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第1章 Home

作者:海馬
更新时间:2019-02-17 22:07
点击:175
章节字数:462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耳邊傳來窸窸作響的聲音,眼簾跳動了幾下,Blake睜開惺忪的雙眼,向著聲音的方向看去。


結實的背部闖入她的視線,Blake眨了眨眼,試圖讓因尚未徹底清醒過來而陷入一片混沌的腦海理清思緒。


坐在床邊,Yang彎下腰撿起落在床邊的內衣和亮黃色短身背心,穿上,遮住了身後那人正盯著看的肩胛骨。


用腳勾起黑色短褲,用手接過後拉好捲作一團的褲管,?#20250;?#25226;修長的雙?#23481;?#27969;伸進褲管裡,站了起來,把短褲套在較早前已穿好的內褲外面。


"你今天不是沒有接任務嗎?”


剛睡醒時的喉嚨狀態不太好,加上昨晚……


聽著自己那有點沙啞的聲音,頭上?#35831;p滿是絨毛的貓耳抖了一下,Blake眉間一緊,皺起了眉,以在黑暗中也能清晰看見的雙眼看了牆上的掛鐘一眼。


愣了一下,Yang勾起嘴角,雙眼向下彎成溫柔的弧?#21462;?#36681;身面向著床,她一手撐在柔軟的床墊上,另一手輕輕將那人睡亂?#35828;?#28687;海撥到一邊,靠上前在她額上印下一吻。


"Hey,早上好Blakey"拉開了些許距離,對上?#35831;p如貪睡的貓般慵懶的琥珀色眼瞳,Yang臉上的笑意更濃。"?#39029;?#37266;了你嗎?"


"Ahem"應了一聲,Blake打了個呵欠。"起得真早。你不累嗎?你昨天才剛結束任務回來吧,在出遠門一星期之後。"


"你只?#20219;?#26089;一天回來啊。"眨了眨眼,Yang歪著頭,擺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卻藏不住那濃濃的笑容。"而且你昨晚也很累吧?"


拉了拉被單,阻斷了那?#35828;?#35222;線,Blake挑眉回看著她,擺出似笑?#20999;?#30340;表情說︰"讓我那麼累的是誰?”


"唔…我可能需要一點提醒──"


"你還是沒有告訴我為甚麼你起得這麼早。"手從被單裡探出,嘴角勾出小小的弧度,Blake用掌心擋住正欲靠近的那張臉。"我以為你這兩天都沒有接任?#30504;浚?br />


"正確來說?#35222;?#26178;還沒接下一個任務。但我昨天也許不小心忘了去仲介公會那邊報告,直接就從任務地點搭運輸機回來了。要是現在不跑一趟,任務拖太久委託人那邊會生氣的。我可不希望他減少這次任務的報酬,這樣我不就白接了為期這麼長的任務了嗎?"握住Blake的手輕輕把它從臉上挪開、放回床上,Yang聳聳肩答道。


"你是忘了,還是本來就沒打算要在昨天去?"


"我離家一星期了欸!我想他們不會介意我晚一天才向他們回報任務結果。"


"也許吧。"再度打了個呵欠,Blake任?#19978;?#26159;注了鉛般的眼皮闔上,用滿是倦意的聲音呢喃道?#28023;o…這代表我可以睡回籠覺,對吧?"


"我想這花不了多少時間,午飯前就可以回來了。但、沒錯,你可以再睡一會。?#20197;?#22806;帶午飯回來嗎?還是要在城裡吃?"


指尖有一下沒一下地撫過黑耳上的絨毛,聽到Blake發出舒服的輕哼時不禁笑了出來。"好吧,這樣好了。要是我從那邊回來的時候沒有收到你的訊息,我就外帶回來。"


快要睡著的Faunus應了一聲,Yang淺笑著再在她臉額上親了一下,拿起她放在床邊的Scroll操作了幾下,這才走到書桌旁抓起桌上的Ember Celica和搭放在椅?#25104;?#30340;駝色外套和皮帶,輕輕帶上房門走出了睡房。




