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第13章 第12话 火种

作者:甜粽子
更新时间:2019-03-26 16:03
点击:175
章节字数:954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正所谓、恋上一个女孩子。】

【想两个人就这样在一起。】

【——但是、还想看到更远的未来。】


第12话 火种

【思绪仍旧、静静地藏匿于心中——。】


“今天的小测验,下周再发给你们。”

课上老师突然宣布了要进行小测试,惊起一片哀嚎遍野。

“老师——总觉得小测验越来越难了诶?”

得到的却是老师一句“这次我绝对要破掉七海和佐伯的连续满分记录!”的豪言壮语。

“别把我们也卷进去啊……”


“加油哦,沙弥香。偶尔也要让灯子尝尝失败的滋味——”

忽然被叫到名字,我淡淡一笑,“没戏没戏。”

“诶——总是排第二就不会不甘心吗?”

“完全不。”

“我是赢?#36824;?#28783;子的。”说完,我低头收拾自己?#30446;?#22530;笔记。

一道略带埋怨的话语在身旁绽开,“我说啊——才没有的吧。”

我不由循声望去,只见灯子苦着脸叹道:“为了不输给沙弥香,我可是很辛苦的。”

考虑到她最近不仅要忙着演剧的事,还要为运动会做准备,一个想法在我心中悄然形成。

比如,偶然让某人小胜一场也是无所谓的吧?



**

与平时放学后的每个黄昏时刻?#35805;?#26080;二,我们相聚在学生会室整理文件,为即将开始的运动会做准备工作。

看着相?#36828;?#22352;的灯子和小系同学,我总觉得她们两人相处的氛围与以往不同。

彼此间虽没有太多交谈,但配合起来又显得默契十足。

我多想把这一切归结为自己的错觉,可胸口传来的阵阵窒息感使我?#35805;?#27861;不去在意。

直到下一瞬间。


“侑,体育委员的名册放哪儿了来着。”

“我想想,是在这边的文件?#23567;?rdquo;


侑?诶。

刚刚直接叫名字了?


当听到坐在我身旁的灯子用寻常?#30446;?#21563;,不寻常的称呼询问起对面正在整理文件的小系同学时,我心底的危机感达到了顶峰。

而另一个?#31508;?#20154;,小糸同学则是一如既往地泰然接受了这一称呼,有条不紊地将文件递给?#35828;?#23376;。


“谢谢。”


为什么忽然就变成这样了呢?

强烈的危机感夹杂着疑惑席卷我的心头,可我该以什么立场去询问灯子这一变化的原因?

是以一个朋友的立场?不,这样的理由远远?#36824;?hellip;…


就在我为难不已时,对面的堂岛君主动发出了询问:“咦,七海前辈原来是直接叫小糸同学名字的吗?”

恰到好处地将我心?#36820;?#30097;惑表诉出来,我不禁在心底欢呼一声——问得好堂岛君!


而面对这一问询,灯子依旧一脸的温和笑意:“感觉差不多是时候更亲近点也不错了呢?”

然后只见轻易被说服的堂岛君兴奋地举起了手,“我后面的名字是卓哦!”

灯子笑意不减,随口回道:“这样啊,堂岛君?”

堂岛君嘟囔了一句“好难对付啊—!”直接出局。


果然,想靠别人?#22766;?#28783;子的话是没有用的。

我看着对面的小糸同学,压下心底焦躁,若无其事地开口道:

“……那我也——直接叫小糸同学名字吧。”

气氛一时凝滞。

我紧盯着小糸同学的面部表情,深怕?#24597;?#19968;丝可疑的痕迹。

但她只在短暂疑惑后,很快坦然接受了我的提议,“好的,请随意。”

“……”

要是她的态度稍有奇怪,我就能大致猜出灯子和她是不是发生过什么特别的?#34385;?#20102;。

?#19978;В?#23567;糸同学表情淡淡的,那满不在乎的语气好似在说今天的天气真好。

让我着实看不出一丝异常。

结果到头来只是我在自寻烦?#31456;穡?br />

默默叹了一口气,我决定撤回对她的试探:“还是算了,果?#25442;?#26159;叫小糸同学比较好。毕竟初中的时候也从没直呼过后辈的名字,总感觉静不下心来。”


一旁的灯子马上缓和氛围夸赞道:“不愧是大小姐学校。”

没能得到答案的我,忍不住回怼?#35828;?#23376;一句“和这个有关系吗?”

