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第10章 第十章

作者:不昼港
更新时间:2019-02-27 17:02
点击:169
章节字数:612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有生以来得到的第一样宝物,她实在不知道该藏在哪里。一开始打算藏在枕头下,可又?#24405;?#25252;人一掀被褥就能发现;后来想试着藏进院门外的树洞里,可是又舍不得它受风吹日晒雨淋。最终她选择小心地用碎布条包裹起来,再用裙子兜住并束好、别在腰上变成一个鼓鼓的小包。这样监护人即使看见了,也会首先以为她又采了什么野菜或果实。


如此甜蜜?#30446;?#24700;,对她来说同样也是第一次。鬼给了她许许多多的第一次,给了她从未有过的共享秘密的体验。正是因为有鬼降临在了她的生活里,她才知道秘密就好像花朵的蜜一样甘甜,可同样也十分稀少、供给有限,一次吸食到的只能有丁点。


这反而叫人更想一尝再尝。她想在外面的世界里,肯定有许多人为求一口这种诱?#35828;?#29980;美而陷入爬不出来的地狱深渊。她不知自己是否也会渐渐失去理智,可为了不让这点点的蜜首先就酿成痛苦的果,她今后也得把鬼的存在彻底隐瞒下去。


但愿往后她消失在鬼的肚子里、连骨头都被消化得一干二净的那一天到来时,须崎能以为她是不小心跌进哪个山?#36947;?#25684;死了,或者终于胆子肥了翅膀硬了偷偷逃离了自己,在怎么也等?#25442;?#22905;来的焦躁尽头,对着不会回应的群山和绿林破口大骂完她的不识好歹后,就能忘了她、继续过自己的日子。


光是想想也许能会有这样的未来存在,她就觉得自己对监护人负的债有所减轻。须崎是这世界上与她最亲近的人,尽管她实在是?#19981;?#19981;起来,可到底被养育了这么久,她还是并不希望这个人和她一样被鬼吃掉。反正只要她这个累赘消失,监护人肯定能过上?#35748;?#22312;更轻松的日子,这已经算是她能做到的最好的报答了。


说到底,在鬼那遮天蔽日的阴影袭来时,能够去直面、去进行抵抗的到底也只有她自己一个。其他的谁也帮不了她。但即使她自己要?#36182;簦?#22905;也希望死人不要更多了。外面的世界又嘈杂,又任性,只要如之前一样抛下她继续运转就好。如果有哪一个?#35828;?#29983;活因为她的死亡而发生了改变,她会觉得很抱歉。


想到这里,她甚至有些想就这样钻进山林,以天为被、以地为床,成日与野兽为伍地过活。酒吞说过这不算很难,而且听起来似乎也?#25442;担?#29978;至还能逃离她生活中一大部分使她痛苦的事物,能给她一段持续到到结束来临为止的平静。


从外头山道上传来的脚步声没有给她更多去深思的时间。那脚步声不只有一对,万一不?#20999;?#23822;就糟了,?#20999;?#23822;的话她出去迎接也糟了,于是她决定拿上扫帚装作正在打扫庭院。


?#22351;人?#25195;干净一片地,就有人进了院门来。那确实是她的监护人,多余的脚步声是一只跟在后?#36820;?#22235;足动物。这只动物比寻常在山里能见到的公鹿还要大得多,高度甚至超过了她的监护人。定睛一看,她发现动物的?#25104;?#39534;着几袋重物,并且头颅、脖颈上有笼头一般的器具,所连接的绳子被牵在须崎的?#31181;小?br />


这叫她松了口气,也意识到酒吞确?#24471;?#26377;骗她。她记得过去须崎带着她顺路去拜访友人时,似乎确实有在别?#35828;?#23478;里见过这样的生物。原来这就是家畜吗?


虽然她已经从酒吞那知道这是什么了,但她还?#20999;?#35201;问问:“这是……?”


“马。”稍显疲惫的监护人回答她,把握着缰绳的拳头举到她眼前。她因不明白这是什么意图而不知所措,监护人不太?#22836;?#22320;把拳头押到她胸前,她才赶忙接过握好。监护人继续指示道:“先卸货,搬进仓库里。然后把马牵去绑在那棵树上,喂些草。”


?#37027;?#29992;余光打量了一下这只大块?#36820;?#21160;物,她小声问:“什么样的草?”


