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第25章 《青梅竹马的时间》

作者:天野 原
更新时间:2019-02-22 13:59
点击:80
章节字数:420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在我很小的时候,总是喜欢在夜晚出来,坐在家门口的台阶上,抬起头来就能看到夜晚的星空。

明明连最简单的星座都分不清楚,只不过是呆呆地望着,毫不在意地花掉许多时间——要?#30340;?#26102;候的我是个很傻的孩子,我大概也会承认吧。

所以当那个住在附近的女孩问起来,我到底在做什么的时候,我也只能这样不好意思地回答——“我觉得?#20999;?#23601;像灯塔一样。”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听完后的她很直接地笑了出来,然后干脆就坐在台阶旁边陪着我一起看。

就那样,我们?#25442;?#20102;名字——“西本千花”,她好像刚好出生在寒冷的冬天,和千花这种名字差的很远?#27426;?#22905;却说“佐藤枫”这个名字很有生机,和呆呆的我也差的很远。

我和她就像这样意外地认识,然后又一点点变得熟悉起来,明明只是住的比较近而已,却把这样的关系维持了好久。

说起来,记得好像是某个冬天的夜晚。

那个晚上,刚好能够看到那颗比周围都亮上好多的?#20999;恰?#34429;然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但?#19968;?#26159;那么一直看着它。

“到了明年,我们也要上学了呢,要是能分到同一个班级就好啦。”

“是啊。”我却连头都没有回,只是继续看着那颗?#20999;牽?#21482;是这?#21019;?#24212;着。

“那样的话,至少又有六年都会好好地和小枫在一起了。”

就那么想要和我在一起吗?听到她说的话,脑海里短暂地浮现了这样的想法。

“但是,到了三年级的话又会分班?#26705;?rdquo;

“那样的话,再分到一起不就好啦!”

“那到毕业之后,又要到不同的初中去了。”

“说什么啊,初中也会是同一个啦,然后班级也会是同一个!”

是这样吗,?#19968;?#26159;继续抬着头,呆呆地回答着。不过要一直分到同一个班的话,果?#25442;?#26159;有点难?#26705;?br />

“那颗?#20999;牽?#27604;周围的要亮上好多啊。”

她靠过来,抬起头,一起朝天上看过去。

“真的诶,那个是天?#20999;前桑?rdquo;

“天?#20999;牽?rdquo;

“嗯,我在书里看到过哦。上面的那颗,旁边的那颗,再加上下面的天?#20999;牽?#21483;作冬季大三角哦。”

第一次知道了这样的事情。

不只?#20999;?#24231;,还有这样组成三角的星。

比月亮更为遥远的,夜晚的太阳。

“为什么它会这么亮呢?”

“唔……不知道……因为它一直都这么亮啊。”

一直——从很久很久以前,它还不叫作天?#20999;?#30340;时候,就已经那么亮了吗?

“嗯,要是大家也永远这样就好了。”

我第一次转过头来,看到她望着夜空的侧脸。看到她像平常一样笑着,说着和刚刚一样,却好像又不一样的?#21834;?br />

“永远这样?”

“嗯,永远明亮下去,永远永远都不分开。”

或许这就是她的真心话吧。

不过这种事情,大概是做不到的吧。

但是她还是这么说出来了。

只要说出来的话就好像真的能够做到了。

“枫想要和我分开吗?”

“唔……这?#20667;?#22909;好想想啊。”

“居然要想啊!?好过分!”

她鼓起嘴来,瞪着我,再这样下去好像真的要生气了吧。

不过果?#25442;?#26159;不想分开,认真的。

只要这样好好地告诉她作为赔罪,再附上一个微笑,这样就?#21482;?#22797;到平常了。

“那,对着天?#20999;?#21457;誓。”

“为什么会对着它发誓啊?”

“嗯……那就改成许愿?#26705;?#23545;?#20999;切?#24895;是最灵验的了,对?#26705;?rdquo;

嘛,既然要做的话就做做看好了。对着天?#20999;牽?#29992;比平时更大的声音说出来——

我希望我和千花永远不会分开,这个愿望如果能实现就好了。

小学也好,初中也好。

一直如此,像今天晚上这样就好。

说完之后,她果然很高?#35828;?#31505;了出来。

“那枫的下一个就轮到我了——?#37326;。?#24819;要变成?#20999;恰?rdquo;

“诶?那是什么?”

“嗯,那样的话,就算枫以后许再多的愿望都可以交给我来实现哦。厉害?#26705;?rdquo;

看着我呆呆的表情,她好像很满足地笑了起来,然后害得我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明明是个很普通的夜晚,但是因为她许下来的那个莫名其妙的愿望,就让我一直记下来,忘也忘不掉。

或许,是因为自己心中第一次涌现出“想要它实现”的感觉吧。



(2)小孩子期盼着自己长大,而大人期盼着自己变回小孩。我不知道后半句对?#27426;裕?#20294;是前半句大概是对的。

那么什么样才叫作长大呢?什么时候自己才能够长大呢?——大概就是因为自己还不知道这些事情所以才依然是小孩子吧。

所以,我只能继续坐在台阶上,对着已经看不到天?#20999;?#30340;夏天的夜空发呆。这是某种习以为常,就像千花会跑过来陪着我一样。

“枫长大之后有想要做什么吗?”