槙君接过话题问道:“嗯?七海前辈和佐伯前辈上的不是同一所初?#26032;穡?rdquo;

“不是哦,我们两?#20381;?#24471;也不近。”倒是经常能看到灯子和小糸同学顺道回家呢……

灯子为我的回答做出补充说明,“是在上了高中以后认识的哦,沙弥香初中是友澄女子的。”

“咦?友澄是初高中直升的吧?那为什么来远见东了?”

听到小糸同学的问题,我默默垂下眼眸,再次将说过许多次的谎言搬了出来,“因为太远了啊,已经厌倦坐电车上下学了。”

这样的理由,说实话我也觉得很不靠谱,但真实的原因更无法说出口。

然后,一如我预料的那般,被晾在边上很久的堂岛君不甘寂寞地对此进行了吐槽:“就因为这理由吗?”

没有再为此做出辩解,我的沉默便是最好的答复。


回到家,我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戴着眼镜翻看搁在膝盖上的书本。

思绪却不由飘远,再度回忆起在学生会室发生的一?#23567;?br />

?#34892;?#32454;节,不去回想便不会发现。

但?#24444;?#19968;旦被注意到,便会无限放大。

——两人默契的举动。

小糸同学那里倒是毫无破绽,可坐在我身侧的灯子的一举一动,我又如何察觉不到呢?

会在我提议要学她一样称呼小糸同学时,骤然?#20004;?#36523;体。

这样的?#20174;Γ?#26159;仅仅源于对朋友的?#21152;?#27442;吗?

还有——


为什么是小糸同学呢?

从没见过灯子把和他人间的距离拉得那么近。

那简直就像是……

不敢继续想象,我蜷缩起身子,深呼出一口气。

即便灯子和小糸同学关系变得再怎么亲密,

也不会变成那种特别的,更具体的关系……

因为她是灯子啊。


想通了这一点的我,坐直身体,打算喝一口热咖啡舒缓心情。

将杯子举起贴近唇角的一瞬间,我蓦的回忆起在咖啡店时望见箱崎老师喝咖啡的那一幕——她所用的那只杯子样式与咖啡店客人使用的全然不同。

所有的线索顿时串联在一起,紧接着一个过于大胆的猜测浮现出来。

更具体的关系——呢……

“……”

喝了一口咖啡,我决定挑个时间,单独再去拜访一下那位店长,顺便印证这一出格的猜测。


**

今天的机会不错,店里只有我一个客人,店长站在吧台前跟我打招呼。

“欢迎光临。哎呀?你好。”

“可以坐在吧台吗?”

“请坐。”


店长端?#27425;?#28857;的混合咖啡,“久等了。砂糖和牛奶要吗?”

待?#19968;?#20102;句“?#36824;?#31995;”,她才转身自顾自地忙起来。

那个问题一直在我心头盘桓,我很清楚莫名询?#26102;?#20154;感情方面的隐私是一件十分冒?#24651;?#20107;。

但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了开口。

“那个…有件事想问问您可以吗?”

“什么事?”

面对店长温和的视线,我低下头,?#31933;?#22320;悄悄攥紧了双手。

“我知道这?#27425;?#24456;不礼貌,若是我误会了非常抱?#28014;?rdquo;

然后,抱着破釜沉舟的气势,我与她目光相触。

“店长您和箱崎老师是在交往吗?”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我在她?#25104;?#30475;到了一丝怔愣。

“……”

彼此沉默着不说话。

果然,是我又想多了吗?

也难怪,店长和箱崎老师一定只是很好的朋友吧?