“什么草都可以,有干草的话喂干草。啊,驮回来的东西里也?#26032;?#40632;,掺一点喂。一点就好了。”监护人活动了一?#24405;?#39048;和臂膀,随后径直向庵内走去,只丢下一句话:“其他的东西不用拆,直接带上路。”


她一时间没能理解对方的意思:“上……路?”


背对着她的女性头也?#25442;兀?#23601;这么消失在了门扉后:“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得去更远离人境的地方。”


“诶……?”


一瞬间她感觉?#28304;?#37324;天旋地转:这是,她们要动身离开这里的意思?


这让她陷入了轻微混乱之中,不知该如何是好,只知?#26469;?#21574;地握好手里的缰绳。好一会儿后她才僵硬地转过了头,与这只和她一样被留在原地的名为“马”的生物面面相觑。这个大块头打了个响?#29301;?#26377;些腼腆地在地上蹭了蹭前蹄,似乎也一样拘谨。


这让她心底擅自生出一种亲?#23567;?#23613;管自己才刚被冲击性的消息打乱了所有?#38477;鰨?#21487;它一样也是初来乍到,肯定也一头雾水,左支右绌。于是她虽然犹豫着、犹豫着,最终?#19981;?#26159;靠了过去,踮起脚伸?#26234;?#36731;拍了拍它的脖颈。而它也像是能接受得到她的好意一般,懂事地甩了甩浓密的尾巴。


山中常见的都?#20999;?#26118;虫和小动物,最大不过是鹿,次些的也就一些少见的肉?#25104;?#29483;和豺?#29301;?#25152;以她之前?#29992;?#21644;这么大只的生物打过照面。这令她不免动了好奇心。但无论如何执行命令都更优先,所以她也没有再在接近上花上更多的时间,拽起缰绳小心地牵引起这匹马来。


它是一匹温顺的动物,带到后院里也没有花上很多久,看起来和它相处不会很?#36873;?#24456;快她就?#20828;?#20102;它身上的所有重担——她的气力比须崎强,这?#22024;?#35201;力气的杂事也和体力活一样,通常都是她来干——也在搬进仓库中后于其中找到了麦麸。


在拆袋寻找的途中,她发现这些布囊中装的多是谷物,剩下的则?#20999;┠头?#24178;粮。要不是被拴在后院里的马嘶鸣了两声,她可能会因心乱如麻而呆呆看上好久。


须崎好像是认真的,是真心实意地在打算离开这个地方。


就因为她和那两位僧人说了话?不安如血雾般缭绕在她的心间。她一边从仓库里拿出冬天时铺过床剩下的干草,一边努力回忆着须崎究竟看到了多少,可是怎么想都好像只有那一会儿。


固然她已经从酒吞那里得知自己确实是人群中的异类,可是监护人如此敏感过激的行为是否会有点奇怪?也许她应该去问?#31034;?#21534;异类是如何在人群中生活的。说到酒吞……酒吞会介意她离开这里吗?#30475;?#27010;是不会的吧,凭鬼的身体素?#21097;?#22905;不认为酒吞会被距离困扰。


那么会对离开这回事产生抵触的是谁?她一边喂马,一边渐渐意识到:这个人似乎是她自己。


是的,她对离开这座山有种淡淡的抵触,不然听闻这个消息时也不会如此动摇。毕竟这是她从懂事之前就一直生活着的地方,如果说她只知道一种生活方式,那么就是在这座庵里与监护人相依为命。


她熟悉这座山的起伏、植被、水路与?#36127;?#27599;一条兽径,好比在懂事之前就已经熟悉的自己的?#32456;啤?#35201;是离开了这里,就意味着要进入一个她?#36127;?#19968;无所知的全新世界。这听起来比在山?#31181;卸?#33258;生活还需要勇气。


