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第31章 后篇之二十

作者:纳祭射手C
更新时间:2019-02-17 16:17
点击:149
章节字数:255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这一段时间以来,依然陆续有猎人被送进渔村刺探。刚刚重伤初愈的玛利亚暂时婉拒了任务,期间留在实验大楼里照顾“病人”。


玛利亚?#32435;疲?#33714;恩耳濡目染。可纵使莲恩作为教会首席医生负责整个实验大楼的资源安排,对于教会下达的指令她也只有执行一个选择。

一开始教会的血疗研究还在她接受的范畴之内,毕?#39038;?#23545;药理研究得通透,为教会培养血圣女这件事就像饲育一样,她没费多大功夫就让艾德琳成为了最成功的血圣女。

但?#28304;?#21345;里尔加入治愈教会进行符文研究以来,莲恩开始对教会的实验嗤之以鼻。即便从前拜伦维斯也常会做人体实验,但好歹都是在尸体或者器官上做手脚。她始终认为卡里尔的实验就是在无端折磨实验品。

莲恩想不通,这种对活体的折磨最终得到的研究成果有什么意义,又将会把人类指向什么方向。

她有时也会好奇,渔村里究竟有什么,为什么所有上位者的符文都指向那里。


一天,她照例去给艾德琳送蓝色灵药,?#21050;?#21040;病房里传来一声尖利刺耳的?#21307;小?#21307;生心底一惊,立马推开了门……

烟灰色的眼瞳因惊恐而收缩着,她做过不知多少次解剖实验,也处理过重度腐烂?#32435;?#21475;,哪怕再血肉模糊的场面也不会让她产生此刻这种极为严重?#32435;?#29702;不适。

铁桶里乳白色的?#32435;?#34411;在昏暗的病房里散发着蓝光,飞快地在彼此之间的缝隙里钻动,不时发出令人作呕的黏腻声响。而艾德琳不仅手脚都被绑在椅子上,为了防?#39038;?#25379;扎得过于激烈,她身上还被捆上了更宽的皮带,死死地将她箍在了椅?#25104;稀?#32780;这一切都是为了保证她眼前这惨无?#35828;?#30340;折磨有序地进行下去。

艾德琳的头部已经完全溶解在装满液体的麻袋里,而此刻,麻袋顶部已经被割开了一个小口。卡里尔戴着手套,抓起一只?#32435;?#34411;准备塞进缺口……艾德琳凄惨地痛哭着,不停晃动着沉重的?#28304;?#21364;被卡里尔的助手强行压住,混杂着淡黄与红色的液体因为她的挣扎从缺口一点点渗出,而她就像是一只被割开喉管汩汩流血的羔羊。

莲恩一个箭步冲到卡里尔跟前,握住了他的手腕怒吼着让他住手。


“现在可不能停下。这是最后一只,放进去?#36879;?#32541;合了。”卡里尔完全不理解莲恩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上阻挠自己,他也从没见过莲恩露出这么可怕的表情。

最后一只……也就是说他已经将数只?#32435;?#34411;放进艾德琳的?#28304;?#37324;了吗……莲恩颤抖着松开了手。她不能在这时候干预卡里尔。如果缝合过程不顺利,艾德琳很可能会死。

符文的产生就是靠液体?#20449;?#20859;出的?#32435;?#34411;在脑内刻印上位者?#32435;?#38899;,待刻印成熟之后再用卡里尔发明的工具抽取符文。现在多种?#32435;?#34411;混在艾德琳的脑子里翻搅,就算把麻醉剂用到极限的剂量也不可能镇住那种剧痛。无论是放任?#32435;?#34411;活动,还是试图取出?#32435;?#34411;都会直接导致艾德琳的死亡。

控制?#32435;?#34411;的活动,这是让艾德琳活下来的唯一方法。


“快给她喂萃取液。”卡里尔一边缝合缺口,一边吩咐助手。

莲恩知道他说的萃取液正来源于明树之花。看来这一套手术流程是经过研讨……甚至实验的。

她可以确信,卡里尔目前正在和圣诗班合作,但他此刻的行为未必得到了劳伦斯首肯。莲恩知道自己对教会还有用,很多研究除了她以外没有人有能力接手,她有信心劳伦斯不敢得罪她。


终于,艾德琳逐渐镇定了下来,?#28304;?#37324;?#32435;?#34411;的蠕动也缓和了不少。

卡里尔松了一口气,脱下手套笑盈盈地准?#36127;?#33714;恩打招呼,不想嘴还没咧开就结结实实挨了对方一耳光……他顿时又惊又气,捂着红热的脸颊难以置信地瞪着莲恩,半晌憋出了一句问话:“你打我?!”

“打你还需要请示你吗?”医生柳眉倒竖,“我的东西你也敢碰?!”