怎么可能恰好遇到和我一样的人。

像是解脱,又像自嘲?#35805;悖?#25105;轻嗤了一声。

不再抱有希望。


“没错是这样哦,是我的女朋?#36873;?rdquo;


出乎我意料的是,店长居然淡笑着轻?#22766;?#35748;了她和箱崎老师的恋人关系。

随之而来的,是一股莫名但不讨厌的情绪填满我?#25307;?#30340;胸腔。


店长又伸出食指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对我嘱咐道:“啊,我说出口这事要对理子保密哦,不然会生我气的。”


看着眼前态?#20154;?#21644;亲切的店长,现在我明白了,那是一股能够让身心都感受到的融融暖意。

暖到浸润了喉咙,生怕自?#21512;?#19968;刻就会呜咽出声。

“你不是因为猜到了才问的吗?”

“啊、不,对不起,虽然是这样没错。”

意识到自己在从店长那处得知这一事实后竟忘了做出任何回复,我连声?#34385;浮?br />

“但是没想到会这么轻易的告诉我。”

店长见?#19968;?#22797;正常,才俯身靠在吧台上,出言安抚道:“……嘛,我也一样,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认为绝对要保密才?#23567;?#20320;也有吧??#19981;?#30340;女孩子。”

“…是的。”


在遇到那孩子的很?#24357;?#21069;——

我一路?#25764;?#22320;成长,蜕变为十三岁的自?#28023;?#32771;取了离家三站远的友澄女子学?#21834;?br />

在升入初中的同时,我?#35828;裊思?#20046;所有?#30446;?#22806;班。

仍在坚持的,就只有祖父祖母推荐我去学习的插花而?#36873;?#36825;是因为我希望用更多的时间来专注于校内的学业,而?#25913;?#20063;尊重了我的选择。


没了其他课外班的我,出于轻松?#30446;?#34385;选择了学校的合唱部,合唱部的要求确实不高,不需要乐器,空手就可以参加。

当时合唱部的成员共有二十名左右,其中有?#35805;?#37117;是三年级生,我也由此认识了身为合唱部部长的柚木前辈。

柚木前辈是个柔软又随性的人,给人一种强风一吹,就会?#36824;?#24471;漫天棉毛的感觉。像她这样的人,在这所学校并不少见。

大概是我性格稳重像个小大?#35828;脑倒剩?#30456;比起?#20204;?#36744;照顾我,更多情况下我则是被她依靠的那个人。

相处的时间多了,一些关系也就在不知不觉中全然变了样。


二年级的时候,在前辈的力荐下我接任了合唱部部长一职,之后每日忙于工作倒是一整个夏天没再与前?#25165;?#38754;。

直到有一天,她亲自来到阔别已久的音乐室,对我说:“活动结束后有时间吗?#35838;?#26377;话要对你说。”

我一边思考着前辈到?#23376;?#20160;么话?#35805;?#27861;现在立刻说完的吗?一边用比平时稍快的节奏完成了这些工作,然后立刻向庭院跑去。

换好鞋子,我沿着教学楼的外墙绕到楼后,马上就发现了前辈。她正站在庭院中央的喷泉旁,两脚并拢,双手紧扣,静静地看着水柱喷涌而出。

“前辈。”

她听到我的声音,立刻转过了身放下手等我过去。

我的目光落在对面的前辈身上,不自觉地加快脚下的步伐。

在渐渐披上晚霞的夕阳当中,她的影子被拉得越来越长,给我一种比起她本人,反而是影子正更紧密地与地面联系在一起的错觉。

而前辈只稍微?#25105;换?#36523;子,她的影子都会剧烈地摇动起来,就像是在警告我不要接近。

“辛苦了。”

前辈先不忘表示关心,然后像是逃避?#35805;?#22320;将视线投向了喷泉。

?#20999;?#30528;在学校耽搁太久坐电车会拥?#36820;?#25105;不经意地观察了一下天色,然后问道:“前辈有事找我……?”


