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第10章 第十章

作者:薛定谔的猫丶
更新时间:2019-03-15 23:26
点击:323
章节字数:420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身上鳞片逐渐消去,露出柔韧的肉体,夏树反手将后背的两支利箭拔去,深深的伤口只是在呼吸间便愈合了。


蛟鳞本该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偏偏刚刚化身?#25442;?#20102;一部分,而这两支箭也正好射在没有化出鳞片保护的背部。


夏树回到那深潭,悄无声息的潜入自己的小窝,嘴里还残留着那血肉的味道。


在看到静留受伤后的那一瞬间自己是愤怒的。


差点没控制好犯了杀戒。


这种情绪陌生无比,本不该出现在她身上。


夏树本?#35860;?#24213;?#20102;?#20294;静留被刺?#35828;?#34880;腥味传遍了整片山脉。嗅觉敏锐的蛟龙哪怕身处深潭之下也能清晰的闻到,并认出。


她原本再三犹豫该不该管,明明只要静留一死,所有困扰她的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但她最终还是去了,她一直跟在后面,见静留受伤,落马,直到命悬一刻才于心不忍,化了形态前去相?#21462;?br />


她理所应当的在静留那漂亮的红眸里看到被充满的恐惧,那原本应该对她温柔的眼神,却是在看从地狱挣脱的鬼怪般畏惧。就像?#32972;?#22905;一次化形被凡人过路客看到的眼神是一样的。


那样的眼神,再次提醒了她们不是一路人。


……


静留受?#35828;?#28040;息不知怎么的就传到了自己那个表妹的耳中,见她匆匆而来,身后一马车的珍稀药材。


“静留姐姐你没事吧?!”


友绘以梨花带雨万分伤心的模样?#35828;?#22905;怀里,直接牵扯到肩膀的伤口。


静留疼的紧皱眉头,还好自己腿也伤了,不然站着肯定要被友绘这么一扑再给扑去半条命。


“友绘?也不通知下。”“听到静留姐姐受伤我立刻准备了府上最好的药材给您送来,毕竟伤筋动骨可不是小伤。”


“没有你说的那么?#29616;兀?#24050;经给大夫看过了。”


“究竟是谁伤了你?!”


“只是我不小心跌落山崖罢了,只是断了一只?#35748;?#24403;?#20197;?#20102;。”


友绘又继续嘘寒问暖了一阵,眼光却开始在院落四处打量。


“友绘,怎么了吗?”


“静留姐姐,那个玖我呢……”


提起夏树,静留神色?#20987;觶?#21018;拿起的茶杯又放下了。


“她走了。”


友绘一听夏树走了,?#25104;?#39039;时如沐春风般开心夺目。


不过还是有一点小小的遗憾,本来她已经请了几位有名的道士守在门外,如果夏树在的话只等友绘一个指令,?#20999;?#36947;士就会冲进来揭开那妖怪的真面目!


但如今夏树走了,也就没必要了。


同时也带走了自己的心腹大患。


“这大凌风光无限,玖我姑娘大概还没全部游玩,着实遗憾。”


“是啊……”


静留不愿意再从别?#35828;目?#20013;听闻夏树的名字,株洲城也好,妮娜也好,见到自己一个人坐在院落,总会提起那个形影不离的姑娘。


她们?#36335;?#19968;直在提醒,提醒自己失去了多么珍贵的宝物。


她们每提醒一句,自己心里就悲伤一分,却也舍不得埋怨令她伤心的源头。毕竟夏树并没有和一些女孩一样玩欲擒?#39318;?#36825;种小?#20005;罰?#21453;而从一开始就明确坚定的拒绝自己了不是吗?是自己一直厚着脸皮往她身边靠,导致如今这种结果,她谁都没资格抱怨只能怪自己的不识趣。


心中?#36335;?#32570;了一块,无论去做什么,或是再试着接触别的女孩子都无法弥补。


她想要的很多,却又不多,她只想要夏树一个人就够了。


“静留姐姐,?#23454;?#22240;那天龙影吉兆,说要?#35860;?#35774;宴,请僧人商量了日辰,说是在明年深秋。”


“荒唐。”


为了扩展领地,大凌与周遭小国征战数年,国库和民税勉勉能够支撑战争和皇宫开销,本身应节俭为主,却偏偏摆?#20405;?#26497;其奢侈无用的盛宴,只为图一虚名。


“但这就是?#23454;?#30340;权利不是吗?高高在上,百万人俯首称臣。只需要一句话便能血流成河,断人生死。”


静留只?#20999;?#20102;笑:“友绘说的是。”


友绘深吸一口气,声音放的极为轻:“那这样的权利……静留姐姐想要吗?”


四周一?#24405;?#38745;下来了,静留收敛了笑容,换上一副严肃的面孔:“友绘。”


“这?#21482;?#20320;莫要再说了,?#25442;实?#21548;到,欲图?#23830;遙?#26159;死罪。”


“我知道!可是……我觉得静留姐姐更适合这个位子。”


静留提高了声音:“友绘!”


