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第113章 刺客的前奏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9-02-26 23:21
点击:369
章节字数:441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一三、刺客的前奏

Root合上了笔记本,喝掉了一杯气泡矿泉水,向餐厅一角的侍者抛过去一个妩媚的眼神,结束了她在新大谷酒店二楼咖啡厅长达两个小时的晚餐。

她这顿饭必须吃得长,聪慧如她,很快就明白了鸟居大师借枪的目的,做好配合是她的任务之一。

不过用餐时间长并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她现在的身份是纽约美?#21507;?#24535;《Jarry》的专栏作家卡洛琳•图灵,在日本寻觅美国人喜爱的美食。她刚刚细品了新大?#30830;?#24215;的美食,并写了一篇专业的报道,传给了美国长岛的编辑部。

当然,这两个小时她也干了另一间更有价值的事,她刚刚把新泽西一个洗钱团伙的一百万美元转到了瑞士账户上,十分钟后,伦敦?#20540;?#20250;的人就会取到这笔现金,她也算是对鸟居大师交账了。

从洗钱团伙的账上转钱一点不难,不过要辗转七个服务器外加虚拟账户,消灭所有的痕迹,就要费点时间了。

这对她来说不算难事,反而?#20999;?#37027;篇美食评论,可真的让她耗费了不少脑细胞。

不过哈罗德安排的美食作家这个职业也的确不错,不但可以免费吃到很多美食,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如果被人查到她和鸟居江利子接触,她有足够的理由去解释。

想到这里,她不禁笑了。那飘逸而独具风情的笑容,让酒店走?#30830;?#21153;生看了都失了神。

“我亲爱的Sameen,你在纽约还好么?如果知道我在东京这么受欢迎,你会不会吃醋呢?”她想到?#32422;?#30340;爱人,爱情的甜蜜和心底的得意让她笑意更深。

“她就算吃醋,也不会紧咬牙关不开口的。”就在Root开门进房间时,她听见黑暗中有个人说。

“你吓我?”虽然说着这样的话,Root按亮?#35828;?#30340;动作倒是不紧不慢,看到一男一女悠闲地靠在沙发椅上,“如果不是我的枪被借走,如果不是你的声音我很熟悉,那一瞬间我就开枪了。”

大神翼笑了笑:“只是想警告你,时刻不能放松警惕。”

“一次被两位刺客大师警告,我很荣幸。而且大师能破解我在房间布置的三道防线,我也很佩服。”Root笑嘻嘻地说,“不过在你们进来的时候,我的?#21482;?#24050;经接到有人入侵的预警。我相信能做的这点的,只有两位大师。信任让我放心大胆地进来了。”刺客的职业让她必须时刻保?#24535;?#35273;,如果刚才进来的是圣殿骑士,她只能束手就擒或是血溅当场。

特别是东京有最强的圣殿大师的存在。

所以她看似潇洒佻达的外表下,是超一流刺客和黑客的素养。

既然两位大师的存在,甚至是破解她的防线都没有吓到她,那么是什么让她吃惊呢?

是鸟居江利子隔?#23194;?#20040;远,甚至隔着房门和一堵墙,也能轻易地捕捉到她脑海里的一闪念。

“看来你已经掌握了狐耳的‘隔墙有耳’,那么你的能力还能升级么?”

江利?#26377;?#32780;不答,举起了?#21482;?ldquo;我的?#21482;?#20063;接到了伙伴收到一百万美元的邮件,谢谢。”

Root抬起下巴,傲然看向大神翼:“那么大神大师呢?”

大神打开了一个黑色的手提箱,那是他们刚才从毒贩那里抢来的。

“这次是几?#32422;福?rdquo;

“不算什么,二对十。”江利子也把枪还给了她。Root那么聪明,借枪什么的早已心领神会。而且明天她还会在公安部的内网看到警情通报,印证她的猜想:她和她的女朋友,今晚在二十公里外的练马区和?#25442;?#27602;贩火拼,抢走一百万,留下一地尸体。

“不公平啊。”Root笑道,“我一个人弄了一百万,而大神大师却有债主的帮助。”

江利子好像早有预料:“那好,我违反约定,自罚一百万。马上送到。”

江利子话音未落,酒店的客服部侍者已经敲门。送过来的是一个快递纸箱,打开来却是一箱钞?#20445;?#25972;整两百万美元。“我的一百万,先前你转过去的一百万。”她将纸箱和刚才的一百万推给Root,“这里是三百万美元,足够搭建机器网络的前期费用。不够的话,和我说话。”

“你筹钱?#20219;?#24555;得多了,怎么,不会是卖假画得来的吧?”翼开玩笑地说。

“只是做?#35828;?#25237;资。这一年?#27425;?#20080;了两条商店街,投资了新宿一半的游戏厅,还有上野的一半画?#21462;?rdquo;江利子谦虚地说,“常规做法而已,兵马未动粮草先?#23567;?rdquo;

“看来你早就准备好了,真的要大干一场了。”Root的眼睛在发亮,冒险、挑战、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一切都让她格外兴奋。

“?#21069; ?rdquo;江利子的目光注视着璀璨的东京夜景,里面闪耀着霓虹的光彩,“我们一起,把东京搅得地覆天翻!”