许是我不?#22836;?#30340;表情过于明显,前辈一边说着“很快就说完,很快的”,一边朝前迈出了一步缩短和我之间的距离。

她伸出的?#30452;?#24102;起一道长长的影子,几乎就要遮住我的脸。

“小沙弥香,听我说。”前辈抓住了我的手,并用自己的双手将其包覆其?#23567;?br />

那双手就像是被秋空浸染过?#35805;悖?#26377;点凉丝丝的。

而后响起她郑重的话语——“我?#19981;?#20320;。”


有生以来头一次听到告白,便是如?#35828;?#30452;率。

毫无虚饰与遮掩,与前辈的性格完全相符。

想到这里,我大脑一片空白,视线也失去了焦点。

背后先是渗出冷汗,不一会儿又渐渐开始升温。

长时间的大脑放空以致我忘记了眨眼,此刻不免感到双瞳?#34892;?#24178;涩。

?#19981;?mdash;—

她的言语化作?#35813;?#30340;丝线缠住了我的?#28304;?#20351;我无法进行思考。

直至发现染红前辈脸颊的并未夕阳,我才理解了她所说的“?#19981;?rdquo;有?#26049;?#26679;的含义。

“…………”

我?#31933;?#24471;半点声音都不?#39029;觥?br />

因为前辈是女生,我也是女生,那为什么会——

想到这里,如同撞上了一?#34385;劍?#19968;堵比教室的墙壁更为坚硬的屏?#24076;?#36814;面撞到了我的鼻子上。被前辈紧紧握住的手,渐渐地开始升温发热,已分不清她与我的手,哪边的热量更胜一筹。

“可以请你,做我的恋人吗?”

前辈又向前猛地踏了一步。

不行不行,谁来快来帮帮忙吧,内心深处的我已经开始左顾?#36951;?#22320;寻找?#35753;静蕁?br />

?#36824;?#24403;然,根本没人来帮我。不如说如果真的有人出现了,那才是大麻烦呢。

唯有在黄昏中稍稍冷却的风,为我拂去些许涌上脸颊的燥?#21462;?br />

恋人……恋人?那也就是说……

我也要?#19981;?#19978;前辈……?#19981;?#19978;?这个说法显得怪怪的。

?#27425;?#22987;终默不作声,前辈?#34892;┎话?#22320;低垂着眉头。

我必须要说些什么才?#23567;?br />

接受?

拒绝?

现在马上做决定吗?

不要强人所难了。

“……可以,让我稍微考虑一下吗?”


即使我痛痛快快地答应前辈,即使这令前辈十分开心,即使接下来的道?#28902;?#28385;了明朗与幸福——

在未来?#21364;?#30528;我们的,依然会是对这种?#30331;?#24515;生怯意的结果吗?

那天夜里,我在辗转反侧中得出了答案,并决定在这个答案产生动摇之前,将其传达给前辈。


一开始我也认为很奇怪,彼此都是女孩子。

?#27801;?#20110;对“?#19981;?rdquo;这一词汇的好奇,性别这一点倒成为了最不重要的事。


我很想知道,在?#19981;?#19978;一个人之后,能够看到一个怎样的世界。

——“所以,作为一种尝试……我很愿意通过与前辈的交往,来了解更多的?#34385;欏?rdquo;


……这样会不会?#34892;?#20914;动呢?

但是,我已经做出了回应,接受了她的好意。

为了?#19981;?#19978;前辈,而成为了她的恋人。

或许顺序?#34892;?#22855;怪,但事到如今,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


成为恋人后,我和前辈都会相约来到庭院喷泉边的长椅上碰面,以慰相思之苦。

我们时常分享只属于我们两个?#35828;?#31192;密,打电话给彼此,情至浓时也会有恋人间的亲吻举动……。


可是,

自从前辈升上高中部见面的机会就变少了。

好几天好几周见不上面的日子不断?#20013;?#30528;。

但是我相信前辈也同样会感受到这份寂寞。


这份寂寞?#21497;?#22312;心头久久不散,直到前辈特意到初中部见我。


之前在这里会合时,也是时而我先到,时而她先到……无论如?#21361;?#24635;是令人怀念,就好像只有我们二人重新回到了一年?#21834;?br />


一见到思念之人,我立刻站起身来,朝她走去。原本只想走得稍微快一点,最终却急切地小步跑了起来。而前辈的?#20174;?#21364;是截然相反,一见到我就停下了脚步,并对向她跑去的我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不知为?#21361;?#20174;她的嘴角流露出了一?#32771;?#23525;?#23567;?br />

