吐了出来。



***

“——有时间么。”


走在放学路上的间宫?#22235;?#39321;停下脚步,朝同行的伙伴挥手示意自己走另一边,放空自己沉浸的思绪,抬眼望向路口,找到了向自己提问的人。


少女的身影在?#23548;?#30340;人群中十分显眼。


老实说,?#22235;?#39321;有些苦恼,并非是不擅长与其交谈,相反,她与少女的交谈次数并不算少,只是每次话题?#20960;?#33258;己的那位姐姐绕不开——


“这?#25105;?#26159;。”


?#22235;?#39321;僵硬地笑了笑,果然呐……


“稍微陪我一下吧。”


少女率先朝一边走去,?#22235;?#39321;随即跟上——虽然很冷淡,但这种时候的想法还蛮容易猜到呢,担心姐姐的心情。


“抱歉呐,总在这种时候来找你。”


走到某处公园的小亭里,少女依着长柱站着,?#22235;?#39321;则是拘谨地坐在椅子上。


“嗯?没事啦,因为姐姐确实很不让人省心,我也时常在担心她会不会有什?#21561;?#26041;给小桃小姐造成了困扰。”


抚着自?#27627;?#33394;的柔顺黑发,?#22235;?#39321;露出礼貌的笑容。


“………没?#23567;?rdquo;


“没有的话小桃小姐不会露出这幅表情。”


“…………”


对?#22235;?#39321;敏锐的观察力,少女模棱两可地点?#35828;?#22836;。


“那个时候,我将姐姐托付给你了。”?#22235;?#39321;双手攥紧书包,安静地说着“照顾那个不成熟的姐姐,我认为小桃小姐的话一定没有问题。”


“——我也想那么认为……呐。”


不……是一直那样认为着的,不是么。


对?#22235;?#39321;的高看,少女自嘲般钩了钩嘴角。想维持往常的淡然,却发觉胸口越发地变得苦涩。别说被她人所信?#25285;?#23601;连止住身边那孩子的哭泣,现在都显得那样费力。


“很少看见小桃小姐露出这么困惑的表情呢。”


“我?#20204;一?#31639;是个人。”所以也会觉得悲伤么,?#22235;?#39321;注视着少女,过去在她眼中显得那么冰冷无情的神态,现在却全是为了某个人而?#26376;?#30340;困惑与无奈。


很可爱呢,这样的少女。


“稍微……有些混乱。Akari她……没有相信我。能相互不干涉的守望倒好,但我需要她,想让她变得幸福,不想她伤心难过,但又却总让她露出那样的表情。我……理解不了她。”


?#22235;?#39321;安静地倾听着——少女的困惑,少女的烦恼,少女的温柔。


很多很多,一切都一切,却?#25429;?#27809;有绕开那个人。


“我认为,那是小桃小姐自己的事。”


“想对姐姐怎么做,要对姐姐怎么做,这些都不该是旁人能插足的事情,以前做出选择的是小桃小姐,那现在也该是那样——关键只在于小桃小姐想不想那样做,要不要那样做。”


“小桃小姐不想要姐姐伤心,那肯定,姐姐也一定是不想要小桃小姐伤心的。”


?#22235;?#39321;拿着书包站起身。


“我相信小桃小姐可以做到,相对地,我相信姐姐也一样。所以……能请继续照顾那个不才的姐姐么。”


“间宫……?#22235;?#39321;。”少女凝视眼前的女孩儿,轻念她的名字:“你和Akari……到底谁才是姐姐呢?”


对?#22235;?#39321;礼貌的笑容,少女摇摇头轻轻地应?#30465;?br />


“我会让你?#21561;?#30340;……那份Happy End。”



真的很?#19981;?#22992;姐呢,这个人。


?#22235;?#39321;看着少女离去的身影,轻叹这许早就发现,却每次都被自己反复强调的事实。



***

入夜,少女揉着发疼的眉心,打开走廊的大门——这个时间两人已经睡了,只要动作不大,她应该也不用担心吵醒谁。


少女渡过客厅,走到挂有‘あかり’字样的门前。


没有?#22969;?#25110;发言的前戏,少女推开没有上锁的房门,迎面而来的是一片与走廊不同的深沉黑?#25285;?#20197;及,飘散在房间里的……酒味。


呛人的刺鼻味道让少女微眯起眼,为了迈步而抬起的脚也踢到滚落在地板上的?#30772;浚?#21457;出声响。


灯在哪儿。


“不要开灯。”