厚重的窗簾徹底阻隔了外來的光線,讓再度醒來的Blake一時之間沒法搞清楚現在的時間。


因為Faunus的視覺較人類敏感不少,當初搬到這裡的時候,Yang堅持要在窗前掛上暗色的厚重窗簾。


"我們可以醒來之後再打開窗簾,不然每天太陽出來後你就不用睡了。"


在Blake說不希望把房間弄得昏沉沉的時候,Yang邊把?#24213;?#33394;的加厚窗簾放進購物車裡,邊笑著這樣答道。


Scroll沒有接收到來自Yang的訊息,左上角那個?#25509;?#19968;條斜線的小小喇叭圖示無聲地訴說著那?#35828;?#28331;柔體貼,Blake的胸口掠過一股暖流。


擔心自己準備從仲介公會回來時傳的訊息會吵醒還在睡的Blake,Yang出門前把她的Scroll設置成靜音狀態。


即使二人已經在一起那麼久,Blake偶爾還是會訝異於那個看似不拘小節的?#35828;?#32048;心。


把Scroll調回?#26032;?#29376;態,給Yang發了一個訊息。離開被窩,她伸了伸雙臂,拿著乾淨衣服走進與睡房相連的浴室裡沖澡。


步出浴室的時候已經穿戴整齊,洗過的頭髮亦已經用吹風機?#30331;?#20102;。


拿起Scroll讀了Yang的回覆,Blake做了最後的出門準備,在髮頂綁上黑色的髮帶。


她們住的地區幾乎不存在對Faunus的歧視,城裡大部分人對Faunus的態度?#24049;?#21451;好。


Yang自然不可能讓她住在盡是會壓迫Faunus的?#35828;?#22320;方。從Beacon畢業、決定兩個人住在一起的時候,Yang甚至說了「願意與Blake一起回到Menagerie」。雖然這個提議當下就被不希望因為Faunus的身份已受到特別對待的Blake拒絕了。


?#20250;幔?#22312;Blake打算與Yang在Vale Huntsmen仲介公會總部附近租一間小小的住宅,方便正式投入Huntress生涯的二?#35828;?#20210;介公會接任務的時候,Yang卻說她已經透過熟?#35828;?#20154;脈,在一個較偏遠的小城市附近搭建了一間房?#21360;?br />


"在這裡,你不用隱藏你是Faunus的事,誰也不會對你說三道四。要是有誰敢有意見,?#35222;?#25945;會他們不該再說我女朋友半句壞話。"初訪這個城市之時,Yang牽著她的手走在城裡,邊帶著她在一個又一個在城裡開店?#21543;?#27963;的Faunus身邊經過,邊把手伸向她髮頂,鬆開那用作掩飾的髮帶笑說道。


自從離開White Fang後,Blake一直不慣於在公眾場所把?#35831;p人類所沒有的耳朵露出來。Yang的舉動使得她?#35831;p黑耳緊張地聳立在頭上。每走一步,琥珀色的雙眼都在掃視周遭的人,生怕忽略掉任何一道異樣的目光。


直至第十個人類笑著回應Yang熱情的打招呼,並向一直與Yang十指相交的她搭話,繃緊的神經才漸漸放鬆下來。


這座城市不大,但齊備她?#20839;?#24120;生活所需的商店,也有火車站和港口等連接外界的渠道,騎Bumblebee到鄰近大城市的仲介公會或是運輸機坪也不過一小時左右的路程。


徒步向著內陸地區走上十分鐘左右便來?#32080;ang的熟人搭建的房?#21360;?br />


在第一個學期結束的時候,Ruby和Yang曾經打著「特別訓練」的旗號,把整個小隊帶回她們在Patch的老家度過長假期。眼前這間同樣座落於幽靜樹林裡的木屋讓Blake不禁想?#32080;ang心裡是否其實想要回到Patch的老家居住。


就在她思忖著該如何開口之際,Yang打開了門,帶著她走進只添置了餐桌、雙人床、衣櫥?#28982;?#26412;家具的房子裡。


"既然是我們的家,我?#32987;?#20497;應該一起佈置。"看著盯著空蕩蕩的房子發愣的她,Yang難得露出有點靦腆的神情說,丁香色的眼眸透露出些許期待。"為了讓我們在決定好該怎樣佈置以前也能住在這裡,我先把一些基本的東西都買好了。我們可以今天便住進來。"