刺客的战争还没有正式拉开帷幕,而警视厅本厅已经是地覆天翻。

“科警?#24184;?#32463;对网络信息的进行搜索,可是信息通过五个海外虚拟服务器,都是被入侵的,信息已经被改写,无法追踪。”

“在佐川政男被捕后和他有接触的人?#23478;?#32463;被带到,紧急审讯室正在加班加点审讯。但除了那个律师,就是警方人员?#32422;白?#24029;家聘请的心理专家,身份都没有可疑之处,我们还在深挖。”

“佐川政男羁押期间的监控录像?#23478;?#32463;拿到,信息分析中心和刑事部的人分成十个小组,正在查找蛛丝马迹。?#20004;?#27809;有发现异常。”

“现场的监控和?#25484;?#20063;正在分析,我们努力地在?#39029;?#35302;发佐川政男发狂的原因。”

“广报课的社美弥子课长请示,有一百多家媒体等在警视厅的报告厅,其中有一半是海外媒体,记者们想要知道今天上午发生在法院的杀人?#24405;?#21040;底是什么原因。”

“急?#36828;?#26242;性精神障碍发作啊,还能什么原因!”以冷静稳重而闻名的水?#23433;?#20107;官难得地发脾气了,“最好?#23194;?#20301;法官大人来主持这个发布会,他不是正躲在警备部申请贴身警卫么?还有?#20999;?#20010;心理专家。不是他们判定的么?他们要什么就得什么了!”

得到的消息一个接一个,可是没有一个好消息,也难怪她发脾气。一年前对付NOIR虽然也?#20999;?#33510;至极,可是好歹有迹可循,最后终于挫败阴谋。可是如今这个案件让她根本无从下手,好不容易看到?#35753;静藎?#21487;是抓过来一看,真的只是一根?#38745;蕁?

“我这个不知道是不是好消息。那个律师抢救过来了,暂时没有生命危险。”首席法医坐到了蓉子对面。

“或许吧。”蓉子苦笑了一下,“可是发自内心地来说,我也不觉得有多好。”

静留有些意外地睁大眼睛,原来这位在她心中这位恪守法律,不,简?#31508;?#27861;律在人间化身的警界高官,原来也会有?#32422;?#30340;个人情绪。法律和正义如果发生矛盾,她心里的天平偏向了后者。

“怎么,是不是觉得我很不专业?”蓉子见?#27425;?#36947;。

“不。”静留善解人意地笑了笑,“突然觉得你多了几分人情味。”

蓉子紧缩的眉头也终要缓缓舒展:“我是人,也当然有情。”说到这个“情”字,她令人不易察觉地笑了,整个人一下子变得柔和了。那不觉就自然流露的表情,一定是想起了她的情之所钟,她的江利子。

静留却心头一紧。蓉子对江利子情根深种,可是那个神秘莫测、真假难辨的江利子,真的是值得她托付一生的人么?

静留正在思?#36857;?#35201;不要提醒一下蓉子,注意?#32422;?#30340;枕边人。可是这种提醒,让蓉子去怀疑她最爱的人,真的适合么?#30475;?#26102;,就见?#35282;?#27468;音快步走了进来,一手紧握着?#21482;成?#38750;常难看。

静留本能地察觉千歌音的不对劲,刚刚起身唤了一声,却被千歌音冷电般的眼神盯了一下,心突地一跳。这心跳如此剧烈,像是被鹰猛啄一口,又像是一只手攥住她的?#33041;啵?#35201;将它扯出胸腔一?#24682;?#38745;留连忙稳住心神,若不是她自控能力极强,?#24535;?#36807;多次磨砺,恐怕真的要跌坐下来。饶是如此,她回过神来,仍是要深呼吸好几次,才能勉强平复?#30446;?#30340;不适。

“静留,怎么了?”千歌音和蓉子同时问道,千歌音更是大步向前,想要扶住静留。却不提防被静留?#21482;?#22320;一让,落了个空。而静留也一个?#24590;模?#33509;不是蓉子眼疾手快从侧面扶住,恐怕真会跌倒。

“我没事。”静留勉强笑笑,“可能是今天太累了。”她这一说大家也相信,大家都看到今天首席法?#20132;?#36523;浴血的样子,下午又解剖了两具尸体。

像是为了转移话题,静留又对蓉子说:“蓉子也回家去吧,你今天也够累了,这个案子千头万绪,一时半会也出不了结果。”

蓉子刚想说什么,就看见门口一阵骚动。她的助手带着两名警官过来,这两人都不陌生,是搜查一课的石上警视和组织犯罪对策第五课的角田警?#21360;?br />

石上警视神情紧张地说:“练马区发生枪击案,想请首席法医过去一趟。”

千歌音上前一步拦在静留前面:“首席法医工作了一天,已经非常劳累。警视厅不是没有值班法医。”

石上警视被姬宫警视正的气势慑住,?#33510;?#30528;说:“可是,这次尸体比较多……”

“有多少?”