明明终于在秋空之下与前?#24067;?#38754;,却好像完全未能弥补彼之间的距离。

“前辈,今天有什么事……”

想问她叫?#39029;?#26469;的理由,临出口了又变得语不成声。

我恳切地伸出手去,想要抓住前辈的?#30452;邸?br />

可是,她向后退了一步,一言不发地躲过了我的手。


“…前辈?”


收敛了笑容的前辈,先是避开了我的视线,又立刻重新面向我。


“小沙弥香,听我说——我们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


一旦离开校园,无论走到哪里,初中生都会被当作小孩子来看待。

所以即使听到前辈这么说,我也还是一头雾水。


“所以……”


说到这里,她似乎?#34892;?#29369;豫。

?#36824;?#25105;并不觉得心急。


“所以……?”


因为,我也想要更多的时间,去参透她究竟想说什么。

在这片极为温暖,极为平和的景致下,前辈终于说出了下一句台词:


“我觉得…像这样出于有趣而继续的恋人游戏,对彼此都不好。”


震惊的情绪,凝重、绵长,又时断时续。

心因此而完全麻痹,令喉咙无法发出声音。

就像有一股?#30475;?#30340;力量按压着心脏,令我难以呼吸。

她的话语当中,包含了许多个重点。


恋爱。


不好。


其中最让我无法忽视的是,游戏,这一形容方式。

游戏,玩耍,并非真心,一时兴起。

对她来说,?#19981;?#30340;心情,就像是在上楼梯时突然想尝试着一?#25945;?#20004;级一样,仅仅是一种娱乐。


……是这样啊。


?#20004;?#20026;止未曾正视的一切,都纷纷现出了真面目。

前辈想要从我身上获得的东西,已明晰地在我眼前来回?#25105;貳?br />

那就如同一种近似失望的情绪,渐渐扭曲了前辈在我眼中的轮廓。

与消融的?#21543;?#19968;起,飘荡在苍白的日光?#23567;?br />

那光芒,就像是在水面下仰望到的太阳?#35805;悖?#38590;以辨明。


“终归,这只是一时的意乱情?#22253;?#20102;,毕竟我们都是女孩子……对吧?”


随着朦胧的视线重新变?#20204;?#26224;,说着这番话的前辈的身影也重新出现在了我的面?#21834;?br />


那欲盖?#32456;?#30340;笑容,俨然是一副?#21543;说?#22068;脸。

大?#29275;?#36825;便是致命的?#25442;?#21543;。

隐隐之中,我产生了一种飘在半空中俯瞰整个场景的错觉,像是在斜上方盯着自己的后脑?#20303;?#37027;之后前辈似乎又说了什么,但我一点也没听到,只向前辈低?#20998;?#24847;了一下,就转身离开了。


就如同事?#36824;?#24049;?#35805;悖?#20174;前辈的话语当中逃离而去。


“是这样……”


意乱情迷?

游戏?

都是女生?


“哈哈……”


她说出的话语,从四面八?#36739;?#25105;袭来。

视野的边缘偶尔会像起火?#35805;?#36856;发出光芒和热?#21462;?#25105;以为那是眼泪,结果用手擦了又擦却毫无湿?#21462;?br />

情感虽然已仅剩一片通透的纯白,头脑却渐渐变得愈发冷静而明晰。

感官被磨砺地无比澄?#28023;?#34987;暴露在一束晴朗的光芒之?#23567;?br />

然后,以完全客观的眼光来审视现状,我才清楚地看到了自己如今怀有的感情。

愤怒。

我现在,正感到气愤不?#36873;?br />

然后,我继续?#39280;?#33258;己感到愤怒的原因。

而答案,就萦绕在我的周围。


前辈在抛弃我的时候,吐露的这些搪塞与敷衍的话语。

一字一句,都自私到?#24605;?#33268;。


你难道真的对此毫无感触吗。

难道不懂“?#19981;?rdquo;一词有?#26049;?#26679;深重的含义吗?