感觉就像脚下为数不多的立足之基几要被夺走一样。她忧郁地这么想着,同时伸出手去抚摸正在进食的马的脖颈。不知这只动物到底是一点脾气都没有还是被?#34987;?#22826;过彻底,即使被她打扰它也能一样?#36816;?#22320;继续咀嚼,那模样甚至可以说得上安详。


她不禁羡慕起来。兽类是没有思考,也就是没有烦恼的啊。


其实在不算很久之前,她的思考能力也就比兽类要好上那么一点点,只知道要如饥似?#23454;?#21560;收所有信息,不放过任何一个?#21448;?#22260;得到精神给养的机会,以监护人口?#26032;?#20986;的字句拼凑起支离破碎的自己的语言。那固然有成效,可是过程却十分漫长而艰辛。


要不是投入这死水一谭般的生活中的异物带来了突如其来的加速?#20174;Γ?#22905;现在绝无可能如此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在能够作为自己去认识周围之后,一切痛苦、快乐,期待、不安,全都变得明晰起来,叫她再也没法通过不去思考来逃避世界的真面目。


百八烦恼油然而生,或者说,从黑?#25269;?#20013;浮现出其形状。可即使如此,她也并不后悔成为人。


酒吞教会了她从欲望中发现自己、认识自己。只有这回事,绝对不会后悔。那么现在的她到底想要什么呢?她的欲望,到底是什么?至今为止她想要的似乎都太过直接与浅层,总该有个最大的、最深层的、能主宰一切的目标,一旦她找到了,她的一切言行都会被那一欲望所支配。


到那时,也许她就能变得跟酒吞一样随心所欲,一样自由——


女孩尚不知道欲望与理想的不同。但理想二字与鬼无?#25285;?#22240;此她小小的理解偏差要等到不久后的未来才能靠自己发现。


耽于思绪之中,不知不觉马已经吃完了最后一束干草。于是最后轻轻拍了拍这大概不会相处很久的动物的脊梁,她转过身向下厨走去,一边走,一边深呼吸,平心静气地想:她想要的是在山?#31181;?#19981;为任何人所知地静静迎来鬼赐予的结束。


她相信这是所有结?#31181;?#20013;她能到手的最好的奖赏,因为谁也不能再寄期望于被吃掉的那一天不会到来了。同时这既是对监护人最好的报偿,又是最好的报复。


她靠近门边时,须崎正在厨房中做饭。听见了她的脚步声,便头也不抬地问:“马喂好了?”


那飞舞在灶上时而改变食物状态、时而洒下调味?#36820;氖种?#26159;多么灵巧。尽管酒吞的?#31181;?#22823;概也一样灵巧,可这双手同时又和酒吞的很不同:布满了茧,还有些皲裂与伤痕。就是这样的一双手喂养她长大,把她从一个葫芦瓢拉扯到现在的大小。想想都叫人觉得不可思议。


她?#34892;?#36825;双手,可是她同样也害怕这双手,偶尔甚至讨厌这双手。怀抱着这些不可能被理解的思绪,她小声回答:“好了。”


监护人继续她的劳作,除了继续指示以外并没有更多理会她的意思。


“你也好好收拾一下,要带上的?#21363;?#19978;。不要上路了才说忘了带什么什么得回来拿。”


可她并没有什么可?#28304;?#36208;的东西,除了此刻她随身带上的那面小鼓和她自己的命。她一无所有,是怎么来到这世界上的,大概就要怎么样的走。这似乎是一件应该悲?#35828;?#20107;情,可是不知为何她此刻感觉自己从未有过的洁净,不被拘束、前路开阔,就像走在可以放声唱歌的春日山道上。


她轻声呼唤:“须崎。”


这是她第一次叫出监护?#35828;拿?#23383;。果不其然,监护人抬起了头,十分惊讶地看向了她。她们在这阴暗狭小?#30446;?#38388;里四目相对。她相信此刻对方一定觉得自己很陌生。是了,很快她们大概就得重新认知彼此了。


如愿得到了对方的注意力后,她?#39135;?#20102;自?#21512;?#35201;讨论的中心主题:“我也要一起走吗?”


监护人皱起了眉头,灵巧的?#31181;?#20043;舞也停下了。


“你在说什么胡话?”