安静的声音,从房间的墙壁角落响起。


收回已经摸到开关的手,在因工作而早已习惯黑暗的视线下,走到床边的角落处,找到了双腿呈‘W’状坐在地上的女孩儿。


“回来了呢。”


那份口吻带着嗤笑的讽?#26691;?#21619;,让少女很不舒服。


“怎么坐在地板上。”


“?#28023;?#25105;在我的房间要坐在哪儿是我的自由吧”


少女细数散落在房间地板上的?#30772;?#25968;量,抬眼看向女孩儿。


“你?#26579;?#20102;。”


对少女?#29575;?#30340;事实,明理收腿,扶着墙壁站起身。


“先注意到的是这个么,那又怎么了,别管我。”


“如果你觉得你这幅模样可以让人不管的?#21834;?rdquo;


伸出的手被猛地挥开,清澈的眸底?#30002;?#30528;戾色的火光,明理狠狠瞪视少女——“装出来的好意不需要,反正只是对我想做那种事而已吧,那就直接来啊,废那么多?#26696;?#20160;……唔!”


“不准那样说。”少女微眯着眼,手腕死死摁着明理的脖子。


“不准?”满是嗤笑的话语,那双苍色的眸布满血丝,讽刺的笑使得面容扭曲,显得格外瘆人。“你下午和?#22235;?#39321;见了面吧,说了什么?说Akari不理解你、无药可救了?”


“——那是………啊,我说的有错么。好好看看你现在的模样,不是无药可救还能是什么。”


少女抓住明理发烫的左手,将她拉起身,整个人顶到?#24213;?#21069;——握住的这份柔荑,纤细地过分。


啪——!


甩开了少女的手,明理一脚踢在?#24213;?#19978;,玻璃破碎,踩着满地碎片,明理突然笑了出来,音色喑哑且语调全是讽刺——


“谁不知道这种事……我比你、?#20154;?#37117;更清楚这种事!我不够成熟!不够?#30475;螅?#25152;以才总什么?#30002;?#19981;到!所以才总是把自己搞成这幅模样!只不过做了稀松平常的事就会像个笨?#25226;?#31505;个不停!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告诉我,告诉我啊——!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已经这么?#32431;?#20102;,却还是注意不到,为什么就是注意不到!为什么……为什么……”


止不住的泪水和声嘶力竭的哭喊中,明理跪坐在地上。


少女伸手想触碰女孩儿,数次被推开,换来更多的尝试与执拗,直到清楚感受到拥入怀中的小小身子在不住地颤抖、哭泣。才终于闭眼祈求——


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止住这份悲伤。


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止住这份哭泣。


答案……难道就真的无处可寻么。



***

有些累……


明理撑着?#36335;?#28748;了铅的双腿,出了东京武侦高的大门,摇摇欲坠的小小身体,?#36335;?#21482;要被什么东西轻轻触碰,就会倒下,再也无法站起来。


其?#31561;?#26524;只是半天的话,直接旷掉也无妨,但要是那样,距离就又会被拉远了。


真不公平呢,自己?#36864;?#20043;间。



——?#28291;四?#39321;?


穿过街道不远处的十字路口,明理?#21561;?#20102;熟悉的身?#21834;?br />


?#22235;?#39321;……明理想要过去见她,想要扑入自家妹妹的怀里休息撒娇,想要在那远比自己要聪慧的脑袋里得到答案。


但,就像过去总是麻烦她那样,明理现在止住了脚步。


不行的……要是那样做的话,不就代表自己从?#36820;轎捕?#27809;有成长过么。如果真的是那样,自己绝对不会原谅的。


就当明理这么想着而准备转过身的时候,?#22235;?#39321;突然停下脚步与朋友告别后,朝反方向走去,怎么了?明理疑惑地藏在一旁的邮箱后,看着从阴影中走出与?#22235;?#39321;见面的少女。


小……?#36965;?#20026;什么?和?#22235;?#39321;见面?要说什么?要做什么?