“静留姐姐,我不说了,你莫要生气。”


正如友绘所说,?#23454;?#20043;位就如天下人眼中的肥肉,得之便是取之不尽的权利,江山美人应有尽?#23567;?#30410;明帝只有她一个女儿,若他驾崩,藤乃静留便是合法的顺位?#22363;?#20154;。


得到天下又何愁得不到一个女子?


静留停止了自己出格的想法,本身能?#25442;?#21040;成年就已经是极大的?#20197;?#20102;,莫要被那皇权迷了眼睛。


可这想法却是在静留心中扎了根。


过了几月,静留伤好的彻底,不顾他人反对再去了几次大凌大山,依旧毫无收获,没有夏树,也没有那只?#20154;?#19968;命的怪物。


她们就像从未存在过。


静留坐于椅子上,手中还拿着那支仅剩一只的?#36784;牵辰?#28422;黑,角身如玉,莹润冰凉。


她望着这龙?#29301;?#21891;喃自语:“如果这是你接近我的理由,你为何不将它拿走……你要什么都可以,只要回来,让我看你一眼。”



益明二年秋,?#23454;?#22914;约准备设宴,邀请了各国使臣前来共庆。


大凌正为盛朝,受邀各国带上重礼纷纷前往。




自那次救了静留之后,夏树便一?#32972;?#30496;潭底,这一睡便近一年。


寂静漆黑的深潭上方不知何时出现了红色的光芒,?#26538;?#33426;一闪一闪如火焰又如琉璃反射的光。?#26538;?#33426;?#35860;?#24213;闪了没多久,见里头没有动静,便不再?#20102;浮?br />


“轰!”


一道巨大的声响?#35860;?#24213;炸开,夏树瞬间被吓的惊醒,带着刚睡醒的茫然。


她也不清楚睡了多久,直到被这个声音吵起。


夏树离开了小窝,?#35860;?#38754;小心翼翼露出了半个头,然后见一头艳发的少女蹲在她面前一脸笑眯眯的模样。


“舞……舞衣?”


夏树有些错愕,她不是早就回?#24050;?#22269;了吗?


“好久不见啊,夏树。”


夏树出了深潭,见那来自异国的使者一如从前开朗的模样。


“你怎么来了?”


“?#23454;?#35774;宴,邀请了许多国家。”


“设宴做什么?”


“?#23454;?#35828;皇宫出现了龙影,是大凌吉兆,不过?#20063;?#24819;是你的功劳。”


“你们人类还真是小题大做。”


夏树打了个哈欠,伸展着因?#20102;?#32780;有些僵硬的骨头。


“吉?#23383;?#26159;个虚名,?#23454;?#21482;是想展示大凌的丰饶与力量,好威慑周遭各国。”


“说起来……”舞衣稍稍整理了下自己?#36335;?ldquo;离宴会还有几日,要去凌?#26538;?#36891;吗?”


刹那间,那有着一头亚麻色长发红色眼眸的温柔女子充斥了她整片?#38498;#?#22799;树胡乱摇了摇头。


“怎么了吗?”


“不是……出?#35828;?#20107;。”


夏树不愿意再想起静留,她本想一觉睡百年,?#27425;?#26366;想第一年就被舞衣给吵醒了。


“我难得来大凌,下次再?#20174;?#19981;知是何时,你就?#26412;?#22320;主之谊陪我逛逛,听说奈绪还开了一家酒楼,一起去吗吧。”


舞衣爱玩,?#19981;?#21508;种新鲜的事物,?#32972;?#26469;到大凌身负外交重任,不曾欣赏大凌美景,如今有了新的机会,她只想弥补自己的遗憾。


“我忙着修炼。”


舞衣一声轻哼:“得了吧,你刚刚明显在睡觉好吗?还睡了不短的时间。”


这一年似乎把脑子都给睡糊涂了,夏树闷闷想了半天却也想不出什么拒绝的理由。


如果皇宫?#35860;?#35774;宴,身为公主的静留一定会到场,这样她就说不定能够再次潜入藤乃府邸把自己剩下的那只?#36784;?#32473;带走。


从一开始她的计划本该正常,天衣无缝,偏偏让静留给搅了局,从此一步错,步步错,?#20154;?#21453;应过来,所有一切都乱了套。


舞衣的邀约是个补救的机会,内心深处她也想再回凌城看一眼,想知道那人是否依旧会如同曾经那样,在清晨或是下午在?#20405;?#20141;饮着茶。


皇宫设大宴,连带着凌城一同哄闹。


“夏树,你带着这个玩意不闷吗?”


“不要你管我!”


夏树闻言扯紧了?#25104;?#30340;面纱,将半张脸遮得严实,只露出了那双翡色的眼睛。


连夏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进个城都要偷?#24471;?#25720;的,静留虽贵为公主,但这凌城却也不是她家开的后院,本没有必要这么躲躲藏藏。


夏树领着舞衣来到奈绪开的酒楼,现?#35860;?#33394;大白,?#26538;?#26639;也是装模作样做起了正经的酒楼生意。


光是这几天的?#39286;?#23601;已经让奈绪赚到手软,南来北往的异乡人总是最好宰的肥美羔羊。


夏树见到她时她正坐在戏台前方的上等座,吃着小菜,看着戏。


奈绪老早就闻到了她两气息,特地留了两个座位。


“奈绪,好久不见啊。”


“?#20999;?#20037;没见了,你那只黑猫呢?”