“我的话……有一个目标。”

“啊,我猜猜看——是做星座观测员?#26705;?rdquo;

“才不会啦,明明你知道我做不来。”

那是说之前千花拿来星座书给我看,但?#39029;?#20102;之前看到过的天?#20999;?#20197;外什么都记不下来的事情。

果然我只有对着星空发呆的才能啊。

“啊哈哈,开玩笑的啦。那枫的目标是什么?”

“不要笑哦,因为你很喜欢笑。”

“我会注意的。”

“我想要……做一台时间机器。”

这样,在我想要一直看着?#20999;?#30340;时候就可以把时间停下来,而不会越来越困了。

在说出前半部分的时候她还很认真的听着,到后半部分就毫不犹豫地笑了出来。

“噗哈哈哈,该说什么好呢,这就是小学生的梦想吗?”

“千花不也是小学生吗!”

“我在精神上已经超越小学啦。”

唔,所以?#30340;?#36825;个人啊。这样的话,我倒想听听超越小学级的梦想呢,千花同学。

“?#37326;。?#24819;要自己开一家什么店,舒舒服服的做点生意,有事没事能来找枫玩就好啦。”

“怎么变成大人了还想着玩啊?”

“变成大人了就不能玩才是小孩子的想法,真正的大人是可以随心所欲玩的哦!”

她学着老师用?#31181;?#30528;黑板的样子,用装模作样的语气说着没边幅的?#21834;?br />

不过,真正的大人究竟是怎么样的呢?

不管怎么想还是没办法知道,只好继续抬起头,默默地对着夜空发呆,连千花也一起安静下来。

“变成大人之后,究竟会怎么样呢?”

“真是期待啊。”

如果能有一双预知未来的眼睛就好了。

小孩子憧?#38454;?#22823;人时候的?#37027;椋?#36319;大人怀念着小孩子时候的?#37027;椋?#26159;不是一样的呢?

身为小学生的自?#28023;?#36824;有身为小学生的千花,此时此刻的?#37027;?#21448;是不是一样的呢?

“呐,千花。”

“嗯?”

“现在……觉得开心吗?”

“唔唔?#30475;?#27010;是开心的?#26705;?rdquo;

“为什么是疑?#31034;?#21834;。”

“因为枫问的莫名其妙啊。”

啊啊,这个人的脑电波大概和我是不一样?#26705;?#36825;也是没办法的事。

不过,嗯,?#37027;?#22909;像是一样的呢。



(3)“啊好痛啊!”

西本千花发出了惨?#23567;?br />

“那么再用力点就不疼了哦。”

?#27426;?#20304;藤枫的心中毫无慈悲。

要说为什么的话,那是因为我正在给千花她扭伤的脚踝擦药。虽然不知道效果怎么样,但是擦了总比不擦的要好。

“枫这么?#27426;?#24471;温柔的话,就会因为没?#20449;?#20154;味而孤独终老哦——啊疼疼疼!”

“要你多嘴啊,活该。”

她一边?#38454;?#22068;小心翼翼地把受伤的右脚移到床上放好,?#37326;?#29992;过的棉球扔掉,然后大致收拾了一下。

“好不容易才把枫的钱包救了回来,没想到却受到了这?#21019;直?#30340;对待,真过分啊~”

“谢谢你啊。”

“无?#26143;椋。?rdquo;

为?#35828;?#19979;的钱包居然朝快要闪红灯的马路跑回去,这种事是正常人会干的吗。

“我?#30340;?#21834;,钱包坏了再买一个就好,里面的钱又不会被?#22815;怠?#20320;把自己的生命安全当什么了啊?”

“但是能只受一点小伤把它救回来也是很了不起的啊。”

顺带一提,那个时候车还没有开过来,她脚上的伤是跑回来太快了在人行道口扭到的。实在是很了不起的身手。

幸好离家不远,?#20040;?#26159;扶着她先到家里来做点临时处理了,等过一会看看情况再送她回自己家。

“回去时要好好记住交通安全知识啊。”

“那不是小学生守则里的内容嘛。”

中学生守则里也有啊,还是?#30340;?#27604;小学生还不如吗?