從那天算起經已在這裡住了好幾年,城裡的人都知道她是Faunus,但她還是習慣藏起那對Faunus的象徵才出門。


畢竟她可不希望再一次看?#32080;ang為了她與?#20999;?#24478;城外來的、對Faunus有偏見的人起衝?#24359;?br />


每次在頭上綁上髮帶時,Blake都會想起那天的事。至今回想起那幾個少年說的?#20999;?#20398;辱Faunus的話、想到這個城市以外的世界仍?#24515;?#40636;多歧視Faunus的人,還是會讓她心裡不太好受,但想到那天為此對普通人動真火的Yang,Blake總?#20999;?#38957;一熱。


她不討厭像這般?#24826;艿結ang的愛,但若代價是要看著Yang再次因為對沒有控制Aura的能力的普通人動粗而收到威脅要吊銷她的Huntress執照的警告,Blake覺得自己最好還是不要再讓她為這種事與別人起衝突了。


確認黑色的蝴蝶結已經徹底把?#35831;p耳朵藏了起來,Blake踏出家門前往城裡。




把Bumblebee停在書店門外,Yang關掉引擎,踢下腳架,摘掉安全帽和墨鏡後下了車。


這?#35222;?#24215;是兩年前才開的,店主是一位跟Blake一樣喜歡看書的Faunus,據說在從Menagerie搬到這裡前曾受到Blake的父母不少照顧。


來到這裡之後偶然認識了Blake,知道這名同樣喜歡看書的女生是那對夫婦的女兒後,正猶豫要否在這裡定居的Faunus便毅然開了這?#35222;?#24215;,並以替她四出搜尋新書或是絕版書的方式報答那對夫婦的女兒。


Blake每次來到城裡都會到這?#35222;?#24215;,或是與店主討論上次買的那本小說的內容,或是站在某個書櫃前沉醉在精彩的故事裡,這點偶爾會讓Yang心裡泛起一股妒忌。


即使曾經為了Blake而嘗試過,她也始終沒法像Blake和店主那?#29992;?#30333;看著這些密密麻麻文字到底哪裡有趣。


"哈囉Yang!Blake在那邊喔。她喜歡的那個系列昨天出了新作。"揚起手,年輕的店主咧嘴一笑,熱情地向剛踏進店裡的Yang打招呼。


"好久不見!生意好嗎?"


"老樣?#21360;?#20320;也知道這地方。"習慣地接過Yang代Blake付的錢,那Faunus聳肩答道,把找回的鈔票遞?#32080;ang手裡。


又再與店主閒聊了幾句,Yang便熟?#36820;?#36208;到放著Blake喜愛的系列的書架那邊。


"Hey Blakey,要走了嗎?"從後環抱住她的腰,嘴唇隔著髮帶貼上?#35831;pFaunus的耳朵,Yang低聲說。


"Hmmm─怎麼那麼慢?"


"我可是把他們的午餐邀約推掉,盡快趕回來了喔。也許下次你該跟我一起去公會?"


"總是那麼受歡迎,huh?"


"你很清楚我多有魅力。"