奈绪指的是当年那趴在舞?#24405;?#19978;瘦瘦小小的那只小猫妖。


舞衣无奈苦笑道:“或许是?#24050;?#22269;的伙食太好的缘故吧,命现在的体重实在有些过了,我实在是带不动。”


夏树和奈绪都同时想到那只黑猫胖了一圈的样子。


“我就知道,那猫贼能吃,每次做饭舞衣做六份都不够。”


奈绪幽?#25343;?#20102;一眼夏树:“你倒是躲得清闲,你离开凌城的?#20999;?#26085;子,那个藤乃封了?#29301;?#25384;家挨户寻了个遍,光是我这酒楼就来了十多次,生意都不让人好做,?#20999;?#26085;子我可是亏了不少钱。”


夏树一愣,却是没接什么话,只顾着饮着眼前的酒。


见夏树不说话,奈绪嘴?#26538;?#36215;了笑容:“我原以为是你被那藤乃勾了魂,却不曾想是她反被你迷了心神……”


在旁边听了半天都舞衣实在按捺不住想要八卦的心:“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这笨蛟龙?#33151;?#20170;大凌的公主好上了。”


“哎!不会吧?真的吗?夏树?!”


看着舞衣眼中泛光的模样,夏树气恼,猛的一拍桌子:“臭蜘蛛!你莫要胡说,谁跟静留好上了!?#20197;?#23601;拒绝静留了好吗?”


“舞衣你瞧瞧,这“静留”的名字叫的熟腻,说她们两没点事,谁信?”


舞衣不说话,只是眼中的光芒都要照瞎夏树的眼睛,还一脸“我都懂”的表情。


“事情根本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好啦好啦,知道了。原本还高兴你找一良人,看来没戏了。时候不早了,宴在傍晚,?#20063;?#19981;多也该进宫了。”


舞衣说着,站起身来整理好自己的衣饰。她年纪轻轻,性子活?#33579;?#21644;别国恭敬端庄的使者不太像,却是很好的做成了?#24050;?#21644;大凌的外?#36824;?#20316;,也难怪?#24050;?#30340;?#23454;?#22914;此信任她三番两次?#20260;?#21069;往。


与此同时夏树也起了身,同时拿面纱掩了自己的脸:“我也该走了,?#19968;?#26377;要事要做。”


“走罢走罢,我刚好落个清?#23567;?rdquo;


如果舞衣此时要进宫,那么静留更是早该走了吧。


这?#24405;?#25152;有的事似乎就是一个轮回,她曾经为了偷?#36784;?#32780;进入藤乃府,接近静留再离开。如今过了一年半载她还是重新回到了这里。


外?#20013;?#38393;,藤乃府邸附近却是安安静静的没什么人,只有门口悬着的两个散着柔和橙光的灯笼。


她在山中称霸王,四周的飞禽走兽?#33073;?#24618;都怕她。如今接近这藤乃府,心中竟是怕了。


静留对她的好毋?#24618;?#30097;,对她的爱也明确的表达出来。她不接受,跟世俗看法毫无关系。而是“爱情”这东西完全超出了夏树的认知范围,一如好奇害死猫,夏树从不愿意主动去尝试在自己认知范围外的事。


在墙?#21453;?#20102;半天,听不见里面的动静。夏树跃过那高墙,发现里?#29359;?#22806;面一样安静黑暗,甚至没有燃起一根明烛。


这走的也太干净了吧?


夏树感觉有些不对劲,但警觉半天发现并没有什么动静。


已是深秋快要入冬,加上后面那阴冷的水潭,整个藤乃府看?#20808;?#29978;至有些阴沉,与外面的?#39286;?#26174;得格格不入……


?#36784;?#30340;气息从静留的房间里传出,夏树不太相信静留会将?#36784;?#34255;在同一个地方,静留聪明无比,指不定是个陷阱?


但就算是陷阱又怎样?她早已踏入大妖的行列,这世间又有几人能奈她何,更何况一个人类?


她走近静留门口,稍?#25321;?#21548;,并没有动静。


小心推开房门,里头空无一人。只有那装着?#36784;?#30340;盒?#24433;?#23433;静静的放在桌子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24656;?#26159;:-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22270;?#24405;
xiuke
xiuke 在 2019/02/23 19:56 发表

谢谢。。。。

CHCY
CHCY 在 2019/02/21 00:21 发表

停在这里?不是吧……

显示第1-2篇,共2篇
台湾码报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视频直播 老时时彩杀号网站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app下载 富贵王国免费试玩 红熊猫的英文 重庆时时彩计划的博客 冒险丛林官网 英雄萨姆3尼罗河宝藏秘籍 pk10一天赢300怎么赢 德科钻石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