难道不懂他人对你的好意究竟意味着什么吗?

为什么要对我说出那样的话,又为什么要让我说出那样的话?

明明是为了你,我才将自己打造成了你最?#19981;?#30340;模样。

明明是你,把我变成了如今的这个我。


即使埋下头,也连一滴泪?#26082;?#19981;出来。

整颗心就像是被披上了一块巨大的幕布,?#31181;?#30528;感情,令悲伤和愤怒都变得影影绰绰。

一片平坦的心,仅随着呼吸而微微摇曳。

失恋了。

这就是对现状最简洁的概述。

我对前辈说?#19981;?#22905;,她却回答,恋爱游?#20998;?#33021;到此为止了。

游戏。

一想到这里,气血就猛地上涌,令我不由得想摔东西。

但很快,又?#36335;?#40092;血流尽?#35805;悖?#32531;缓松开了拳头。

?#30452;?#26080;力垂下,碰到了膝?#24688;?br />

心境如此,窗外却是晴空万里,在这片清爽而短暂的秋空之下,树木正微微地随风摇摆。

除我和前辈以外的一切事象,皆未受到任何影响。

所以,这只是一件小事。

小到微不足道的小事。

但这小小一件事,却是我的全部。

昏暗的心中,隐隐地浮现出了“失败”二字。

是的,毫无疑问,彻头?#21038;?#30340;失败。

为了前辈而存在的这个我,如今已毫无价值。

前辈爱上的并不是我,而是恋爱这一行为。

用最恶俗的语言来形容的话,就是爱上了爱情。


所以……


尽管在我看来非她不可,但对她而言却并非如此。

她的恋人仅仅是恋人,我的恋人则只有一个她。

前者尚可替换,后者?#27425;?#21487;取代。

越是思索,越是觉得全身不自在。


现在的我,究竟算是什么呢?

不仅想不通,更没有继续去想的力气。

感觉自己已经偏离了轨道,?#24590;怎?#36292;地不知将要前往?#26410;Α?br />

即使想要重新面对前方,却劝不动自己的心。

而且,既然已经被逼进了死路,前后左右也就不再拥有意义。

?#20063;?#21040;前进的动力,任时间在?#25307;?#20013;渐渐流逝。

既然如此,不如让这颗心就此永远得不到治愈。

那样一来,也就不会再感到悲伤。


以不想再?#35828;?#36710;上学为由,我没有升入友澄女子学园的高中部。

这样一来,我既不再通过各种教养课程提升自我,也中途逃离了广获好评的私立名校。

看来,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名优秀。

在他?#35828;母?#34276;当中,迷失了自?#28023;?#26377;始无终。

这一次,绝不会再重复这样的失败。

我为自己的心设下了层层防备,迎来了高中的入学典礼。


即使是在体育馆内,依然难以完全抵御?#33041;乱?#22987;的春寒。折椅的?#27490;?#25720;起来十分冰冷,简直像是回到了冬天一样。周围的新生们也都绷直着身子,正襟危坐地聆听教师们的致词,看?#20808;?#24456;?#31933;?#30340;样子。

我虽然坐姿和他们相?#25314;?#20294;致词的内容却几乎都没听进去。无论我再怎么提防,还是忍不住会去回忆自己与前辈的?#20999;?#36807;往。

其中的?#33267;?#24635;总都饱含着痛苦,丝毫没?#24515;?#22815;令人感到开心的内容——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该有多好。

正因并非如此,它们才时?#20004;?#26085;仍阴魂不散地萦绕在我的周围。

教师的欢迎致辞之后,?#20999;?#29983;致辞的环节。

被选为新生代表的,并不是我。

这也就说明,在入学考试中,有人考了比我更高的分数。虽然很不愿意?#20204;?#36744;来当作借口,但整整一年未能专注于学业却是不争的事实。

要是和前辈之间没发生过那样的事就好了……不,如果没有遇到前辈的话,我现在应该会升入友澄的高中部才对。

我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将摊在膝盖上的手握成了拳头。

看着吧,立刻就超越你。

没错,这样才对。

看到自己的上进心依然健在,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原本还担心对前辈的痴迷是不是已经彻底毁掉了过去的自?#28023;?#29616;在看来,律己争先的秉性并没有丢失。