她一边仔细留心着对方表情神态的任何细微改变,一边说:“如果说我想留下来呢?”


“你在想什么?”监护?#35828;?#22768;音变得尖利了起来:“你想死吗?”


也许她是想的。但在这里她选择摇了摇头,并问:“为什么一定要离开这里呢?”


监护人面部的肌肉抽动着。那也许是对她一无所知的愤怒,也许是对她这个存在的不满。总之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她都?#36127;醮用?#26377;让眼前的这个人开心过,这让她感觉很抱歉。可是她不能在这里停下。


火焰中两块柴禾爆裂了,发出噼啪轻响。她垂目看着那火星四散,等待着爆发开始的信号。


不出她的意?#24076;?#24456;快,监护人?#30452;?#22320;给正在烹煮的晚餐撂上了?#29301;?#22061;的一声。在只有她们两人一同生活的?#21866;部?#38388;里,这真是响亮的一声。于是她知道,暴风雨又要来了。


“你想死是吗?你不要命?#19968;?#35201;命呢!我看你是这条命来得太容易了,所以才根本不懂生命的宝贵。”


她很想开口稳定一下对方的情绪再稍稍加以反?#25285;?#21487;刚说了个“我……”就又被须崎厉声打?#24076;?ldquo;你以为我想离开这里吗?你哪里知道为了找到这么一个住处花了我多久,花了我多少血汗和辛劳!好不容?#35013;參认?#26469;没有?#25913;輳?#23601;又因为你!”


监护人说到气急,开始满厨房找她的烧火棍。她本来还条件反射有点想躲,但很快意识到想和这个人冷静交流?#36127;?#26159;不可能的,她的觉悟和尝试其实都是?#22204;汀?#21482;是因为最近能够和酒吞一个人正常地交流了,就开始痴心妄想和别的人也可以进行正常沟通了。真是发梦。


这叫她突然难过得想死。眼前的这个人是不会改变的,她的心情和想法会被认识到?#30446;?#33021;性,哪怕稍微一点点都没?#23567;?#36825;点倒是和酒吞一模一样。她动不了了,只得站在原地为自己认识的天真和不够深刻付出代价,那无情的声音继续在震得她?#21738;?#21457;颤:


“真是气死我了!干什么都得我来给你擦屁股,一点用都使不上,只会给人拖后?#21462;?#20320;?#35895;换?#25954;!?#35895;换?#25954;这么说!”


那根?#20054;嗟目?#24515;竹管刚被监护人捡起,就又因为持有者的情绪激动而脱手落地,发出好大一声,滚到了她脚边。她太难过了,甚至把那属于对方的武器捡了起来递了过去,然后心灰意冷地在原地等待钝痛降临到?#30452;?#19978;。


那真的很难过。被笑作爱哭鬼对她而言是很恰如其分的。但今天她才终于发现眼泪这种东西不是挤出来的,而是自然而然地满溢出来的。伴随着?#20999;?#27700;?#21890;?#28385;心脏这一容器并渐渐开始溢出,问题也自然而然地随着水流出现。她抬着?#20054;?#21448;热烫烫的?#30452;郟?#29992;越发微弱的声音问:


“那为什么不扔下我……”


对方自然没有听清,“你说什么?”


她鼓起勇气、硬起心肠,悲?#35828;胤次剩?ldquo;为什么你不扔下我,自己一个人走呢?”


监护人被气笑了,把烧火棍摔在地上砸得哐噹响。当着她的面不好再捡起来,可是一时间又找不到更趁手的工具,在狭窄的厨房里狂怒地转了两圈后回来还是空着手,干脆指着她的鼻子骂道:“你知道什么,你这被我好?#38498;?#21917;养着的大小姐!你什么都不知道!”


对这不讲理的一切的愤怒终于支配了她。她绝望地大叫出声:“那你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倒是告诉我为什么啊!”


可不论她的痛苦、她的觉?#36873;?#22905;的挣扎,须崎都会横眉冷对。这个女人厉声回答:“那我就告诉你,你的命是我救回来的,不是你一个?#35828;?#19996;西!你的命是我的!”