“十具。”

整个办公室的人都站了起来,这样的大案要案,让公安部都震动了。水野警视正急忙问道:“报告具体情况。”

和蓉子比较熟的角田警视报告:“练马区的巡警听?#35282;?#22768;去搜查,?#20154;?#20204;赶到现场,就只有一地的尸体。凶手动手非常快,从枪声响起到巡警赶到最多就三分钟。而且现场遗留有?#37202;貳?#30446;前估计为?#37202;?#20132;易引起的火拼。案情重大,所以搜查一课和我?#20146;?#20116;联合办案。”

“好的,我去。”首席法医简洁地回应一句,拿起了椅?#25104;?#30340;外?#20303;?#38754;对千歌音试图阻止的动作,她微笑着摇摇?#32602;?#32745;然而去。

可是静留走到门口,?#20174;?#20572;步回?#32602;?#22905;注视着蓉子,目光深沉:“回家吧,蓉子。今晚最好还是回家。”

这不平静的一天,这依然不平静的夜晚,让她心里?#24178;?#19981;安。如果江利子有?#20365;猓?#22905;希望蓉子回去,无论江利子是何等身份,她都希望她能够对最爱的人坦诚。如果江利?#29992;?#26377;?#20365;猓?#22905;也希望蓉子回去,消除她多疑的猜想,让一?#26434;?#24773;人的爱情温暖这个诡谲多变的寒夜。

蓉子怔怔地看着静留的背?#30333;?#20986;门。首席法医的话好像有一种无形的说服力,让原本打定主意要?#20013;?#25112;斗的她,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念头——她想回家,想回到江利子身边,更想知道,她的爱?#35828;?#24213;在不在家。

“蓉子,你回去吧。”千歌音走到蓉子身边,“这么浩繁的数据分析,?#20999;?#35201;时间的。你的工作是?#35748;?#32034;出来再进行归纳判?#24076;?#25152;以呆在这里并没有什么用。还有,今晚那个枪杀案,属于搜查一课和组织犯罪第五课,不是你的案子。蓉子,让?#32422;?#20241;息一下,明天的工作需要你有清醒的头脑和充沛的精力。”

“这……好吧。”

和蓉子一起走到警视厅的大门口,看着搜查一课和组五的警车闪着灯呼啸而出,千歌音?#37027;?#22797;杂。

如此干脆利落又迅捷无比的杀人?#24405;?#26469;如闪电去如风,而且只杀毒贩不杀无关的巡警,很大?#24597;?#26159;刺客所为。而刚才她走进公安部之前,已经接到姬子的消息:阴阳师的三个据点被袭击,每个据点只留一个活口,就是来报信的。

这样惨重的损失,还不能让警方得知,只能由阴阳师内部暗中调查。更何况她知道,这是有组织的策划,折损阴阳师的有生力量,逼她拿出底牌。

愤怒、杀气和挫败感让她一时失控,没有控制好鹰眼的力量,?#35895;?#21523;到了静留。看到静留对?#32422;?#30340;害怕、抗拒和毫不犹豫离开的身影,更让她有一种无可挽回的焦虑。

而此时她目送蓉子离开,随后打了个电话:“你跟过去,把情况报告给我。”如果不是诸事缠身,她也希望?#32422;耗?#36319;过去,亲自会一会鸟居江利子,那个她心中头号非常嫌疑人。

蓉子并没有察觉到?#32422;?#32972;后有人跟踪,她有心事,像是有一个声音在心里催促她:快一点,快一点回家。你需要在家里见到江利子,你必须见到她。

在公寓的楼下,她抬头看了看,窗户一片黑暗,不像是有人。不过,也许是她的恋人已经睡了。

门厅、电梯、走廊……水野蓉子的脚步很少会这么迟疑,那颗面对犯罪分子都能平稳跳动的?#33041;啵谷?#22312;接近?#32422;?#23478;门的时候,跳得几乎要跃出胸腔。

当她面对大门的时候,犹豫?#23194;?#26679;厉害,冰冷的钥匙几乎被手心温热,她方才深吸了一口气,如同刺出匕首一样,将钥匙伸进锁孔,推开了门……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20889;?#36175;记录
水?#23380;?#22899;孩
水?#23380;?#22899;孩 在 2019/02/26 18:05 发表

好像催更哦 真好看

踽踽独行
踽踽独行 在 2019/02/22 07:07 发表

断的如此悬疑……

显示第1-2篇,共2篇
台湾码报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