明理跟着两人?#21561;?#20013;央的小公园,躲在隐蔽的树荫处窥视她们交谈的模样,几乎要被脑子里浮现出的各种臆测给搞疯。


如果少女给?#22235;?#39321;说了,说了自己?#36864;?#20043;间的现状,或是自己给她带来了许多麻烦的?#20999;?#20107;,?#22235;?#39321;一定会对自己失望…


不行……不要……不可以的……


明理躲在树荫里捂住双耳,心脏以高频率跳动着,瞳孔因混乱的情绪而忽大忽小。这份异常,谁也没有注意到,谁也不会在意。


谁都不会……看着间宫明理。


少女在和?#22235;?#39321;讨论她所不知道的事。


只有她被抛了下来,留在原地。


“不要……”


请看着我,请好好注视着我,不要丢下我。


不要连你都这样,小桃——



***

?#24188;?#20102;。


明理发现自己最近越来越擅长做这种事——一边?#26159;?#29645;视之人的注视,一边?#20174;?#25215;受不了她们关怀的视线,只能软弱地不断?#27704;搿?br />


不知道跑了多远,总之,?#20154;?#22238;过神来,已经回到了家里的厨房。客厅的沙发上,坐着已完成功课的?#20081;簟?#36523;体自发走了过去,走到无心观看喜爱节目的女孩儿身前,弯腰抱住她。


“…………”


Lemon的旋律撒落一片?#21866;病?#22312;不断吸气企?#35745;?#22797;心绪的调整中,怀中的女孩儿轻轻开口。


“?#20081;?#20250;在这里,一直,在这里,陪着你。所以,不要哭,妈妈。”


小小的?#20013;?#25242;平湿润的眼角,柔柔的呼唤许下了最重要的?#20449;怠?#26080;瑕的心意渗透着这个年龄的女孩儿所不该拥有的温柔。


“谢谢……”


谢谢女孩儿所给予的勇气————等到少女回来之后,一定要从她那里……得到答案。


此时的明理这样下定着决心。



***

但等待的时间却远?#20154;?#39044;想地?#25346;?#28459;长、?#25346;纯唷?br />


就这样继续等待,今晚也这样,不断?#36153;?#30528;少女的身?#21834;7路?#27809;有尽头的这条路上,靠酒精麻痹着紧绷的情绪与满载负荷的精神。没有开灯的房间里,明理再也动不了、再也不想动。视线与身体都被埋藏在黑暗中,远离光明和人?#28023;?#23601;这样独自沉浸在酒精幻觉所铸造的美梦?#23567;?br />


夢ならばどれほどよかったでしょう


(如果这一切都是梦境该有多好)


未だにあなたの?#38271;趣?#22818;にみる


(事到如今也一直在梦中和你相遇)


忘れ?#35838;銫?#21462;りに帰るように


(如同取回所遗忘之物一般)


戻らない幸せがある?#38271;趣?br />


(最后是你让我懂得了)


最後にあなたが教えてくれた


(世上亦有回不去的幸福这件事)



***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时分,半掩着的门扉另一边渗透出?#35828;?#20809;,知道不会是已经休息了的?#20081;簦?#26126;理疑惑地披上外套,走出房门。


“……醒了么。”


走下阶梯的转口可以直接望见客厅另一边的厨房,那里,少女正将平底锅里的炒饭装盘,解下用?#39134;?#32465;成马尾的黑发。


?#31455;?hellip;…


?#36530;?#22320;看着自己发出奇怪叫声的肚子,明理转过身想要逃上楼——


“睡了两小时,已经饿了吧。”少女将装好盘的炒饭放到桌上:“房间里的零食我处理掉了。”


唔……那就没吃的了啊。


明理默默地坐到餐桌上,接过少女递来的漆筷,不禁?#23454;溃?ldquo;为什么,还是留下来了。”


昨晚,或者按少女所言的时间,是不过三小时之前,自己对她大发?#20570;?#20004;人宛如厮杀般大吵一架,之后明理在她的怀中崩溃大哭、累了后在少女胸前缓缓睡去。


明理认为少女会离开。


不,是认为她一定会离开。


因为明理知道——自己离少女心中的‘Akari’越来越远的这件事。


“?#28023;?#34429;然那个房间写着你的名字,但这里可不是。”少女平静的语气中听不出任何的讽?#26691;?#21619;,但就是这样才更让明理觉得难受与愧疚。


不用说出来也能知道。


少女担心着自?#28023;?#20197;至于可能丢下了需要完成的工作。


对不起,小桃。


明理抿着?#31245;?#30340;唇瓣,低头看着在自己双腿间紧握的双手。


‘——下一则新闻,昨晚在本市的东京湾岸边,发现数具残缺的尸首,被害人身体被某种锐利的东西切开,难以分辨身份……’