为什么连她的命都不是她自己的?#25239;?#22905;的东西已经够少的了!眼前的抚养者却还要连她自己都夺取。泪水已经把眼睛模糊到什么也看不清,她自己也因为抽噎而难以?#26434;錚?#21487;她还是想做最后的一点反抗:“凭什么……”


“你?#35753;?#26377;为自己的命连夜奔过十几座山,也没有为自己的命沿路乞讨过,那就别想把自己的命随便处置!别再讲什么梦话了,”监护人厉声道:“你不要以为你是常人啊!你知道吗,你就应该躲躲藏藏避人耳目地生活!你不是人,是怪物!”


那话语如鞭子一般抽在她的身上。所有人、所有人!所有人都不把她当作人来看!


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她就是活在这样的世界上,必须得去面对这样的生活,哪怕看不到一点改变的希望。毕竟她是个连命都不值得有的怪物。她没有改变自己处境的能力,她一无所有!


“我……”


鬼带来的阴影是无情的,是一个她不敢直视的地狱。正因为认识了酒吞她才能认识到阴影是什么,不然她此刻无法意识到,须崎也一样是她的阴影、是她的绝望。这个人带给她的阴影如天空本身,原样一般的覆盖着她的世界。她就在这阴影中长大,数年来一直以为这就是本来的天。


她从不知道挣脱的办法,更不知道挣脱之后该如何活下去。这是她能察觉到的、自己身上最大的异常。


“我……明白……”


孩子没有办法喂饱自己,孩子没有办法维持自己的生存,孩子没有力量,也没有生产资?#31232;?#21482;要有大人在,孩子就是无法反抗大?#35828;摹?#22905;一无所有啊。须崎就是她的支柱,尽管她已经抵触了、想拒绝了,可是她的精神、她的生活,仍然必须围着这样的一根支柱转。


既然监护人说她是不可以被人目所及的怪物,那么她就是。


眼泪还在生产,可是她的心已经被绝望烧成了灰,装不下来的份也只有就这样让它们流完。她一边吞咽下有自己的心的碎片溶解其中的咸咸的水,一边用仅剩的力气讲:“我……明白了。”


兴许是她实在哭得太难看,监护人都不免生出了一丁点怜悯之心。这个只要还活着就不会停止折磨她的女人哼了一声,经她身边出门而去,并在她们擦肩时丢下了结束这场对峙的命令:


“看着火。等会吃完了乖乖去收拾东西,不要再给我多事。明天起来后多去收集一些野果,最好青一点的,路上能补充水分也能填肚子。”


流泪总是会让呼吸变得困?#36873;?#22905;仍然在抽抽答答着,如果她体力再少一点,说不定她还能把自己给哭?#20351;?#21435;。可是她注定要清醒着继续承受这一?#23567;?#22899;孩尽力抬起头来,看向门外迟暮的橘色天空。在那晚霞之中,必然有过许多群飞鸟归巢。她羡慕极了?#20999;?#32709;膀和属于自己的巢。


也许在这狭小的世界里,一只鸟都?#20154;?#26356;富有,更自由。毕竟,她是怪物嘛。



稍微更改了一下前一章中的细节。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九难
九难 在 2019/02/25 02:17 发表

第一次产生了想要和监护人好好交流的想法结果被无情地打碎了呢 好可怜我的小赖光(抹泪
就觉得难得她有了表达自?#21512;?#27861;的举动 但是监护人不会考虑她的想法 不仅不考虑还要打她还要说她是怪物 难得她觉得自己可以像人一样地思考了 结果监护人这么一来又把她的自我认同击破了 而且刚刚收到酒吞给的小礼物应该很开心才对 没一会儿监护人就来破坏好心情了 我真的太心疼小赖光了小赖光来给妈妈抱抱(ntm
而且看这样子是必须要走了啊 不过酒吞小姐的话找到她应该也不难吧 期待后续ww

翡翠之幻
翡翠之幻 在 2019/02/20 21:09 发表

挺好奇监护人这么做的原因的,这种?#36867;?#26041;法怎么看?#24049;?#22855;怪。

显示第1-2篇,共2篇
台湾码报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