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第52章 苗山

作者:陆饮溪
更新时间:2019-02-22 19:17
点击:101
章节字数:303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五十二章 苗山

刘岳笙再见赵青妩是两年后的事情了,两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刘岳?#20808;?#24180;娶了一门亲,是官家的小姐,这官家小姐一开始做老板娘很不适应,刘岳笙每日里风风火火地忙,还开了一家新的酒楼,眼里只有钱似的,官家小姐便有些怨言。

刘岳笙当然不管这么多事情,照旧天南海北地奔波,官家小姐怕他外面有人,巴巴地跟着。刘岳笙嫌她过于娇惯,望着扬州城的街头细雨对坐喝茶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赵青妩的?#20040;?#26469;。刘夫人?#38376;?#23376;擦着额头上的雨珠,细声抱怨,刘岳笙敷衍了几句,不?#22836;?#22320;望窗外的楼下看。

这一看就看见了一个故人,刘岳笙差点从?#39318;?#19978;跳起来,难道的自己的白日幻想成了真?那个人分明是赵青妩,刘岳笙呆呆地看着,青妩两年前离?#39029;?#36208;,怎么到了扬州,又成了这副模样?

刘夫人狐疑地探身看过去,只见茶楼对面的包子铺前站了两个人,一个女子,一个小女孩,两个人冒着濛濛细雨,都穿着一身雪白的衣裳,分明是两个女道,可是没想到有这么?#27599;?#30340;女道。一个洗尽铅华,一个冰雪玲珑,春雪一样的干净。

刘岳笙看的眼睛都直了,刘夫人不满意地?#20154;?#20102;一声。刘岳笙皱着眉,没有半分笑意,当初他又去了青山外几次,赵夫人称病不见,方细细请他不要再打扰。真是奇怪,一个大活人突然就离开了,她怎么出家做?#35828;?#22763;?刘岳笙二话不说地?#37202;?#26469;,他非要去问个清楚不可。

就在这时,楼下的人似乎察觉到有人看她,转身望了过来,女道抬头看着刘岳笙,一双眼平静无波。竟然真的是她,刘岳笙扶着窗棂,不敢置信,刚想叫她的名字,青妩双手合十,微微笑了一下,回身牵起了小女孩的手。

刘岳笙看她是要走的意思,就要往楼下冲,刘夫人拦住他,问道:“你要去做什么?你认识那个道姑吗?”

“一?#36824;?#20154;,你不要多心了。”刘岳笙丢下一句解释,被风卷着一般下了楼。

等刘岳笙走到包子铺前,赵青妩已经不见了,连人影都没有看到,他顺着店小二的指点,又?#36820;?#20102;街尾,还是什么都没看到。刘岳笙举袖擦了一下?#25104;?#30340;雨滴,失落地往回走,?#25442;?#22836;撞上了一个人。

这人是个道士,一身?#30528;郟?#22836;簪?#23376;瘢?#28165;俊的一?#24085;常?#25745;着伞笑问:“兄台在寻什么?”

刘岳笙看他这样一身打扮,忽然有了希望,急切问道:“这位道长,认不认识一位叫赵青妩的姑娘?她和你一样,也穿着这样一身衣?#36873;?rdquo;

“贫道不知。”

“那你可否帮我留意一下,能不能找到这样一个人,在下必有重谢。”

“贫道不知。”

刘岳笙有?#30452;?#25103;弄的感觉,眼前的这个白衣道士眯着眼睛看着自?#28023;?#24573;然伸出食指点了下自己的眉间,刘岳笙茫然地看着他,等道士收回手,刘岳笙梦游一般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白衣道士整理了下袖子,幽幽叹了口气,向着与刘岳笙相反的方向走,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烟雨?#23567;?br />


对于傅长生来说,山中岁月十几年如一日。

邹郁郁一边吃着新鲜的桃子,一边居高临下地望着那个正在跪拜的人。而傅长生躲在树上?#36947;粒?#27491;在和几个松鼠笑闹。

这座山不是一座寻常的山,扬州苗山,凡人入山几乎有去无回。山上有一座清灵观,虽然衰落了百年,仍是灵气聚集之地。

连着几日下雨,今日放晴,但是茂林阴郁,石阶上寒意渗透,还是有些冷了。山林寂寞,除了风声和虫鸣鸟叫,没有一丝烟火气。

赵青妩左手捂上?#30446;冢?#20174;容俯身,右手按着石阶,双膝下跪,把头磕在双?#30452;成稀?#22905;听着树梢上的风,渐渐地风声也远了,青妩抬头,起身第二次叩拜。三礼三叩之后,青妩向神灵作揖,往上登了三层石阶,再次躬身。

邹郁郁?#28895;?#26680;扔掉,石阶下的赵青妩这?#25991;?#30475;到一个小小的影子了,她抬头对傅长生道:“好辛苦。”

傅长生探身看了一下西天的太阳,道:“没想到今天能走到这里,明日清晨应该就能到山顶了。”

邹郁郁疑惑道:“她为什么要这么辛苦?”

“替别人赎罪?#20254;?rdquo;

“赎什么样的罪需要行这样的大礼?她的身体能撑住吗?”

“杀人。”

邹郁郁百无聊赖地在石阶上坐了一会儿,问道:“你杀过人吗?”

“杀过。”

“为什么你没有赎罪?”