“下次不能再这样子了哦。”

“放心吧放心?#26705;?rdquo;

她躺在床上,我坐在床边。

有点想起小时候的事情了,因为住的很近,我们两个经常到对方的家里玩呐。

“因为枫太爱学习了嘛,现在只有周末的时候才能过来呢,上学日能来真是稀奇呀~”

“周末会过来也已经很频繁了?#26705;?#21351;室的样子又不会变来变去的。”

再说,明明千花的成绩比我好上太多了。

好像一直都是这样,我记?#20040;?#23567;学到高中从来没有一次超过千花过。

从小学到初中,居然一直都在同一个班里,就算是高中也只是隔壁班的区别。

那个时候许下的愿望,好像真的有好好实现,说不定还会一直这样继续下去。

“那时候的事情,枫还记得呀。”

“现在想想真是一?#25991;?#32536;。”

“因为天?#20999;?#24456;灵的嘛,枫却变得越来越毒舌了啊,小时候傻傻的样子呢?”

“被你欺负走了哦。”

像这样说着和以前一样的玩笑?#21834;?br />

千花坐起身子,从背后把我抱住,我也顺着她把头靠过去。

“干脆留下来一起吃晚饭?#26705;?#32473;伯父伯?#22797;?#20010;电话,那边也能放心呢。”

“嗯,好啊。”

就像身体有某种记忆一样。

这样靠在一起的话,好像小时候那种熟悉的感觉就这么毫无阻碍地,一点点朝头脑里涌回来了。

“那,希望今晚不会下雨呢。”

“?#19978;?#31163;冬天还差一点时间啊。”

就算看不到天?#20999;?#20063;没有关系。

从一等星到六等星,每一颗星辰都在努力地发散出属于它们自己的光芒。

那既是成长,也是永远。

就算在未来,?#19981;?#20250;继续闪耀。

就好像看着?#20999;?#30340;我们一样。



(4)未来的事情,究竟会变得怎么样呢?

其实我也不知道。

就算稍微长大了一点,却还是什么都不明白,只能像小时候那样继续胡思乱想。

有时候对着同一片夜空,有时候对着不同的夜空,一个人静静地发着呆。

因为白天变得越来?#21483;?#33510;了,所以晚上才要让头脑好好地休息一下,庆幸自己还不需那么起早贪黑。

“最近怎么样啊,枫同学?”

“半斤八两?#26705;?#31561;你寒假回来了不就知道了吗。你不会又胖了?#26705;?rdquo;

“才·不·会·啦!人家一直都是标准身材来的,人称模特秒杀者的千花是也~”

“是哦是哦,在当谐星的路上一去不复返的千花是也。”

“那么我已经决定了,下飞机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枫给揍一顿。”

距离放假还有不到三天的考试周尾期,因为全部都好好复习完了一点都不担心。

度过了升学志愿的?#23396;牽?#21644;千花道了别,目送她走入出国留学的飞机检票口;虽然有一点?#24515;睿?#20294;还是选择了就近的国立大学。

那不过是发生在半年前的事情而?#36873;?br />

而现在,好像是翻过了漫长而辛劳的一页,这?#25991;?#21517;其妙的缘分像毛线团一样又要缠在一起了。

“呐呐,要不要猜猜我带了什么礼物呀?”

“能?#27426;?#34503;起舞的笛子是吗。”

“你以为我去哪个国家了啊——是当地特产的超好喝汽水一箱哦~”

好像那比笛子还不如啊。

“嘛嘛,总之谢谢你啦。”

“有一段时间没看到枫的脸了,稍微有点怀念啊,结果你没有去念天文学啊。”

“我不是哥白尼真是抱歉了。怀念的话,要视频通话吗?”

“不要,我要到时候亲眼看到你。在那边要早点睡觉哦,回见啦。”

“嗯,回见。”

按下了结束按键,这似乎是寒假就要到来的预告,让?#37027;?#24320;始期待起来。

推开窗户,那一晚的?#20999;?#34429;?#25442;?#27809;有回来,但是冬季的夜空正在一点点地延伸。

?#20999;?#20204;的永远,到更久远的未来?#19981;?#20250;继续,向地上的我们闪耀着。

那么,我和她的那个“永远”还会持续多久呢,或许那是连预知未来的眼睛都没办法看到的事情?#26705;?br />

小孩子也好,变成大人也好。

一切,如果像那天晚上那样就好了。

不过,为了明天——今晚还是先早点睡下吧。


感谢阅读!
过了一整个寒假都没有写下新的东西心里感觉好着急啊!然后终于在最后几天确定了构思!万岁!
大概是做了一个梦,然后顺着记忆添油加醋,最后变得和梦里的事情完全不同了的故事……啊,想着自己究竟要表达什么样的思想呢?最后好像也没能表达什么,就这么写下来了。
想着写一个让大家都哭的悲伤故事,结果自?#22909;话?#27861;妥协,还?#20999;?#20102;甜蜜的故事。
虽然期待着进步,想要写出让大家都觉得震撼的故事,但是握起笔来感觉就变得很平静了……在“永远”的未来,?#19968;?#35201;多加历练才是。
祝各位2019年也能顺顺利利?#26705;?/div>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39063;?#34892;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台湾码报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