卡里尔看起来依然有些心虚,半晌支支吾吾地解?#20572;?ldquo;之前几个实验品活得也挺好的,?#20063;?#25954;给艾德琳做手术……”

见莲恩一丝消气的迹象也没有,他赶紧指着艾德琳说:“她,她自己也同意了!莲恩你相信我!这个手术能让她成为教会实验品里?#30446;?#27169;……”

“闭嘴!只有?#20063;?#33021;成就她,你算个屁。”医生闻言破口大骂,怒气冲冲地把他的助手一把搡开,扯着卡里尔的衣领一字一句地下了逐客令,“你再不给我滚出去,?#20063;?#20171;意带你去主教那里走一趟。”


卡里尔?#36127;?#26159;连滚带爬跑出了一楼病房,他铤而走险给艾德琳做了这个手术正是希望能靠着渔村里新发现的?#32435;?#34411;转录渔村上位者?#32435;?#38899;,这样他就能稳坐劳伦斯主教身边第一红?#35828;?#20301;置了。他做好了莲恩可能会不高?#35828;?#24515;理准备,但仗着自己和对方多年的交情倒也有恃无恐,大不了分一半功?#36879;?#22905;也没什么不好。

?#20260;?#26681;本没想到莲恩会发这么大脾气。


而在病房里,莲恩靠在墙沿深呼吸平复情绪,身旁的艾德琳正在低声啜泣。医生听得出她在压抑哭泣,罕见地安慰道:“想哭就哭出来吧。”

“对不起……我太没用了……这么久过去了,什么声音也听不到……”艾德琳终于放声哭泣,“莲恩医生,求求你,我真的不想被送回去……”

莲恩叹了一口气,伸手扶上了艾德琳瘦骨嶙峋的手?#22330;?#22905;不想告诉艾德琳,符文的成熟同时也意味着载体的死亡……但她也很清楚,长时间没有产出符文的实验品会被集中送进二楼的病房。整间病房没有火把,没有烛台,没有光,只有同样失败的实验材?#24076;?#36538;在病床上?#20154;饋?br />

当初作为和玛利亚?#28784;?#30340;筹码,她把艾德琳从那里带了出来。

莲恩无法析离此刻混乱的感觉,是咽不下对卡里尔胡作非为的那口气,还是为了讨好她的挚爱,亦或是自己对艾德琳的遭遇已经开始产生同情。她只知道自?#21512;?#22312;打心眼不愿把艾德琳送回去。


“我现在什么都不是了,甚?#20102;?#19981;上一个合格的血圣女……莲恩医生,我能给你什么!请告诉我!我的这条命都是你的,我属于你!”艾德琳一边啜泣一边哀求身旁的医生。

“我说过的。你给?#19968;?#30528;,剩下的我想办法。”与糟糕的语气相反,莲恩握紧了她的手希望能稍微给黑暗中的她一些安全?#23567;?br />

“谢谢您,莲恩医生……您是圣人!我……?#20063;?#30693;道该怎么?#34892;?#24744;……”艾德琳?#32435;?#38899;在颤抖,而莲恩开口打断了她语无伦次的感激……


“不用?#26179;遙?#25105;们一直都在相互成就。你不成功,我?#25104;?#20063;无光不是吗?”褐发女子烟灰色的眼瞳愈发黯淡,“还是你不放心我的实力?”


“不……我从没有怀疑过莲恩医生的实力……”

“那不就得了。镇痛药我放在这里了,我会专门安排医生来照顾你。”医生把蓝色灵药放在桌角。

“莲恩医生再见……”艾德琳的情绪似乎比之前好转了不少,“无论您需要什么,只要我能帮到您,您尽管开口。”


莲恩垂眸不语,只是缓步走向门口……忽然,她想起了什么,回头唤了艾德琳一声。


“对了……我说你是我的东西,那是说给卡里尔听的。你是你自己。”说完,莲恩黯然关上了一楼病房的门。


【TBC】


是了卡里尔符文的实验就是很恶心。在进实验大楼之前?#19968;?#20197;为他人五人六,一进实验大楼满地都是?#28304;?#19978;插着拔粪宝的尸体,顿时对这个?#35828;挠?#35937;一落千丈。现在很期待写莲恩医生之后的剧情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24656;?#26159;:-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22270;?#24405;
炎天狼
炎天狼 在 2019/02/17 22:51 发表

對卡里爾的好感度一落千丈,是說我也想到了Fate的櫻呢。感覺蓮恩醫生現在一整個無能為力不知如何是好。真焦急後續!!

Hoshea
Hoshea 在 2019/02/17 21:24 发表

标题?#21644;邸?

没怎么看懂这篇的一些设定……满脑子都是fate里面的虫爷和樱。心疼艾德琳。医生不反抗也是身不由己的感觉……希望该隐城堡的猎人怎么不暗杀卡里尔反而杀莲恩呢(小声),如果杀辣个变态就没有主角光环阻挠了,大快人心。

显示第1-2篇,共2篇
台湾码报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
<noframes id="vlzdl"><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ins id="vlzdl"><span id="vlzdl"></span></ins><thead id="vlzdl"></thead>
<thead id="vlzdl"><video id="vlzdl"><address id="vlzdl"></address></video></thead>
<listing id="vlzdl"><i id="vlzdl"></i></listing>
<cite id="vlzdl"></cite>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dl></menuitem>
<var id="vlzdl"><span id="vlzdl"></span></var>
<menuitem id="vlzdl"><dl id="vlzdl"><noframes id="vlzdl">