傅长生轻飘飘地从树上跳下来,摸了摸邹郁郁的头,幽幽道:“因为有你在啊。”

邹郁郁还是一副女孩的模样,她面无表情地拿掉傅长生的手,忽然跳下了石?#20303;?#22905;蹦蹦跳跳地没几下?#22836;?#21040;了赵青妩的身边,青妩仿佛没看见她,专心致志地叩拜。

傅长生望着她?#29301;?#24819;起了三十几年前,自己对还是小女孩的赵眇然说过的一句话:“人生大梦,缘分天定。”傅长生?#25442;?#25163;,在手里变出了一只签筒,他随便摇出了一支竹签,捏着它迟迟不敢看正面。

邹郁郁本来还跟着青妩行礼叩拜,但是上了几层台阶后,她自己就厌倦了,累得坐在石阶上发呆。赵青妩的动作越来越慢,显然也是快没有力气了,天上的?#20999;?#37117;出来了,邹郁郁数了几遍?#20999;牵?#22238;头一看,才发现赵青妩倒在了石阶上。

草?#23731;?#34411;鸣唧唧,石阶上生了露水,邹郁郁喊了一声“傅长生”,长生立刻飞奔下来,邹郁郁想要抱起青妩,青妩回转过来,拒绝了两?#35828;?#22909;意,爬起来继续行叩。傅长生无奈道:“你和我们不一样,你现在只是凡人,还?#20999;?#24687;一下?#20254;?rdquo;

青妩摇?#36820;潰?ldquo;我没事,苗山,就在眼前了。麻烦你们耽搁在这里了。”

她都这样说了,傅长生也没了办法,邹郁郁靠到长生的臂弯里,道:“她不一样了。”

傅长生凝视着郁郁的眼睛,邹郁郁面无表情地望着青妩的背影。当初,他们找到赵青妩的时候,她整个人失魂落魄地藏在月老祠里,傅长生知晓她的前世今生,觉得她是有一些机缘的,便引她出世入道。

邹郁郁有些困了,枕着傅长生的胳臂睡了,傅长生把她横抱起来,往山上走,经过赵青妩的时候,长生不忍心多看。

山上只有清亮的月光,仿佛这世上只剩下青妩一个人。也不知过了多?#33579;?#31561;青妩的?#38470;?#37117;被石阶的露水打湿了,她膝盖处的道袍也渗透出红色的血迹来。

如果不是傅长生告诉自己赵眇然做过的?#20999;?#20107;情,她也不会知道姑姑是害过?#35828;摹?br />

傅长生说,人在做,天在看。赵眇然让袁、顾两家灭门,虽事出有因,死后下地狱也是自作孽。

傅长生说,她就是袁青妩。

青妩看着茫茫的夜色,月色如凉水一样在石阶上流?#21097;?#22905;是袁千金又怎么样,自己根本没有那份记忆,也没有那份情感,她现在是赵青妩。但为什么还是放不下?青妩?#24590;?#20102;一下,差点从台阶上滚下去,她按住?#30446;冢?#21912;息了两口,俯身又跪下去。

赵眇然因为前世的自己要去下地狱吗?她休想。

青妩把额头贴在自己的?#30452;成希?#38381;上眼睛,轻声道:“请祖师爷保佑赵眇然,保佑她如意平安,洗去罪孽。”

山风飒飒,似乎是应答,青妩?#37202;?#26469;,清灵观已经不远了。

邹郁郁是?#28779;佯成?#21483;起来的,她醒了,傅长生也早就醒了,郁郁推门去看,只见清灵观前,赵青妩坐在最高一层的石阶上,看着太阳升起来。傅长生看到了石阶上的血迹,邹郁郁走上前,坐在青妩的旁边,从怀里掏出一张符,轻轻一吹,灵符就从她手上消失不见。郁郁把手放在青妩的膝盖上,青妩已经有些麻木了,但是邹郁郁让她感觉好了很多,等邹郁郁把手拿开,青妩的膝盖已经?#25351;?#22914;初。

青妩道:“谢谢你,你们要走了?#20254;?rdquo;

傅长生望着东边的太阳,似乎下了什么决?#27169;?#26580;声道:“我要带她去瀛洲。”

邹郁郁没什么反应,吹了声口哨,唤来了几?#28779;佯常?#22312;石阶上的蹦蹦跳跳地玩耍。

“那你呢?你要去哪里?”

她跟着傅长生修行了八年,也应该去找自己的道了。她没有想到,八年过的这么快,山中岁月不知长短。

青妩道:“四处走吧,收个小徒弟,或者找个道观安定下来。”

她是被遗弃的孤儿,生来就是漂泊不定的浮?#21152;?#23376;,是赵眇然给了她一个家。

傅长生道:“看开一点,她们都惦记着你,回去看看也未尝不可,还俗也全凭你自己心意。”

青妩缓慢而坚定地摇头,温声道:“祝你们早日得偿所?#28014;?rdquo;

“借你吉言。”

傅长生向邹郁郁伸出手,郁郁揽住他的?#26412;保?#38271;生抱着她下山,青妩目送他们离开,她听着深?#23731;?#30340;鹧?#25104;?#22768;,觉出了无边的?#24085;取?/p>


看评论你们也睡得晚啊,少熬夜,虽然我也是。o(╥﹏╥)o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jac135689
jac135689 在 2019/02/21 06:38 发表

你對得住青嫵嗎?
唉。

川嶋亜美
川嶋亜美 在 2019/02/21 06:13 发表

经历了这么多,还是不忘自度度人。她?#20146;?#37324;果然没变呀。

洛菫
洛菫 在 2019/02/21 00:55 发表

虐的我HP快見底終於好像有白日了,為了回血又把第一世重看了遍,本來不懂的終於懂了。

大井北上
大井北上 在 2019/02/21 00:52 发表

这是要修仙了吗

显示第1-4篇,共4篇
台湾码报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