咔……


少女伸手关掉播报新闻的电视,将餐?#22363;?#26126;理面前推去。


“我不是很饿。”


“空腹?#26579;?#21518;是不肯进?#22330;?rdquo;抬起深邃的沁紫双眸,少女轻轻捻住明理的下?#20572;?ldquo;体重会轻过我的,这样好么,间宫武侦。”


?#31455;?hellip;…


在不合时宜的?#36317;?#22768;中,明理红着脸拿起漆筷埋头吃饭。少女则坐在对面?#32842;?#22320;看着她。


直到最后一口饭下肚,两人之间再没有任何话语或是提问。


“我吃饱了。”


正当明理放下筷子,双手合十感谢时,嗤——房间里的灯突然熄灭了。视线猛地陷入不熟悉的黑暗中,明理?#32842;?#30528;等待双眼?#35270;?#40657;暗的时间——


“Akari。”


而当这个时刻到来时,明理才发现,自己的眼前多了一道身影——少女的身?#21834;?br />


一如既往的黑色水手服整洁地没有一丝皱褶,没有其他任何暗纹的领巾是?#30475;?#30340;黑,就连长?#25346;?#26159;漆黑的。少女就这样自己眼前、站在挡住所有光芒的逆光处,?#36335;?#25972;个人与房间的阴晦融为一体。


美丽的黑色直发落在肩边,纯色的白手套仍套在左手,精致的面容看不清神情,只有被那双紫曜石的眼瞳注视着这件事能顾确认。


长?#25346;?#33267;,最后的微光映照着两人的影子,漫过阳台,撒下苍白的?#21866;病?br />


“抱歉……”


修长过火的白皙柔荑微抬,少女抚上眼前人儿的脸,指尖摩挲着肌肤,轻轻拭去那摇摇欲坠的脆弱。


明理站在那里,若有似无的声音从唇间传出。


“为什么就是注意不到呢。”


“Akari……”


呼唤自?#22909;?#23383;的语调是这样的温柔,每一个字、每一个音都在不断?#20040;?#33258;己的感官神经,仅这样?#30002;?#20197;将自己?#27627;选?br />


“明明?#23478;?#32463;这样?#32431;?#20102;,为什么……”


还是不肯只注视着我呢。


为什么……不?#24076;?#29233;我呢。


微垂着眼帘,明理低念着话语,?#39280;?#23569;女那份理由。


那份眼神看起来那样的悲伤,但抚平那份悲伤,却不是现在的少女可以做到的事。


眼前的人儿?#38706;?#22833;落时,手足无措时,自己从来不在身边。


被给予了那么多,能回报的东西却少之又少,对身为恋人的女孩儿,甚至无法做到最基本的陪伴。


少女有时这样?#39280;首?#33258;己——我真的,该是那个值得你深爱的人么。


攥紧的指尖触碰到了裙间的盒子,


“我明明是只有小?#20063;?#21487;以的。”


那份低语,宛如融入黑夜般,消失不见。


女孩儿款款微笑的神情,彷彿能融冰化雪。


“如果没有小桃在的话,我从一开始就不会活下来。”


某种比起话语更加强烈的东西,猛?#36951;?#20987;着少女的心。


“Akari……”


“哦对了,如果没有那时候被小桃?#35748;?#30340;话,不会有那份约定,那样的话……小桃也不用执着于我,会有更优秀、更适合的恋人的吧。自己的事、?#22235;?#39321;的事、?#20081;?#30340;事、果然呐,不管什么时候,Akair都在给小桃添麻?#22330;?rdquo;


“Akari!”


低沉的声音变成喑哑的低吼,少女伸手抱住明理,纤细柔荑用力?#21040;?#36523;前人儿。


“不准那样说。”


明知道是陷阱,却还是只有义无反顾的跳进去。


自己一定是中毒了、或者是得病了。


“那,为什么要去别人那里呢。”


为什?#27425;?#35770;多么?#32431;啵?#37117;要一个人独自承受呢。


为什么宁愿去?#22235;?#39321;那里、都不肯来我这里呢。


为什么不看着我、为什么不注视着我、为什么——不爱我呢。


“Akari……”少女维持着抱住明理的姿势,整理着话语:“也许我不是你该爱的那个人——我不止一次地这样想过。”