勾起嘴角,Blake沒好氣地搖搖頭。


闔上小說,把Yang推開,她與店主打了聲招呼後便徑自離開了書店,坐上停在外面的Bumblebee。




回到家裡,Blake走到開放式廚房裡面,從櫃裡拿出茶葉,抓了一把加進茶壺裡,替自己泡了一壺茶。


把盛滿熱茶的茶壺和兩個茶杯放到?#26012;P上,又拿了糖罐和一根茶匙,?#20250;?#31471;著?#26012;P來到客廳。


把?#26012;P放到茶几上,她往兩個茶杯裡倒了茶,接著又打開糖罐,往其中一杯裡加了兩顆砂糖。


用茶匙把砂糖攪拌至溶化,她拿起沒加糖的那杯喝了一口,把茶杯放回茶几上後便坐到沙發上。


剛才新買的小說已被Yang放在那裡,Blake拿起小說,翻到離開書店前正在看的那一頁,在之前中斷的位置接著看,偶爾端起茶杯淺抿幾口。


簡單地沖過澡,Yang換上充當家居服的橙色背心,擦著頭髮來到Blake身旁坐下。


瞥了一眼她頭上那條忘了解開的髮帶,Yang隨手把毛巾搭在肩上,伸手把髮帶解開,靠上前在絨毛?#38519;p輕親了一下。


"別鬧了。"雙耳抖動了一下,琥珀色的雙眼給了她一個眼神後又再度回到書頁後面。


"好吧。"無所謂地聳聳肩,Yang側過身,把雙腳?#37096;s到沙發上。


背貼著Blake的手臂,腦袋就這樣往後靠,濕漉漉的頭髮惹得?#35831;p敏感的耳朵一陣痕癢。


"你今天就是不能好好坐在那裡,對嗎?"嘆了一口氣,Blake挑?#21152;?#30524;角餘光看向那顆重重地壓在她頭上的腦袋,把才看了幾頁的小說闔上放到一旁。


動了動被Yang壓住的手臂要她坐好,Blake拉出她搭在肩上的毛巾,用毛巾包覆住那頭柔軟的金髮,輕柔地擦拭,吸乾水份。


"Hmm在離開你一星期之後?我想有點困難。"閉上眼?#24826;?#33879;頭上那令人舒適的力度,Yang低哼一聲後說。


"你昨天就回來了。"


"?#20250;?#25105;早上又出去了。"


"才三個小時。"


"但我還是很想你。"手伸到頭頂,握住Blake的手打斷了她的動作,Yang轉過身面向著她,靠上前在她唇上留下蜻?#33136;c水的一吻。"難道你不?#32987;?#21966;?"


嘴角勾勒出玩味的弧度,Blake眨了眨眼,把手上的毛巾蓋回她頭上,垂下的毛巾邊緣剛好擋住了她的視線。


把?#35831;p正準備抬起的手按在沙發上,不讓她把毛巾拉開,湊上前的臉只與Yang的臉相距不到一公分。


"你何不自?#21512;?#24819;?"




--完?--




* Menagerie︰Blake的老家(S4 Blake乘船回去的地方)。

* Vale︰Beacon 所在的國家。

* Patch︰Ruby 和 Yang 的老家(Taiyang 所在的地方)。


這裡是穆。之前想說寫情人節賀文,可是想到手上還有一篇長篇,要是寫了短篇就寫不完這星期份的長篇了,結果在已經下定決心不要寫情人節賀文的時候,卻看到RT竟然發糖了!!!
RT竟然發了Bumbleby的情人節卡片!!!(沒看過那張情人節卡片?#30446;?#20197;點這裡(https://twitter.com/RoosterTeeth/status/1096107393040039937)看看。)
看到圖片的瞬間立即把長篇丟到一旁,開始構思慶祝文,雖然因為最近?#23481;^忙結果拖到現在才寫完。

?#22238;?#30340;IF短篇。突然想到自己從來沒寫過以戀人身份在一起的Bumbleby,應該說即使是其他作品其他CP,我本來也沒怎麼寫過以戀人身份在一起的內容。
說起來我根本不知道都已經是戀人了,到底還有甚麼可以寫啊。
正因如此,要是感覺這篇內容鬆散、沒有在圍繞主題,那是正常的,因為我根本不知道都已經是戀人了還能有甚麼主題RY
硬要說的話就是兩?#35828;?#26032;的生活吧。
本來只是想寫在不用出任務的假日裡,儘管各自在做自己的事,卻又一直待在對方身邊,感覺很和諧的二人,結果不知道為甚麼整篇都向著奇怪的方向走。
最後只是把當下想到的事都塞進去的一篇,而且因為本來就沒主題,也不知道到底要怎樣結束。

另外,因為是IF,二?#35828;?#24615;格是以S3前的二人為基礎。?#20250;?#22240;為已經是很多年後了,又已經是戀人,所以相處的態度也有了些許改變…說了這麼多其實只是OOC的藉口罷了。

最後,長篇那邊這次要更新的份只寫了一半,所以鐵定要延期了XD 請把這篇當成補償吧XD (欸。

那麼,下次再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24826;牽?
打?#25237;?#24577;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台湾码报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