我依然是我。

曾经的失败,就在一呼一吸之间,不着痕迹地忘掉就好。

……忘记吧,将那一?#23567;?br />

直到连自己也开始相信,这份感情只是一时的意乱情迷。

只是,不知要到何时才能顿悟到如?#35828;?#27493;呢?


“一年三班七海灯子。”


主持人念出了代表者的名字。听起来是一名女生。

至少目前,是比我更为优秀的女生。

我?#34892;?#19981;悦,同时又十分好奇。毕?#24618;两?#20026;止,我几乎未曾输给过任何人。


“是。”


回应者的声音,听起来颇为稳重。


有人自斜后方起身,与此同时,似乎从脚底侵入全身的冷气都随着周遭?#30446;?#27668;一同,朝着那个女生的?#36739;?#28044;了过去。

悄无声息,却似暗流攒动。

此刻哪怕稍有松?#31119;?#24656;怕都会不由自主地低下头去。为了摆脱这种心?#24120;?#25105;?#39318;?#28129;定地抬起了头。


接下来,我看到了她。

那个瞬间。

她那泛着微笑的侧脸。

以及在寒冷?#30446;?#27668;当中,轻柔地飘动着的黑色长发。

在我大脑的正中央,点亮了三颗大小各异的白色光斑。

那个瞬间。

悔意始终如同漩涡般肆虐在心?#23567;?br />

为了证明爱上女生只是一时的意乱情迷,我离开了女子学?#21834;?#21516;时却总在想,当时应该怎样做才能将我与前辈的关系维系下去。

担心在?#19981;?#19978;前辈,并为了前辈而改变自己之后,无法再?#19968;?#36807;去的自己。如果不将恋爱定义为无谓的东西,便无法继续向前迈出脚步。

这样的心情,跟任何一位家人,都无法倾诉。

与其面对这些?#23383;另?#26469;的麻?#24120;?#19981;如从今以后都不要?#19981;渡先?#20309;人。

我明明是怀着如?#35828;?#35273;悟,来到了这里。

但在那个瞬间。

一切都变得无关紧要了。

对入学典礼的剩余内容,我几乎毫无印象。


——“明明想着再也不会去?#19981;?#19978;女孩子了,为此还特意选了一所?#20449;?#21516;校的学校。”

人都是趋利避害的,我也不例外。那时与前辈的相遇……令我经历了惨痛的失败。


“结果在见到那孩子的一瞬间,就怎样?#24049;?#20102;。”

但是,却再次握住了别人伸过来的手。

我微微一笑,骂自己不懂得接受教训。

或许,这就是?#37326;傘?br />


回忆与灯子相处的时刻,我面上升腾起淡淡的热意。


“你?#19981;?#37027;孩子什么地方?”店长的话语响在耳边。


“呃……脸?”我一时想不到更好的理由,便将对灯子的第一印象说了出来。

“啊哈哈,长相很重要呢。”店长爽朗地笑了。

不想被继续误会我对灯子的?#19981;?#20165;停留在肤浅的层面,我努力细数起灯子吸引我的其他要点。

“还有她很优秀这点…能够走在我前面这点。我?#19981;?#22905;那为了实现理想而不?#27010;?#21147;的身姿。”

在灯子身上,能够找到那么多我?#19981;?#30340;优点。

这么一想,我也不由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


店长温和地开口:“真的很?#19981;?#22905;呢。”

我却一瞬间害羞地局促起来,“对不起,我自顾自地说了这么久…”

“也许是我一直都希望能说给谁听吧。”


“?#36824;叵道玻?#25105;也很?#19981;?#20542;听客?#35828;?#35805;。”

店长笑着安?#35838;遙?#36716;身走到咖?#28982;啊?br />

我低头看着喝完?#30446;?#21857;杯,羡慕的话语脱口而出,“店长和老师是恋人什么的,还真让人羡慕啊……”

“不打算告白吗?”


