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第1章 1

作者:Synoria
更新时间:2019-03-12 03:41
点击:156
章节字数:174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S握住门把手,转动,推门,门却没有打开。K居?#25442;姑换?#26469;,S也只能无奈地接受了因为早已习惯了每天下班回家时家里?#21152;?#20154;所以可以不带钥匙而在今天这个K没有在家的夜晚因为不带钥匙而被锁在门外之后在24小时书店消磨时间到晚上十点回来一看家里还是没有?#35828;?#29616;实。

不清楚K今天参加的是个什么活动,也不知道K大概几点能回来。如果要等K回来开门的话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但是就算给K打电话也不可能让她早一点回来。最终,S摸了一包?#22363;?#26469;。

搬到这里和K开始同住已经大概半年了啊。要说这个住所其实几乎没有任何缺点,黄金地段的高层公寓,在走廊上就能将近处的灯火与远处的高塔尽收眼底,更何况就在公司的旁边。来到这个出版社工作也有三年多了,考虑到几乎不用负担任何房租水电日常吃饭?#30446;?#38144;,工资甚至还很富裕;目前负责的作者R老师堪称全社最模范的作家,合作稳定举止正常,甚至会每月固定的工作日来一次公司楼下?#30446;?#21857;馆和S讨论目前作?#36820;?#36827;度,也拜这位模范作家所赐,作为编辑的应当十分弹性的工作时间?#25442;?#29983;生变成朝九晚五,几乎不存在什么加班;业余时间也都可以自由安排,图书馆、展览,或者只是单纯地在家里看书喝茶,各类活动都能随心选择。

看起来多么完美的生活啊,除了和K的无法言说的关系之外。

该怎么定位K呢?

某个亚文化圈中的知名人物?新晋网红作家?花钱雇自己做家务的房东??#25442;?#22312;身后这间公寓里的不被承认的情人?

S手中的烟头仿佛在和公寓楼上的航空?#20064;?#28783;一起呼吸。

算了,实在不行就去小公园里再散几圈步吧,还好今天穿的只是中跟的鞋子而?#36873;?br />

电梯上升到S这层,门打开,K今天还是一副出席吸血鬼的葬礼的打扮。

“我忘带钥匙了。”S和K面面相觑。



大概是工作需要——毕竟K最早就是以一个什么网红哥特系美少女之类的身份出名的——K在出席外界活动的时候大抵都是一身黑衣?#25104;园祝还?#22312;家中K还是会?#25512;?#36890;人一样穿着宽大的T恤当作睡衣的。

“所以你还真要作?#39029;?#36947;啊?不是,美少女网红作家这套现在还流?#26032;穡?rdquo;S一边收?#30333;臟摘下来的各种金属饰品一边问到。

“?#35029;?#25105;也不知道什么玩意儿,我之前?#20999;?#20889;得像屎一样的东西居然能被评价为‘有文学才能’,我看是有噱头才对。”K用干毛巾揉搓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

S不知道该如何接话,默默收拾好了K的饰品之后准备去洗澡,却被K拉住了手腕。“所以你觉得我写的?#20999;?#19996;西真?#30446;?#20197;看吗?”

这已经是K不知道第多少次问S这样?#22856;?#39064;了。最早刚认识时,S就翻看过K的作品,虽然故事类只能说是还算?#27599;矗?#20294;是评论类的作品却意外地不错;后来K也跟着S利用职务之便看了不少纯文学作品,相较之前故事类写作的文笔也进步了很多。甚至S还曾经请R老师看过一些K写的东西,得到了“我?#20999;?#21382;史虚构类的,她的小说?#20063;?#22826;好评价,但是文学评论确实非常有意思”的评论——当然,S脑子进水了才会告诉K她向专业作家征求了对K的作?#36820;?#24847;见,毕竟作为写作者,大抵都是有那么一点点文人相轻的,曾经也写过什么东西的S尤其理解这点。

“看是肯定可以看的啦,但是你也知道你其实卖的不是你的文字,是网红文学少女的噱头吧。”现在这种情况下还是随声附和比较保险吧,等到清醒点的时候再作为编辑来和这位新人作者谈这个话题也不迟?

“我好羡慕你能负责一个正经的文学作家啊。”K像小孩子一样瘪着嘴说到。

S心想,应该是羡慕我能负责一个正经而且正常的文学作家。?#20999;?#26377;性格的作者真的是够受的,K可能也只是在自己面前才是一个没什么性格的普通女孩子吧。

“我今天脑子?#32654;郟?#25105;要充电。”K两只手拉着S的手腕,轻轻地摇晃着S的手臂。

“好好好,先让我去洗澡好不。”

K发出了嗯嗯呜呜的撒娇的声音,丝毫没有放手让S去洗澡的意思。

“那也让我先去洗澡好不好……”S在努力推?#36873;?#35201;是真给她充到满电,怕不是今天没两点就别睡了。

虽然嗯嗯呜呜没有停下,K还是松开了手,摆出要抱抱的姿势,顺便配上个楚楚可怜的表情。S无奈,只好轻轻抱住K。潮湿的洗发水味道扑面而来,让一整天闻惯了自己身上的大地香水的K不禁深吸了一口气。

正沉醉在浴后少女的体香中,耳垂上突然传来的轻微?#30446;?#22124;感让S打了个激灵,连忙推开了K。蜻蜓点水地吻了一下K的脸颊,S像?#29992;?#19968;样直直地奔向浴?#25671;?#19968;上来就是敏感带,这谁顶得住啊。还是?#35748;?#27927;要紧,洗洗和睡之间发生什么……算了,由她去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22270;?#24405;
没有找到数据。
台湾码报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一门兴隆是什么意思 大逃杀投注 秒速飞艇有假吗 6场半全场13196 免费三人斗地主在线 圣埃蒂安美院 探灵笔记和灵魂筹码有什么区别 霍芬海姆vs柏林赫塔 福建时时彩走势图软件下载 胜负任选9场返奖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