“现在想来一开始也只是单纯的敌对关系。”


“自负地应允了话语,?#27425;?#27861;将其实现。”


“那还不如一切都不要开始?#21561;?#22909;。”


“爱你的人,我真的,是该站在这个位置上的人么。我……”


“笨蛋!”明理挣脱少女的怀抱,清澈的苍瞳怒视眼前之人,握成拳头的手与肩膀一同颤抖着,泪水滑落脸颊,刺痛心扉。


“我只想要和小桃在一起,只想要小?#36965;?#21482;要小?#36965;?#19981;能在一起什么的,我不要!绝对不要!所以……为什么不看着我呢!请只看着我!只爱我啊!小桃这个……笨蛋笨蛋笨蛋!!!”


拳头雨点般落在身上,看着眼前不?#29022;炙的?#33258;己撒气的女孩儿,少女轻笑了一声——是呐,不要。不要放手、不想放手、不能放手,自己怎?#32431;?#33021;把这?#32431;?#29233;的Akari,让给别人呢。


垂在身侧的手再次触碰到口袋里的盒子,盘算着时间,少女止住明理的拳头,将那小小的柔荑引到身前,自己后退一步,单膝跪下——


在女孩儿疑惑的视线,少女熟视无睹地从长裙口袋中摸出一个盒子,在她面前轻轻打开。


小小的盒子中静静躺着,一枚?#25417;?#33394;的戒指——单调但却不无趣的纹路,?#28872;?#20294;绝不浮夸奢侈的样式设计。小小的戒指内环,则是用不显眼的字母标示着主人的名字——Akari。


诶……?


这是……戒指……么?


明理看着那枚戒指发愣,?#38706;?#22320;眨了好几次眼。


?#34013;?hellip;…也就是说……


“啊……!”


等意识到少女用意时,明理拼命用双手捂住嘴巴才止住差点要大叫出声的惊?#21462;?


“Akari说过的吧,我没有给你戒指,的这件事。”


“那是……”


我随口一说,事到如今也不能这样说了呐。


“我不明白这种行为是否是有意义的,但?#21584;?#19968;点也好,能让你相信我的话就好了。这无关?#22235;?#39321;,是我自己的意识。能为你逝去泪水的资格与距离,我想要站在那样的位置上。所以——”


“能……嫁给我么,Akari。”


少女用不大、但格外清晰的、那只属于自己的声音?#23454;饋?br />


那一天,少女明白了——


她中了毒,毒名为光(Akari)。


她得了病,病名为爱。



***

きっ?#36259;玀Δ长?#20197;上 傷つく?#38271;趣勝桑ⅳ轆悉筏勝い趣銫盲皮い?br />


(我相信世上再也没有?#26085;?#26356;难过的事了)


言えずに隠してた昏い過去も,あなたがいなきゃ永遠?#22070;瑜い蓼?br />


(?#20999;?#26410;对他人提及过的黑暗往事,如果不曾有你的话,就将永远?#20102;?#22312;黑暗中)


あの日の悲しみさえ,あの日の苦しみさえ


(那一天的悲伤也好,那一天的?#32431;?#20063;好。)


その?#24037;伽皮?#24859;してた あなた?#36259;趣玀?br />


(我深爱着与你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胸に残り離れない,苦いレモンの匂い,雨が降り止むまでは帰れない


(那留存在心中久久无法散去的柠檬香气,雨过天晴之前还都无法散去)


今でもあなた?#24713;銫郡筏?#20809;


(时至今日,你仍是我心中唯一的光)


***

戒指缓缓套入右手无名指,而下一秒,明理突然跌坐在地。


“唔诶……?!”


少女最后一刻将她抱入怀中,避免跌在冰冷地板上的结果。


“啊……抱歉……注意到的时候,就没力气了。”


“……该休息了。”少女一把将明理拦腰抱起、回到房间后,轻轻将其放下。


“小桃……”


撒娇的女孩儿拉住少女的手,床头暖色的灯落在栩栩发光的戒指上,璀?#25429;?#30446;。


“谢谢……最?#19981;?#20320;?#30149;?rdquo;


绽开的那份笑?#30504;?#36275;以融冰化雪。对此,少女俯身轻轻在明理额上落下一吻。


——For the rest of your life, please give me more advice, my love。


余生,请多指教,我的爱。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22270;?#24405;
没有找到数据。
台湾码报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