告白吗?

如果是灯子的话,她一定会很为难的。

“…这不可能。”

“怕对方接受不了女孩子?”

“这点我确实也很怕…可该怎么说呢,比起这个——那孩子没有从容到能坦率地接受他?#35828;?#22909;意。就算向她告白,她也只会感受到压力。”

正因为遇到了七海灯子,我才终于接受了自己。

并未完全理解,也并未自暴自弃,而是原原本本地接受了这一?#23567;?br />

我今生注定,只会爱上女生。

又怎么忍心让自?#21512;不?#30340;人难堪呢?


“要是会导致现在的关系被破坏的话,我宁愿保?#31378;?#29366;。如果那孩子需要我作为她最亲密的朋友的话。”

所以,这已经是我目前最好的选择了。

不去主动改变我和她的关系。


“为了留在她身边,而隐藏自己的真心,我是不是很卑鄙呢…?”

却又为什么会觉得如?#35828;?#19981;甘心呢?


瓷器撞击着发出脆响,我抬头看去,一杯新煮好?#30446;?#21857;摆在了我跟?#21834;?br />

面对满是疑惑的我,店长笑了笑,“额外赠?#20572;?#20320;是个好孩子。”

“好孩子?”下意识复述着她的话语。


“只因为维持朋友关系是那个孩子的期望,你就决定比起自己的心意,更优先去实?#32456;?#20010;愿望吧?”

“所以说你是个好孩子。”

看着因自己的触碰而泛起微澜?#30446;?#21857;,我颤声说道:“也许,我?#36824;?#26159;——害怕不能留在她身边了也说不定…?”

“即便如此,能把自己的心情忍耐回去,也是很不容易的。”

“所以,喝吧?”

“…那就不客气了。”我没有再拒绝她的好意。


**

一周后的某个课间。

同时说完“预备起”,我们将彼?#35828;?#35797;卷展开。

不一会儿,耳边响起她得意的笑声:

“是我赢了!哈——终于赢过你了。”


这次小测试的卷面得?#32456;?#22914;我预料的那般,比灯子低一分。

不动声色地挪开试卷,我努力压住上扬的唇角,?#39318;?#27668;馁地回击她。

“啊——啊。只要你大一大意,我马上就会追?#20808;?#30340;。”

“好好。”她笑着满口应答。


也许是灯子喜悦的情绪感染了我,唇?#24708;悄?#21051;意压制下去的笑意终是不受控制地浮上了面容。

也由此招来了其他同学的打趣:“明明输了却意外地很开心啊沙弥香?”

“才没?#24515;亍?rdquo;想要否认自己心情很好的这一事实,但我?#25104;?#36807;于明艳的笑容怎么都起不到说服的作用。

好在灯子过来给我解围了,带着清浅的笑意说道:“有沙弥香在真是太好了。”

“要是沙弥香不在的话,我就会耽于享乐,更加松懈了。不只是学习上,会长和副会长选举之类的也一样。”

“一想到我现在正站在沙弥香身前,就感觉离理想的自己又近了一点。”她面上挂着自信的微笑,向我郑重说道:“所以今后,也拜托了哦沙弥香。”


我坐在位置上目送她转身离去的背影,胸口?#26032;?#28072;的情绪。


咽回去的话语,还在?#20013;?#33192;胀。

也许哪一天,就会冲破胸膛。


现在只要这样就足够了。

像现在这样先保?#31378;?#29366;就好。


【若是你的期望、我便如你所愿——。】


TBC


佐伯的回忆部分来自佐伯女?#23458;?#20256;,?#34892;?#20837;间人间大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台湾码报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经典老虎机安卓单机版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号码和结果 天津时时彩介绍 3d福彩 我叫mt4怎么交易 热火2019 时界门之将军电子游艺 淘宝网广西快3走势图 4场进球开奖结果 波克梭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